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凌天战尊段凌天可儿 > 第94章 剑皇宝库

第94章 剑皇宝库

“找死!”

虚境强者脸色一沉,身上肆虐的气息掠动,可怕的气势席卷而出,压在段凌天的身上。

段凌天目光微冷,身体一颤,硬扛对方的气势。

他不敢动。

不然,李菲必会受到波及。

“哼!我倒是要看看,你这只蝼蚁的骨头有多硬。”

虚境强者冷笑,压在段凌天身上的气势,陡然升腾而起。

作用在段凌天身上的压力,强了一倍。

段凌天瞳孔一缩,咬牙顶住,不动如山。

虚境强者目光一冷,起了杀意。

就在这时。

“够了,孙瑞,别节外生枝!若是误了正事,小心宗主不饶你。”

另一个虚境强者眉头一皱,冷漠道。

“小子,记住,在我面前,你就是一只蝼蚁!我若想要杀你,跟踩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我,不屑杀你。”

虚境强者以语摧毁段凌天的自尊。

段凌天身体微颤,眼中迸射出森然的光华,择人而噬。

“走!”

两个虚境强者,升空而起,飞掠远去。

轰!

终于,段凌天再也坚持不住,瘫软在地,连吐数口淤血。

虚惊强者的气势,何等强大,根本不是现在的他所能抵挡的。

刚才,他一直在死撑,早就快忍不住了。

“无赖,你受伤了。”

李菲脸色发白,急得双眸发红,手忙脚乱地掏出了一枚八品金创丹,给段凌天服下。

服下丹药后,段凌天缓过气来。

一双眸子,遥遥地望着那两个虚境强者离去的方向,杀意凛然。

他不是一个喜欢惹事的人。

可若有人欺负到他的头上,他也不会善罢甘休……

现在,他的实力确实不如对方。

但他还年轻,有的是本钱,再加上他融合了轮回武帝的记忆,在他看来,他迟早能追上对方,乃至超越对方……

到时,他会让对方悔恨今日的所作所为。

“孙瑞?我记住了。”

段凌天深深地记住了这个名字。

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二个让他心生滔天杀意之人。

第一个,是皇城段家的‘段凌兴’。

也是段凌天如今的肉身无比强大,单是肉身之力,就可比五头远古巨象之力,所以,服下八品金创丹,以元力化解药效后,他的伤势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此刻,李菲站在一旁,凝视着段凌天,秋眸中尽是温柔似水。

刚才,面对那两个虚境强者,她心里无比害怕,双腿好像灌了铅一般,无法移动分毫。

就在她感觉最无助的时候,段凌天站了出来,挡在了她的前面,宛如一尊无所畏惧的守护神,为她遮风挡雨……

宁可自己受伤,也不让别人伤害到她。

她的心,微微颤抖了起来……

这一刻,她觉得。

这个男人,值得她托付一生!

“嗯?”

突然,段凌天鼻子动了动,好像闻到了什么,目光微凝,看向远方。

身形一动,直掠而去。

李菲面露疑惑,也跟了上去。

段凌天发现。

不远处的灌木丛后,躺着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具尸体。

这是一个青年人,全身是伤,手里握着一枚玉片,依稀可以看到,他身上的元力正逐渐消散,那些被元力止住的伤口,涌出刺眼的鲜血,流了一地。

也正因如此,段凌天才能闻到血腥味,乃至发现他。

看到这血腥的一幕,李菲扭过头去,脸色苍白。

“这枚玉片,好像是……”

段凌天拿起了玉片,通过轮回武帝的记忆,知道了这是什么东西,以元力融入其中。

一道声音,传入了段凌天的耳中:

“有缘人,我是‘无涯宗’少宗主,上官玉。请你务必收好我纳戒内的那柄‘玉剑’……若你日后能修炼到‘入虚境’,可到‘青林皇国’,与另外八柄玉剑的主人取得联系,前往‘剑皇宝库’,以九柄玉剑开启宝库,获得一份大机缘……我无涯宗,便是因为这一枚玉剑,而遭遇灭顶之灾!”

“另外,若你有机会到青林皇国,希翼你能看在赠剑之缘的份上,将我纳戒内的那枚凝音玉片送到‘隐世峰’,交到一位叫‘上官炎’的隐世老人手中。上官玉拜谢。”

段凌天听完这番话,眼中流光一闪,略微有些激动。

青林皇国,段凌天听说过。

他现在所在的赤霄王国,就是青林皇国麾下的一个从属国。

“根据轮回武帝的记忆,有一些武皇、武帝,都喜欢将一些宝物放在某个地方,然后施予禁制,分发钥匙,让后世之人争夺……对他们而,这是一场游戏。这种游戏,轮回武帝以前也没少玩过……”

“轮回武帝原计划留给自己第三世的宝物,都藏在‘域外’,对现在的我而,遥不可及……倒是这剑皇宝库,就在青林皇国,很实在,很现成。”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

能被称之为‘剑皇’之人,必然是武皇境的剑修。

虽然,武皇境差武帝境一个层次,但他留下来的宝物,必然也是极为珍贵的东西。

将青年人手上的纳戒褪下,滴血认主。

段凌天有些惊喜。

“没想到,他还是一位炼药师……看他珍藏的这一大堆珍稀材料,应该是七品炼药师。不错,这些材料,可以为我省一大笔钱了。”

“这柄玉剑,就是剑皇宝库的钥匙之一?嗯,还有这枚凝音玉片。”

段凌天取出了玉片,元力融入其中。

声音再次传入段凌天耳中:

“祖爷爷,无涯宗没了,父亲和众位长老尽皆战死……灭无涯宗的,是‘黑煞宗’。”

这枚凝音玉片,正是青年人嘱托段凌天交给那位老人的玉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