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黜龙 > 第三十二章 天街行(5)

第三十二章 天街行(5)

温柔坊位于靖安台正南,沿着东都城五条标志性的天街之一一路向南,依次过承福坊、洛水新中桥、道德坊、择善坊,就能到了。

天街宽百余步,具体到紫微宫南门正前方那条,能宽达小三百步,绝不会有什么交通阻塞,所以回去冲了个澡,用寒冰真气给自己降了温,然后换了家常衣服的张行很快便和来不及搬家的秦宝一起来到了温柔坊的东门外。

而此时,净街铜钵刚刚敲响,不过,温柔坊这里,却反而渐渐人流增多。

至于说温柔坊是干什么,为什么特许不宵禁?

问这个问题,不就跟张行一样丢人了吗?

甚至,张行亲眼看见秦二这厮在耳朵后面戴了朵小红花,一路上看了许多遍,也都愣是忍住没敢问。

“今天去哪家?”秦宝明显是来过两次,见到等待此处的几名同僚脱口就问。“许大娘家还是苏五家?”

“秦二,又没见识了不是?”换成家常衣服也是锦衣,手边还有一匹五花马(马鬃分为五等分的好马)李清臣当即表达了不屑。“这次又不是胡哥请客,思姐既然出手,必然是上曲的那几家,我猜,不是安二娘家,便是韩都知家……安二娘家的大林小林都知,还有韩都知,乃是公认的上曲三都知!”

此一出,一众巡骑轰然炸裂,继而讨论的更加热烈起来,便是秦宝也跟着眉飞色舞,唾沫横飞起来。

唯独张行像个乡下人,从坊门内的摊子上拿两个铜板端了一杯清淡至极的酸梅茶,然后借了个凳子,自己端着自己加冰,然后听这些城里人讲什么都知都知都都知。

听了半晌才醒悟,都知本是官名,乃是典型官名用在酒场、欢场,古今中外都一样的,应该是指当红花魁,最起码是某家头牌的意思。至于他们所议论的这三位都知,两位还不能自立,就跟在安二娘家,让安二娘抽水,一位已经自立,乃是自己赁了楼来,自负盈亏。

一杯冰镇酸梅茶喝完,顺便帮钱唐冰镇了一杯,随着净街铜钵渐渐稀疏,白有思终于打马而来,依旧是收口劲装,蹬鹿皮靴,腰中还是佩剑,却没有再戴武士小冠,乃是简单插了个男士发髻,包了个幞头,依旧称得上是英姿飒爽。

正主既到,钱唐连冰镇的酸梅茶都不喝了,直接不动声色抢在第一位去帮自家上官牽马,反倒是秦宝和李清臣落在后面,段位差距一目了然。

“今日去安二娘家,我已经遣人给小林都知打了招呼。”白有思下了马,朝钱唐微微一颔首,便直接公布了消息。

自然又是一片欢呼。

这种欢呼,放在此处,居然毫不违和,甚至都没人多看一眼,就宛如张行所来世界的小学生们在校园里欢呼放假一般。

一行二三十人进入东门,熟门熟路沿着中路走到坊内最中间,彼处居然有一处青帝老爷庙观,还有十几个肥肠油肚的本世界道士在此处盘踞。而前方的其他客人也好,巡骑一行人也好,都不理这些道士的,只是到庙观前拱手一礼,然后每人取出两文钱向庙观前的树下一扔,便直接从树下取下一个带红绳的红纸符,系在手腕上,这才往各方向扬长而去。

张行也只好入乡随俗。

接着,巡骑们簇拥着白巡检,向南拐去,都快走到温柔坊尽头,这才突然一转,来到一个中间起了三层楼的偌大院子前,然后抬手招呼,说是小林都知旧友来访。

见到招呼,自有小厮上前,口称小林都知同列二三十,骡马五六匹……便将骡马牵走,并将客人迎入楼内一处大堂。

大堂里早有摆好的坐榻与矮几,众人按品级年龄刚刚坐好,便忽然闻得楼上有女子笑声:“白巡检,多日未来,可想煞姐姐了……你看你这脸蛋,如何这般白俏,让姐姐白白艳羡,却不懂修行遮护的。”

