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黜龙 > 第十二章 踉跄行(12)

第十二章 踉跄行(12)

雨水中,张行对眼下这一幕明显有些惊疑,但更多的是一种紧绷下的喜悦,因为按照常理来说,见到活人,甭管是不是熟人,那就说明真的要到目的地了。

罗盘也证实了这一点,当他沿着道路擦过土丘时,罗盘直接发生了偏转,只不过偏转的有些过了头——指针直接弯过了九十度。

穿越者停下脚步,茫茫然看向四面,几乎是遵循着本能、背着木架上的尸身转了向。而当他走过那素白锦衣女子时,方才后知后觉的停下来,好像一直到此时他才认出对方是之前与自己同行了数日,甚至明显有了几分招揽之意的女巡检一般。

此时雨水纷扰抛洒,却丝毫不湿对方衣裳,再加上阴天赤土,风雨飘摇,佳人锦衣似雪,持剑独立,显得不似人间。

张行稍微驻足,开起了算是二人专属的玩笑:“神仙还是妖怪?”

“寻常活人。”女巡检微微敛容,平静相告,但目光中却似乎又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温婉之意。“只是修为稍高一些罢了。”

张行点点头,又顺着指针走了几步,来到土丘前的男子面前:“你们是一开始就没走,还是半路上决定折回的?”

身上已经被打湿的年轻男子,也就是秦宝了,张口欲,但还是闭上嘴,沉默着低头转身走过两步,侧身而定,做了个让路姿态。

张行点点头,继续往前,手中指针也纹丝不动指向前方,可他刚一登上土丘,指针便忽然松弛下来,随之而松落的还有穿越者那只拽着身后木架的手。

木架翻落,带着寒气的都蒙尸首在家乡的红土上滚了半圈,却又被绳索扯住,卡在了土丘那里。

到此为止,穿越者再也无法欺骗自己了。

其实,当他看到二人立在那个庞大的土丘旁等着自己时,就已经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

只不过,穿越者还是无法相信、无法接受,在经历了可能是自己二十三年人生中最艰苦的一段旅程,吃了不知道多少在那个太平世界中难以想象的苦头,还杀了五六个人,一想只想着将这个‘伙伴’送回家乡,结果到头来却发现,很可能早在他出发前,这个作为旅途目标的所谓‘家乡’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雨水落个不停,大口喘着粗气的张行忽然间便觉得自己浑身力气丧尽,双腿也如当日刚刚穿越时那般有些支撑不住……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自己体内抽走一般。

照理说,自己跟都蒙只是名义上的‘伙伴’;照理说,这只是一场‘借机融入这个世界’的落锚之旅;照理说,被毁掉的只是都蒙的家乡;照理说……

但事实上就是,一种感同身受的,强烈的,混杂着不甘、愤怒、悲哀、恐惧、失落的混合情绪还是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

毕竟,自欺欺人的,何止是刚刚看到土丘那一刻呢?

从旅途一开始就失去了可能的终点的,又何止是都蒙呢?

一个月了,该醒醒了。

自己恐怕很难回家了,而这个世界又那么的血腥和残酷,一路上的辛苦与风险绝不是什么新鲜刺激的专属体验,而是一种常态化的艰辛……自己一个和平时代的享乐秧子,真能熬下去吗?

几乎与此同时,强大无匹的龙兽,壮阔的大河,温暖的土炕,一剑飞仙的浪漫,瑰丽的红土,随着这些几乎算是强迫自己回想起的画面一一闪过,一种类似于求生的本能,一种对强大的向往,一种对这个新世界的好奇、期待,也似乎混杂在了一起,然后在穿越者的刻意推动下形成了一个莫名的信念,开始与那些负面的情绪在争夺这个身体的控制权,让他不跌坐下去。

这两种情绪,就好像当日与那姓韩的拼死相搏时两股真气一般,相互消耗,外显出来,却是站在红色土丘上的穿越者整个人不停的打颤。

心理上的挣扎导致了生理上的打颤。

秦宝是个厚道孩子,他当然不晓得还有穿越这种内情,但只是见到这个场景,就已经很不是滋味了,便踏出一步,想说些劝慰的话来,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只能黯然立在一旁,然后求助式的看向了那位锦衣巡检。

白有思沉默了片刻,似乎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场景。

但就在这时,穿越者几乎是在雨中咬紧牙关问了出来:“能否让在下先行安葬伙伴?”

