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我是女炮灰[快穿] > 第176章 第 176 章

第176章 第 176 章

曹红岩十分震惊,“居然相差这么多?”

杨柯点头。

看到杨柯点头,曹红岩顿时笑出一脸阳光明媚,“《暗恋》的投资那么低,估计到处抠抠搜搜,成品绝对好不了!”

杨柯再次点头,“所以你到时要好好拍,争取演得出彩。即使是女二号,只要你演得好,大家也能给你营销,口碑比女一号还要好。”说到这里,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如果我猜得没错,到时萧遥会想办法让《暗恋》在许导那部影片播出之后再播的。那时,你的《榴花》也跟着播,和《暗恋》对打,把《暗恋》给打下去!”

萧遥帮陈双溪抢了她手下艺人的角色,她就让她的艺人踩着柳真的名气和热度上位。

许导的影片公映之后,不管柳真演得如何,她的名气也会达到巅峰值,那时用《榴花》和《暗恋》对打,绝对能黏着柳真吸血!

花千朵得知萧遥让柳真签了那部现偶的合同,郁闷的心思终于舒服了许多。

没有办法上星的网播剧,她自然看不上眼,加上这部现偶上辈子播出之后由于服装又土又旧,情节夸张搞怪,恶评如潮,她就更不会演了。

她不想演,却希翼柳真演,所以故意让小助理给剧组打电话,让剧组给柳真递剧本,然后又让小助理偷偷对外透露出她想演的风声。

果然,萧遥和柳真马上上当了,怕她来抢夺,迫不及待就签约了。

等柳真演了这部《双向暗恋》之后,估计即使有许导加持,名声也会跌落谷底!

花千朵笑了起来,低头看到男朋友打来电话,马上心情愉快地出门约会去了。

重生多好啊,能和霸总谈恋爱,资源滚滚而来,而不是像上辈子那样,靠出卖身体换取资源,被许多人鄙夷。

萧遥对花千朵和杨珂怎么想丝毫不关注,因为她知道,两人此时应该在弹冠相庆。

为了拉高《暗恋》的逼格,她在和隋成欢合作之余,推荐了一个很看好的编剧梳理剧情和进行改编,又挤出时间为《暗恋》的服装进行大量的准备工作。

一切准备好了,就去给角色购买服装,务必让全剧的衣服位于水准线上,后面进入社会后,变成真正的时装剧!

柳真、陈双溪和陈妈妈一起来给萧遥打下手买衣服。

由于服装方面的预算不高,所以萧遥挑的衣服都是相对平价,对普通人很有借鉴意义的。当然,戏份比较重的角色在后面的职场阶段,也会有一两套贵一点的衣服。

前期工作准备好之后,《双向暗恋》举行开机仪式,开始拍摄。

萧遥带柳真进入了剧组。

在拍摄柳真的戏份时,萧遥坐在导演身旁看,发现柳真演得太细腻了,但是导演似乎没有表示,便问他,“柳真的演法,是影片的演法,不需要改一下吗?”

电视剧是在电脑、电视或者手机上看的,不像影片可以在大屏幕看人脸上细腻的表情。很多影片咖回来拍电视剧会水土不服,就是因为这样。

导演胡不喜看了看,“那改一下吧。”

萧遥听出他模棱两可的态度,就看向他,“胡先生,你是导演,是专业的,你要对作品负责,其他任何人,都不能阻挡你行使权利。即使我免费帮你统筹服装,你也不必迁就我或者柳真。我希翼,大家能拍出最好的作品。”

胡不喜挠挠头发,不好意思地笑笑,“我这不是不好意思嘛。”说完看向柳真,“重新拍,重新拍,脸上的表情稍微做大一点。要不这样,先看看其他人是怎么演的。”

柳真被这样否定有点下不了台,连忙看向萧遥,目光带着微微的求助。

萧遥带着淡笑看向她,没有说话。

柳真以后红了,需要单独面对的场合很多,很多时候,她是不可以跟着上去的,所以柳真需要学着怎么去应对。

柳真和萧遥相处这么久,看懂了萧遥的意思,认真想了想,便笑着站到一边,“那我好好学一下。”

萧遥看到她这应对,心里挺满意,等她看了一会儿,又叫她过来,“电视剧和影片是不一样的,你要学一下电视剧该怎么表演。演影片时,导演能经常给你大特写,展示你细微的表情乃至眼睛,所以你可以演得很细腻,但是电视剧不行。你认真去学学。”

