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 第1258章不同的道路

第1258章不同的道路

织田信长拔刀砍下伊势贞教的首级,吓住了幕府评议中的各家姬武士。

上首的足利义昭两股颤颤,不知道织田信长这是什么意思。

外面的马回众见有人拔刀,冲了进来,围住了织田信长为首的织田家姬武士。

双方都拔出打刀,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仁木义政喊道。

“都住手!”

她求助的目光看向和田惟政,怎么办?织田家的人马守着京都, 连同外围南近江,还有三万战兵!

和田惟政咽了口唾沫,干巴巴问道。

“织田殿下,您这是何意?”

织田信长看了眼坐在主位上的足利义昭,隐隐闻到一股尿骚味,嘴角透出一丝不屑。

“伊势贞教与三好家密谋,谋害先代, 罪当不赦!

她这些天在幕府之中反复挑拨, 破坏将军与大御台所的关系。如今,又要鼓动我当什么管领代,这让我如何与将军相处?

这等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我不过是做了大家都想做的事,不必谢我。”

和田惟政愣了一愣。

织田信长在御前暴起杀人,已然是嚣张至极。但她辞之间却是牢牢站在道义之上,让人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

看了眼主位上还未回过神来的足利义昭,和田惟政勉强问道。

“如此说来,织田殿下今天过来,不是为了参与幕府评议,而是要诛杀这个逆贼?”

织田信长看着和田惟政,正色道。

“我乃是外藩身份,哪有资格参与幕政。洛中法制通不通过,那是幕府内务,与我无关。

只是三好上洛弑君,虽然罪魁祸首的三好三人众与伊势贞教伏诛,但三好家的罪行不能不追究。

幕府当为先代被弑一事, 讨伐三好逆贼!我织田家愿为先锋, 协助幕府讨逆!”

织田信长慷慨激昂, 让和田惟政不知道该怎么说,无奈看向上首的足利义昭。

足利义昭这时候只觉得裆下有些潮湿,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不管织田信长嘴上说的多好听,她确确实实是在御前杀人,肆无忌惮。

足利义昭恐惧得发现,自己好像拿织田信长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敢下令让足利马回众把织田信长拿下吗?看看刚才仁木义政的态度,就知道这个马回众的上司已经怂了。

织田家的大军还未退去,这时候为难织田信长,谁来阻挡织田家的军势?

足利义昭隐隐想起离开的斯波义银,咬咬牙,把他的身影从脑子里赶出去。

是自己要乾刚独断,是自己要独揽大权,这才千方百计把斯波义银搞走。

现在倒好,织田信长这个出身卑贱的外藩竟敢当众给自己难堪,让足利义昭实在无法接受。

她是河内源氏嫡流!她是足利将军!她的身上流着比织田信长高贵百倍的血脉!

可足利义昭在此刻,却不得不低头。伊势贞教的尸体就在地上,谁知道织田信长会不会再发狂。

足利义昭思来想去不开口, 和田惟政有些急了,织田信长却是微微一笑, 对身边一名姬武士说道。

“秀吉。”

“嗨!”

她带上殿的姬武士中走出一人, 正是羽柴秀吉,鞠躬听令。

织田信长指了指地上伊势贞教死不瞑目的人头,说道。

“伊势家的府邸围严实了?”

羽柴秀吉恭谨道。

“已经处理妥当,绝不会走脱一人。”

织田信长点点头,说道。

“去吧,一个不留。”

“嗨!”

羽柴秀吉转身就走,足利马回众挡着不让路,双方一下子僵持住了。

足利姬武士看向指挥的仁木义政,仁木义政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她慌张看向足利义昭,足利义昭比她更慌,下意识点了点头。

仁木义政松了口气,对足利姬武士挥挥手,把羽柴秀吉放出去。

羽柴秀吉一走,织田信长威势更甚。此消彼长,幕府一方的心气更显低落。

足利义昭开口说道。

“织田姬看不上管领代,难道要谋个副将军的位置做做?”

此一出,和田惟政都听不下去。足利义昭外厉内荏的怂蛋模样,着实让足利家丢人。

足利义昭也是想要挽回颜面,显得强硬一点。但这话一出口,她就悔恨了。万一织田信长真答应了,把球踢回来,她怎么接?

织田信长看了眼足利义昭,笑了笑,说道。

“我乃平氏落胤,哪有那个资格,将军多虑了。”

足利义昭松了口气,织田信长到底给了自己一个面子。可和田惟政却是心头一跳,面色有些异样。

源平两氏,乃是武家领袖。

源平合战,其实是伊势平家与河内源氏争夺天下之战。当时的平家麾下有源氏武家,河内源氏麾下一样有坂东八平氏。

足利义昭怒而失口,编排出一个副将军之名,讽刺织田信长心怀不轨。

足利幕府乃是河内源氏嫡流称尊,守护体系内的家格,是足利家第一档,足利一门亲族第二档,源氏其他支脉第三档。

总而之,源氏最贵。

织田信长反口一句平氏落胤,自诩伊势平家后裔,自然不能担当什么副将军的高位,她不配。

可织田家是斯波家宰出身,即便织田信长出身旁系庶流,也没有自诩为平氏落胤的道理。

平氏落胤是什么意思?不被承认的平氏庶子?她算是哪个平氏?

和田惟政隐隐感觉到织田信长这句话,并不只是给足利义昭一个台阶下,还另有所图。

足利幕府举的是河内源氏大旗,走的是源氏的武家公仪。织田信长自诩平氏落胤,莫非。。

和田惟政还在胡思乱想,织田信长已冲着足利义昭一个鞠躬,说道。

“既然伊势贞教这个逆贼已经授首,我也不好再打搅幕府评议。

洛中法制如何结果,乃是幕府内务,我不便多。不过,三好家之下场,事关为先代复仇。

若是不征讨三好家,幕府威严何在?还请三思。

公方大人,我先告辞了。”

说完,织田信长转身就走。

刚才放走了羽柴秀吉的足利姬武士,自然不会挡着这位杀气腾腾的织田家督,只能看她潇洒离去。

一众幕府姬武士亲眼看着织田信长在御前宰人,然后拍拍p股走人,面色各异。谷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