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重生空间之福宝有点甜 > 第48章 五味杂陈

第48章 五味杂陈

薛明月笑着说:“咱没卖过啊,我之前也没想到这么值钱,但是你小妹就卖出去了,所以等以后你再碰见了可得当好玩意收起来,万一下回再遇到这好事儿呢。”

“好。”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夏鹏缓了一会,心脏还是快速的跳个不停。

薛明月看他那个样子忍不住小声的叮嘱:“这个事,暂时就先别跟你媳妇说了,等以后找机会再说吧,我怕她万一再有啥想法,我现在也没法给她钱。”

夏鹏嘴唇嚅动了两下,本想说戴红叶不会的,但是一想到过年的时候,就因为给小妹十块钱,两人还吵过架,立即慎重的用力点头:”妈,你放心吧。“

虽然一天比一天的暖和了,但早上还是挺冷的。

夏梦冻的嘶嘶哈哈从外面回来,就看见扫了雪收拾完院子的二哥在炕上暖和脚,而母亲摆弄着一个自己缝的带松紧带的小黑包。

她也脱鞋上了炕:“妈,你干嘛呢?”

薛明月看着兄妹俩说:“加上你大哥大嫂刚才给咱们的,这回钱更够用了,你俩到那不用省着花,该用钱的时候就用,万一人家要好处,咱该给也给。等要回来的时候如果钱剩的多,多买些东西带回来,下次就说不上啥时候还能有机会去了。”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好。

其实即便母亲不说,夏梦也抱着一样的想法,不像他们这小地方,首都可买的东西太多了,到时她更能趁机把空间里的东西拿出来给家里人享用。

夏霄笑呵呵的往前凑凑,对着薛明月摊开了右手手心:“妈,那你先给我拿些钱吧,待会吃完饭去市里起票,再去黑市转转换点粮票啥的。”

薛明月往手上呸了一口,开始点钱。

夏梦一听黑市两个字,忍不住微微皱眉:“二哥,你起票就行,黑市还是别去了。我上次就听说不时的有人下来抓,有的都是便衣,防不胜防啊。万一你在这个节骨眼被抓进去了,那咱们俩还怎么去京城呀!”

夏霄立即收起笑容,神情严肃起来:“那我不去了,咱们等到了外地要是不够再想办法。”

薛明月也认为保险点好:“对,尤其秦雯雯他们家最近没动静了,我这心总觉得没底,别马上要走了,被他们给算计了。”

夏梦和夏霄悄悄的对视一眼,只有两人清楚秦家可不是没动作,只不过没得逞罢了。

吃过了早饭,夏鹏和夏霄一起出门去了市里。

夏梦收拾着出门要用的东西。

虽然有空间,但因为有细心的二哥跟着,一切还是要小心谨慎,尽量的放在外面。

等收拾好以后,她把自己身上换下来的衣服洗了。

出去倒水的时候,碰到了鬼鬼祟祟抱着个布包进院的夏洪英。

“姑。”

夏洪英听到侄女的这声姑,鼻子就忍不住有点发酸。

“诶,你不是跟姓沈那姑娘挺好的吗,我听她姨姥说的,你们先容信都开好了,说话就要走了吧?所以我赶紧过来看看……”

夏梦看着姑姑眼圈和鼻尖都红着,心里也五味杂陈:“那快进屋吧。”

薛明月和戴红叶都在东屋炕上做活,见到了来家的夏洪英,也都纷纷招呼她。

夏洪英没急着坐,而是打开了她带来的布包。

“我寻思夏梦他们坐火车得带干粮啥的,所以拿过来点白面,还有块肉,这跟咸菜炒炒,到时一夹连菜带饭都有了,还有这是我女婿来串门送的糕点罐头……”

看着夏洪英小心翼翼一样样往外拿的样子,夏梦和薛明月都既有感动,又有感慨袭上心头。

如果没有老太太他们来了以后弄得事,他们两家一直处的挺好的。

薛明月吸了吸鼻子:“英子啊,你家卫国他们上班出大力挺辛苦的,这些你留着吃吧,我家前阵子买了还有呢。”

夏梦也温声的说:“是啊,姑,我家真不缺,你还是……”尤其现在何宝君和夏辉还在,不用想都知道,口粮肯定不太富裕。

夏洪英立即委屈的哭了:“大嫂,你们不收是不是心里还在怪我?那天卫国跟着一起来的,说的给我一次机会的那些话也是客套话!”

薛明月往炕沿边凑了凑,抓住了夏洪英的手:“你别哭啊,我不要不是为了你好吗?那行,我收,收还不行吗?”

夏洪英这才破涕为笑,用袖头擦了擦眼泪,然后紧紧的握住了薛明月的手:“大嫂,我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从小在家里,老太太就向着老二,我跟我大哥跟捡来的一样,我爹干活是个好把事,却是个窝囊的,连句公道话都不敢说。

我只跟我大哥俩亲,后来你嫁进来,我也跟你亲,要不然后来你们在这站稳了脚跟,我能那么快的跟卫国带着孩子就扑奔来了吗?就是因为觉得有你们在的地方才是家,心里底实。

可我真没想到,磨不开脸拒绝,把老太太他们招来后,会发生那么多让我悔恨的事。你放心,他们要是敢跟秦家再打连连,我肯定第一个就不干,把他们都赶出门,也断绝

薛明月笑着说:“咱没卖过啊,我之前也没想到这么值钱,但是你小妹就卖出去了,所以等以后你再碰见了可得当好玩意收起来,万一下回再遇到这好事儿呢。”

“好。”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夏鹏缓了一会,心脏还是快速的跳个不停。

薛明月看他那个样子忍不住小声的叮嘱:“这个事,暂时就先别跟你媳妇说了,等以后找机会再说吧,我怕她万一再有啥想法,我现在也没法给她钱。”

夏鹏嘴唇嚅动了两下,本想说戴红叶不会的,但是一想到过年的时候,就因为给小妹十块钱,两人还吵过架,立即慎重的用力点头:”妈,你放心吧。“

虽然一天比一天的暖和了,但早上还是挺冷的。

夏梦冻的嘶嘶哈哈从外面回来,就看见扫了雪收拾完院子的二哥在炕上暖和脚,而母亲摆弄着一个自己缝的带松紧带的小黑包。

她也脱鞋上了炕:“妈,你干嘛呢?”

薛明月看着兄妹俩说:“加上你大哥大嫂刚才给咱们的,这回钱更够用了,你俩到那不用省着花,该用钱的时候就用,万一人家要好处,咱该给也给。等要回来的时候如果钱剩的多,多买些东西带回来,下次就说不上啥时候还能有机会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