柳真知道自己的问题之后,又回去看女二男一男二他们的表演,看了好一会儿,又回来找萧遥,“我还想再看看拿视后的人是怎么演的。”

她翻出手机看了一会儿,又去看自己之前拍的,一点一点地找出自己的问题,之后重新上场开始拍摄,拍完了经常到导演身边看自己的表演,听导演的引导。

到了下午时分,柳真终于克服了这种水土不服。

晚上结束当天的拍摄后,萧遥又叮嘱柳真,“你要分清楚,影片和电视剧是怎么表演的,并且记住。别拍了电视剧,就忘了影片是怎么拍的了。许导那部片子,是你挑大梁的,你不能出岔子。”

柳真又是紧张又是亢奋地点点头,很快自己琢磨去了。

没过几天,柳真参演女二号的那部影片《告密者》公映。

因为是偏文艺的片子,所以一开始没什么人看好,排片并不高。

但是,这部片子周五周六周日连续三天逆跌,到了周一,票房还是很亮眼,几乎能与高它一倍排片的片子拥有差不多的日票房,喜得院线马上加了排片。

男女主角的粉丝激动坏了,觉得自己男神女神的号召力杠杠的,居然能力压其他真商业大片,因此使劲儿吹,使劲儿扩散。

柳真作为女二号,再次被人提起,喜欢看影片的人都还记得她演那个初恋,此时在影片院再看到她,将她认出来,心里也多了几分好感。

这个女演员没什么名气,但是演技不错,选片眼光不错,两个角色在片中都比较惊艳。

萧遥还是没有进行营销,而是在百忙中继续抽空用某瓣的账号写一篇客观的影评,然后夹带私货,多赞柳真。

她又授意柳真,让她在粉丝群里号召粉丝,赞她可以,尽量多赞演技,但也不要赞得太夸张,另外在赞她之余,也赞赞别的角色,甚至女主角,尽量不要踩别人。

现阶段,柳真需要的是口碑,至于热度,以后拍电视剧自然会有的。

粉丝群的很多粉丝收到后,马上在某瓣狂柳真和各种角色,又在各大论坛赞,趁热打铁地帮柳真吸了一大波粉。

看着柳真的粉丝肉眼可见地上涨,心情已经变化的花千朵再次柠檬酸了。

虽然她的粉丝有三千多万,是柳真的6倍,但她还是觉得羡慕嫉妒恨。

夜深人静,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时,不免也会觉得,自己一味想打压柳真,其实是不对的。柳真没有做错什么,只是运气好。

可是她害怕啊,她怕柳真重新辉煌,如同前世那样,然后她也变成前世那个样子。

柳真的崛起让她觉得,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当红的还是会红,那些过得悲惨的,还是会悲惨,无论她如何挣扎,都没办法改变宿命一样的命运。

杨珂和方小姐照例投放了水军抹黑柳真,只是和上次一样,水军和真正的观影人相比,不过是沧海一粟。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看得出柳真好不好看,演技好不好。

萧遥接到的电话多了起来,大部分是剧组递过来的剧本,其中有三个是没有加入经纪企业想找她带的艺人。

看着剧本,萧遥没有马上进行选择,而是先沟通剧本的开机时间,确定不会和许导的影片冲突,才决定看不看剧本。

至于求带的男女明星,萧遥没有一口答应,而是先和柳真聊过,征得柳真的同意,才挨个约人面谈。

和艺人面谈时,萧遥除了看外表,也关注演员的道德水准,几乎和三个艺人都见上两次面之后,才决定带不带。

在她面试时,一个女孩子觉得她要求高又麻烦,所以主动退出,剩下的一男一女则毅力十足,一直坚持。

萧遥收了这对坚持不懈的男女。

男孩子身高185,今年20岁,五官颇为英俊,荷尔蒙十足,不是时下流行的花样美男。读完初中就出来混了,叫莫明轩,只是本人嫌自己的名字烂大街了,缠着叫萧遥给改个艺名。

萧遥翻了些书籍,给他起名叫莫止,希翼他的星途一帆风顺,绵绵不绝,永无止境。

女孩子身高165,也是20岁,长相甜美可爱,叫谷维予,出身书香门第,所以名字比较特别,没有烂大街。

萧遥带柳真时,是由着自己心意来的,说起来并不知道如何系统地带艺人。

不过她觉得,艺人最重要的是看得懂剧本,演技不错,台词不错,因此先让莫止和谷维予看《演员的自我修养》以及相关书籍。

分派了任务之后,萧遥便急匆匆地回到剧组,继续守着柳真,并盯着距离男女演员的服装搭配和造型。

拍摄到中期,萧遥觉得自己可以不用盯着,正想回去看看莫止和谷维予的读书成果,就见胡不喜走了过来,“财务那边前两天新出了一份预算,钱差得有点多,发回企业,企业不肯再投资,你和柳真还有陈双溪打算投点儿吗?”