白有思马上点头,秦宝也好像抓到什么东西似的赶紧上前,准备帮忙。

但下一刻,女巡检拔出剑来,只是在地上隔空划了几下,便轻易在土丘上划出一道不浅不深的坑出来。

顺带还刨出了半个门板与一个木碗。

张行再度抬起头看了看这个女剑侠,可也只是看了一眼,就低头行动起来,先将都蒙尸首放入坑中,然后便与秦宝一起,用刀、用木杆、用铁刹、用手将之与那个木碗一起掩埋了起来。

掩埋完毕,穿越者将满是泥土的手在门板上抹了一抹,便扶着铁刹,直直看向了那位白衣女剑侠:

“白巡检,我此时心境已乱,却不耽误有万般话来向你请教!”

白有思微微一怔,她当然也不知道对方此时心中百般故事,但作为一名巡检,她看过太多人因为一念之差心灰意冷,所以情知这种崩溃心境下的自我振作,是一种多么了不起的东西。结合着此人之前面对盗匪时的狠厉,返还馈赠时的坚决,以及一半语窥破众人虚实的头脑……当然,还有坚持将伙伴送回的义气,心中愈见敬仰。

不过,即便如此,女巡检也没有多,只是微微颔首。

“白巡检。”穿越者抹了把脸上雨水,认真问到。“此次兵败,由何而起?”

“军国大事,哪里说得清楚?”女巡检幽幽一叹。“况且说句不好听的,在我看来,你这人在政治军略上的思路似乎要比我还要强些……我只能说,如此局势大坏,后方杨慎造反总是最大的罪过;除此之外,东夷人当着亡国之危,不惜代价抵抗,包括早早唤出避海君,以及冒险浮舟绕后来攻,也是败绩根源;最后,便要问前线指挥了。”

“我明白了。”穿越者喟然一叹。“那分山君、避海君这些……这些……又是什么来历?”

“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女巡检难以置信。

“我不愿意瞒着巡检,落龙滩战败后,我应该是脱了力、受了伤,醒过来腿也不能走,只能让土里这位背着我,脑子也浑噩一片,许多事都难记得,白巡检就当我是初登此世的婴儿罢了。”张行辞灼灼,随意敷衍,似乎也不在意什么了。“不管如何,还请见教。”

“其实也是常识,他们是龙,是真龙。”女巡检盯着对方看了一阵子,到底是略过这一节,然后向前一步怀剑道。“天地有龙,龙生百态,形状、大小、智略、性情、神通,不一而足,而这其中,颇有许多龙是愿意据地而存且愿意与人交流的,比如这分山君,便是我大魏朝先帝灭东齐后与之相约,领东境十三郡守护,而避海君与他据说是千万年恩怨,却是落龙浅滩对岸东夷人几百上千年的护国真龙了。”

“我晓得了。”

穿越者长呼一口气,有些词在某种学问环境中一说出口,便不自明,比如龙。“那巡检与秦兄弟此时在此处候我,想来之前也稍微查了一些此地血池爆发的事宜吧,可有结果?”

“确系有修为高深之人,用法子取了部分山中血泉精华……”女巡检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真话。“但恕我直,他未必是存心如何,更像是殃及池鱼,因为那人取血泉之地距此足足数十里,而此地则应该是夜间忽然山崩。”

“我懂。”穿越者面不改色。“就好像是真龙出世,并未存心害人,也未存心救人,但天生真龙,只是一动,便足以分山避海,断数万人生死一般……”

“大约如此吧,但其实真龙没那么轻易出场……落龙滩一战,真龙被请动,反而让人惊疑。”女巡检稍作应答。

“那么敢问巡检,这个人修为到底高深到什么地步?”穿越者懒得在这个问题上纠结,继续追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