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黜龙 > 第三十八章 天街行(11)

第三十八章 天街行(11)

天才betway体育app地址:[]s.qq.!无广告!

仲夏的雨一旦下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停掉的。

对于东都而,似乎也是如此……张行敏感的察觉到,这个世界的地理因为一些强大的存在,很轻易就产生了某种‘偏移’。

当然,对这个世界的人而,这本就是理所当然。

七位至尊里本就有三辉这种自然演化神祇的存在,真龙翻江倒海,裂地开山,也属于正常节奏。

而这其中,白帝爷当年自蜀地奋起,横扫中原的时候,顺便在秦岭中打开了一些通道,疏通扩大了汉水流域,似乎并不值得过于在意。

可很显然,从那以后,东都所在的中原地区一到了仲夏时节变得降水稍多也是一个事实。

雨水淅淅沥沥,反反复复了数日,嘉庆、嘉靖二坊的血腥清剿行动终于在第五天成功结束了。

不过,后两日的行动跟张行没有太大关系,因为自从那日在追击大义帮帮主过程中‘英勇负伤’后,他便一直只干两件事,一个是根据情况临时编造并填写各种乱七八糟,甚至他自己都搞不懂有什么用的表格,然后交给每天傍晚定时过来的薛亮;另一个,就是为所有辛勤杀戮在第一线的各类军事人员指派后勤、分派赏赐,顺便为所有人肉身准备冰镇酸梅汤。

尤其是冰镇酸梅汤,广受好评。

“账目不是这么算的,徐大管,属下差点被你给蒙过去。”

雨水难得稍驻,暮色稍露,大月亮也微微在云层旁露出半张脸,灯火通明的天街边廊下,张行正礼貌而认真的跟坐在自己对面的城防军都管徐威扯皮。“你们墙上的人是帮了忙,但帮忙的人跟帮忙的人不是一回事,就好像作战人员的分润跟后勤人员的分润截然不同一样……”

“张三郎,我也没说大家墙上的人要拿作战的那份分润,但军械都是从大家那里走的,搬运军械,还能不算是后勤?”徐大管抓住对方语,赶紧重申自己的要求。

“后勤跟后勤能全一样?”张行指着干干净净的天街,正色来问。“辛苦在这里彻夜收尸的,在坊里扛米面柴草一扛一整日的,在坊内砖窑烧骨灰的,跟搬了两捆子弩矢下城的,能是一个钱?”

“那你想怎么样吗?”徐大管一时气馁。

“七十贯。”张行终于拿出了自己想好的预案。“搬运军械是切实的活,而且是有讲究的活,大家给你们额外加七十贯,我打听过了,你们城上剩下的有三十五人,每人两贯……让他们自己下来领,签字画圈来领。”

徐大管一时大喜,他原本以为都没了,却不料还有七十贯,但听到最后一句,却又气馁。

说白了,要是让属下自己来领,他有个甚好处?

稍微思索片刻,徐大管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来对:“张三郎……你抬抬手,我只要五十贯,你自家留二十贯。”

张行叹了口气,起身顺着边廊朝远处走去,几十步开外,白有思领着钱唐、秦宝、李清臣以及其他几个年轻的锦衣巡骑正在廊下随意排坐坐,然后端着冰镇酸梅汤赏月。

见到张行似乎五十贯的利市都不愿给自己,甚至还要告状,徐大管一阵牙酸,偏偏前几日这些锦衣狗的威势就在脑海里,又不敢跑的。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那张三郎到达彼处,却并未与白家贵女说什么,反而只是让其中一人稍微起身,然后从那人身下的箱子里取了一个厚重褡裢,复又安静折返。

“七十两白银。”张行将塞得满满的褡裢掷给对方,认真说明。“搬运军械是徐大管你部属搬的,再多再少都与徐大管你无关,但打开塔楼军械库存,借大家军械,还有军械折旧什么的,却是徐大管担的责任……其实,我手里的分派,本有诸位分管的一例,自然也少不了你城墙上徐大管个人的好处,便是这份好处,你也是比其他几位更多的,其他几位都是五十两……何必跟底下人争食?”

徐大管听到一半,就将颠了好几下的褡裢飞也似的藏入怀中,听到最后,更是连连颔首:“我就知道张三郎是个奢遮人物,这分润给划的,南衙里的宰相都没你公正……你放心,明日我让他们来领钱。”

“对了。”张行想了一想,又再提醒。“坊里四门起了火,烧了许多热水,回去后徐大管不妨让墙上兄弟们寻个盆子、巾子,轮番下来洗个热水澡……连日下雨,身上都脏,洗个澡、泡个脚,晚上干干净净睡了清爽。”

徐大管更是忙不迭点头,然后便起身准备回去,但走了两步,却又似乎想到什么,然后赶紧回到桌前压低声音来问:

“要不要去给白巡检拱个手,报个名?”

张行赶紧摆手:“天子脚下,别给她招祸。”

“我想也是。”徐大管当即以手指心。“但请张三郎务必替兄弟转达,我对白巡检简直是对三辉四御几位至尊一般崇敬的……心意在这里,未曾变过。”

差不多得了!

张行的耐性终于快到头了……还三辉四御一般崇敬,你咋不说三辉之一的大月亮代表你的心呢?自己要是转述过去,怕是那群正在陪巡检女老爷看月亮的锦衣巡骑能暗地里把你头打爆!

而且,你真当这个距离人家白巡检听不到你说啥吗?

当然,心里这般想,张行面上却是非常认真:“我晓得,我晓得,一定转达,一定转达!”

果然,远处白有思不动声色轻轻瞥了一眼过来,然后继续望天赏月。

而这位徐大管终于再度起身。

然后他就又回来了。

“张三郎。”徐大管诚恳来对。“我不晓得你们自己有没有安排……但既然给我七十两白银,我不能不上道,你现在坐在天街上不方便,只说个地方,我让人过些日子送你家去十两。”

远处的白有思纹丝不动,但张行却听得头皮发麻,只好长叹一口气,以手指向了远处的白有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