萧遥有点诧异,“怎么突然差得有点多了?之前预算,不是好好的吗?”

胡不喜十分愤怒,“因为《榴花》那边说要拍史书级好片,需要追加成本,企业的资金周转不过来,就从大家这儿割肉!”

萧遥对这种操作叹为观止,“不是可以融资的吗?就算不行,另外拉赞助就可以了啊,何必从这个剧组里扣钱?”

胡不喜欲又止,最终还是道,“因为他们不知从哪里听说,大家这里没有专业的造型师和化妆师,都是听门外汉指挥的,剧拍出来估计也是卖不出去的,所以想撤资了。”

萧遥再次目瞪口呆,“所以,他们决定撤资了吗?”

胡不归有点沮丧,“实话告诉你吧,企业是打算撤资的,还是我苦苦恳求,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才没有撤资。”

萧遥听了,沉吟半晌,“这样,先给我看看目前已经拍摄的内容,我看了之后,看能不能帮你拉点投资。”

胡不喜大喜,马上点点头,让萧遥去看还没剪辑的内容。

可能是怕萧遥不喜欢粗剪的内容,所以胡不喜派了个后期过来给萧遥讲解,“这是前面几集的,大家每晚加班已经剪辑好了,你看,质量是不是很好?现在音乐还没到位,等音乐到位了,绝对能上几个档次。”

萧遥认真看,见画面的确精美,演员们一色的水嫩美丽,衣服搭配得当,的确很棒。

她看了前几集,又花一天时间看后面还没剪辑的,觉得这剧爆相十足,当下拿出手机再次给庄宴打电话,“这次有一部很不错的网剧需要投资,你还有投资的兴趣吗?”

庄宴忍不住笑起来,“很不错……看来你对这部网剧很看好,比许导那部戏还看好。”

萧遥笑道,“这个嘛,论艺术性是远远不及的,但是论商业性,的确很好。怎么,你还有钱投资吗?”

庄宴有种自己被看扁的感觉,就问,“需要投资多少?”

萧遥算了一下,“初步确定,这部网剧大概拍30集左右,没有大咖明星,一切从简,每集成本按照30万算,总投资要900万左右,为了宽限一些,算个1000万。这个数有点多,我决定自己和柳真投资一些,再拉陈双溪投一些,大家每个人大概拿出100万,你需要再投资700万。怎么样,行不行?”

“怎么不行?”庄宴都快给气笑了,他会连一千万也拿不出来?说完又状似无意地问,“怎么,你不叫隋成欢也投资一些吗?”

萧遥摇头,“我和他不熟。”

庄宴笑了起来,浑厚磁性的笑声仿佛从喉咙里滚出来似的,性感得惊人,他道,“一千万我这里没问题,你想投资吗?不想的话,我可以全额投资。”

萧遥道,“投资一点吧,我看好这剧,难得100万就能投资,机会难得,我想试试。”

“既然如此,那你们先投好,剩下的再告诉我。”庄宴笑着说道。

萧遥回去马上找胡不喜,“我给你找到一个能全额投资的人,你回去让你企业撤资,如果版权转移转让,也直接转过来!”

胡不喜怕萧遥说着玩儿的,再三确定,知道的确有人投资,当天就放下手中的工作回了企业。

当天傍晚,他就满面笑容地回来了,对萧遥说道,“企业说,可以撤资,版权也可以转卖。”

萧遥彻底搞不懂了,“这是怎么回事?”居然连版权都愿意卖了,可真少见。

胡不喜道,“我才知道,《榴花》在即将开机时,换了个一线大咖男主,这位大咖男主还推荐了几个老戏骨过来,片酬直线上升,再加上服化道要求更精美,目前每集成本大概120万一集,是大家的4倍!如果按照总投资来算,《榴花》总投资差不多1.8亿。”

他羡慕得眼睛都红了,“这真的是豪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啊!我这小破剧整体投资连《榴花》女主角的片酬都不到!”

萧遥也感慨这种畸形的机制,但是她只是个经纪人,对此真的无力改变什么。

胡不喜发泄了一会儿,再次看向萧遥,“版权费是200万,怎么样,能买下来吗?”