两句话说完,才见到一个戴着步摇的二十七八绰约女子款款走了下来,上前双手捧起白有思的手,放到自己胸口位置。

周围颇多巡骑,早已经看的目弛神摇,只是不知道到底是羡慕哪一个罢了。

“我也想着小林都知呢。”白有思一开始只是竖耳静听,待对方下来以后,才同样眼波微动,笑靥含苞,似乎也是个欢场老手。“只是近来极忙,去了一趟东境,再回来又连着遇到其他公事,忙着与朝廷做交代,直到今日才有空,便赶着来找姐姐了。”

张行冷眼旁观,只觉得那都知虽然身材绰约,但论容貌怕是远不如白有思,论姿态还不如死掉的冯夫人,连跟小玉比都差了一分青春,也是暗暗叫奇。

不过很快,在上个世界算是见识丰富的他就反应了过来。

原来,这位女都知与白有思招呼完毕后,趁着摆碗摆菜的功夫顺着蹚过来,从钱唐开始,认识的直接呼名呼郎,总能说的那人面红耳赤之余喜笑颜开;不认识的,如张行身侧这位秦二郎,明明之前还兴奋莫名,当着人家面却又有些紧张,而且只穿着寻常布衣,结果旁边另一人大约一先容,她便也能从容喊一声二郎,并主动偎上前倒茶,问候家乡父母,又夸赞秦二郎身材好,朴实可信云云。

到此为止,张行哪里还不晓得,这里虽是温柔坊,但未必只是出卖皮囊,皮囊好当然好,但这种高级的走大堂的地方,平素有资格来消费的怕还是洛北的官吏们居多,一伙子同僚几十人一起过来搞团建,求得是吃好喝好玩好,便是这都知花容月貌,难道能人人都摸到?

摸不到的恐怕还要生闷气吧?

所以,这都知的本事,怕是主要在于控场与调节气氛,顺便多卖酒……至于睡不睡的问题,那明显是散场后的事情。

而且,用屁股想都能猜到,几十个陪睡的收入,也未必比不上一个控场水平高的好都知。

这么一想,也难道叫都知不叫花魁,而都知还能自己攒钱开欢场,委实一个好都知,才是一个场子的真核心。

“见过都知姐姐。”

轮到张行,已经‘懂了’的乡下人早已经放开,马上拱手。“在下张行,是刚刚入了白巡检骑队的新人,这番叨扰,虽是白巡检以下诸兄弟们都在想念都知姐姐,却是打着为我入队庆贺的名号……乡下人,场面见得少,得会耍起来,劳烦姐姐帮忙,让我少出些丑。”

这小林都知听得一愣一愣的,但还在拿着遮嘴一笑:“你这人,说是场面见得少,却说话这般伶俐,我也不知道该不该信你。”

“莫说姐姐。”身后跟来的白有思也负手笑了起来。“我带他几十日了,也不知道该信还是不该信他的话。”

小林都知俯下身来,侧依在几案对面,先捏了捏身后白有思的腿,换的对方踢了一下她,算做了个私下互动,然后才向张行来问:“小张兄弟长得好排头,不知道家里行几?”

“无父无母,孤身出来。”张行脱口而对。“叫我张三郎好了。”

“我晓得了,那就叫你三郎了,张三郎。”小林都知会意,即刻不做深谈。

“哎。”张行也乐的配合。

“这样好了,你要真不懂,待会做令喝酒的时候,必然是我当席纠,到时候来帮姐姐做个捧酒的刑官……”小林都知歪着几上,酥胸半露,眼波流转,乃是装作压低声音一般。“你看好不好。”

张行当即拱手。

旁边秦宝看的艳羡,却不知如何插进话里,倒是隔了一个位子的李清臣忽然起身叫嚷:“小林都知,你们的私密话都被大家听到了,如何便要偏心这什么张三郎?”