萧遥点头,“买!”

当天就给庄宴打电话告知这件事。

庄宴那里行动很快,次日就来到剧组叫上萧遥,和胡不喜一起去了胡不喜那个企业,将版权买过来,又签订各种合同,把明确了这部网剧的投资和胡不喜的企业毫无关系。

签订好一切合同之后,胡不喜回剧组,萧遥和庄宴一起吃饭。

吃完饭,庄宴提议到处走走,聊聊天顺便消食。

萧遥没有异议,和庄宴一边走一边聊他之前那三个剧本,进行最后的评估。

聊了不知多久,萧遥刚想说话,忽然感觉到危险袭来。

她刚想反应,就被身旁一股力气使劲压下去。

倒在地上时,萧遥看到庄宴因为痛苦而显得有些狰狞的俊脸。

她连忙伸手推开他,“你没事吧?”

庄宴急促地说了句“快躲好”,就顺着她推的力气,转身迎战。

萧遥连忙站起来看向庄宴,见他险险地躲过一把长刀,背后挨了一脚,一颗心不由得提了起来,脑海里模模糊糊地闪过一些招式。

这时庄宴顺着身后那一脚的推力,狠狠踢向拿刀人的手腕。

“砰”的一声,那把西瓜刀掉在了地上。

萧遥捡起西瓜刀,挥舞着冲了进去,挡开砍向庄宴的一把刀,然后一记断子绝孙脚,直接废掉一个人。

废掉一个人后,萧遥见庄宴有些愣愣地看着自己,连忙伸手把他拽到身后,“快躲好。”

庄宴苍白的俊脸瞬间黑了。

萧遥没发现自己伤了他的自尊了,她现在很生气,庄宴本来就是个脸色苍白身体不好的病美人,这些人还拿刀子砍他,太过分了!

所以她丝毫不留情,能出断子绝孙脚的,就踢出去,不方便的,直接拿刀砍对方拿刀的手。

利落地把所有人放倒之后,萧遥握着刀走到庄宴身边,担心地摸摸他身后,果然摸到一股温热,顿时急了,“庄宴,你没事吧?”一边问一边拿出手机报警。

庄宴控制住眩晕的感觉,握住她的手,“我已经报警了,没事的,你扶我一下就好。”

萧遥忙点点头,扶着他靠墙站着,然后一手拿刀一手紧紧地捂住他的背脊,希翼能阻止血流得慢一点,口中不住地道,“支撑住,没事的,这里没有动脉,血很快就不流了。”

庄宴道,“嗯,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萧遥一边点头一边打量前方道路,恨不得救护车和警车马上就到。

她此时才发现,她和庄宴所处的街道冷冷清清的,原先热闹的人群,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或许,是对方下手前清场了,又或许,是看到这里有械斗,才吓得跑掉的。

萧遥觉得心里很乱,连忙压下纷乱的思绪。

她如果不叫庄宴出来投资,可能今天的事就不会发生。

这时忽听身边庄宴虚弱的声音响起,“萧遥,对不起,这次的事是奔着我来的,是我连累了你。”

萧遥连忙摇摇头,看向庄宴,看到他本来就苍白的俊脸已经看不到血色了,就连薄唇上的唇色也白得惊人,心中又惊又怕,“你没事吧?”

庄宴看着她担心的目光,心中微暖,“没事。”

萧遥靠过去,让他的胳膊撑在自己的肩膀上,“你撑着我……”

庄宴圈住萧遥的肩膀,却没敢用力,他轻轻地说道,“萧遥,对不起。”

萧遥再次摇头,急道,“不用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你不要说话,省着点力气……”她其实想换个位置的,但是这街道四通八达,无处可躲,再加上庄宴也不适合移动,所以还是决定留在原地。

何灿然领着人几乎是和警车和救护车同时到达现场的。

萧遥松了口气,放下手上一直握着的刀,让何灿然陪着去医院,自己则坐警车去警察局录口供。

之后的事一团混乱,萧遥去录口供,录完何灿然领着律师来领她。

警方的破案速度十分快,次日就查清楚真相,此事系庄宴的仇家狗急跳墙所为,企图买凶灭杀庄宴。

萧遥在事发当晚去医院看了一眼昏迷的庄宴,见他没有生命危险,就回了家。

何灿然道,“庄先生怕他的仇家会找上你,让我在你出门时接送,你明天起床之后,给我发条信息可以吗?”

萧遥也知道凶险,当即点头应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