“十二郎你懂什么?”小林都知趁机扶着白有思站起身来,先对秦二郎使了个眼色,然后当场对李清臣嗔怪。“你以为行刑官好做吗?罚酒灌酒都要他,你要是想找茬,到时候尽管不喝,反过来罚他三杯。”

众人轰然。

轰然声中,小林都知回头示意正式上席上酒;白有思笑意稍退,转回首座;钱唐赶紧敛容正坐;李清臣放肆而笑;秦二郎鼓掌鼓的双手通红;新鲜出炉的张三郎则托腮望着侧门,等着看这里席面如何。

恍惚间,气氛就已经起来了。

不过很快,在上酒上菜一刻钟后,气氛便达到了一个新的高潮……随着众人稍微填了点肚子,小林都知也转了一圈,给喜欢喝酒的人敬了一杯私下酒,却是趁势起身来到大堂中央,四下来看。

而周围人也都会意一般停下筷子,只有张行因为要品鉴席面,吃个不停,反应稍慢。

“诸位。”小林都知见状,当即来笑。“张三郎晓得自己要做这个刑官,赶紧要先填肚子了……张三郎,且停停,请你即刻替姐姐寻一坛子酒来。”

众人愈加哄笑。

至于张行,毫不在意,居然真就起身从旁边的仆役手里扛过来一坛子酒,当场撕开,放到自己身前几案上,以手压住。

接下来,小林都知三两语先容了规矩,果然是要做什么游戏来罚酒,听意思,大约还是在文字游戏里打转,类似于酒令一样的东西。

古往今来,两世三界,似乎也都是如此了。

而也就是随着这个游戏开始,张行进一步提高了对都知的认识……原来,一个好都知居然还得赏罚公平,还得对所有人有充足的认识,而且还要有足够的常识储备与学问修养。

说的好,哪里好?别人不知道,这么得意的酒令,若不能展示明白,岂不是白说了?

这就得都知出面夸。

说的不好,哪里不好?哪里不合规矩?要说出来,让当事人心服口服,还要考虑到这人的酒量、脾气,惩罚适度,让人家不生气。

得亏是同事团建,白有思又是个高高在上不用伺候的,换成有些心眼小的领导,考虑到尊卑,只是负责冷酒、倒酒的张行都要替这位都知道一声辛苦了。

酒令传了两圈,众人大多微醺,气氛算是妙到了极处,便是没喝酒的此时也有些摇头晃脑了。

而这个时候,酒令再度指向了李清臣。

“北邙山?”

李清臣早已经半醉,闻得酒令规章,却是指着从大堂窗户隐约可见的北邙山来问。

“不错,你自己掰勺子掰到了北面,我点的北邙山,十二郎你只念一句带北邙山的古诗出来,经史也是可以的,总之要有出处,便算是过了。”小林都知含笑重复了一遍。“若能含着现场劝酒的意思,便算你赢,指着这里随便一人来对酒,若是重了或者不好,或者不对,便要重重罚你!”

众人期待中,李清臣点点头,马上拍案:“有了!北邙山下青龙起!”

众人当场一愣,随即想起这是青帝爷传下的《太玄经》中的一句,却是纷纷颔首。

李清臣笑而不语,直到小林都知出面赞叹:“这是赢了……北邙山下青龙起,不光是经文典故,之前古早诗人王度的旧诗也引用了这一句,此诗结尾是,且把此酒祝东风。”

居然还有这一说,一众巡骑一起拍手,都认了李清臣的赢令。

而李清臣既然赢了,正该指一人来赌,却是在四下张望后看到置身事外的张行,起了一丝意气:“张三郎,你躲了一整晚,到底会不会一点文学?若是会,我让你一筹,只要说得对,便算你赢如何?”

张行抬头去看李清臣,情知对方家世应该挺好,跟钱唐一样是白有思队中前段的人物,只把自己和秦二当成对手了,但明白归明白,他如何愿意为这种烂事与对方置气?

便干脆应声:“我自罚三杯!十二郎自便!”

说着,便去自行斟酒,而且是摆开了三个最大规制的酒碗。

众人颇感无趣,李清臣也有些气闷,却不知如何是好。

也就是此时,不知何时拎着一小坛酒侧身坐到远处楼梯栏杆上的白有思忽然戏谑出:“张行张三郎,我素来敬仰你,因为你一则义气,二则豪迈,三则文华天成……如今当着自家兄弟也不愿意展示文华,兼有失了豪迈与义气的意思,莫不是瞧不起诸位同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