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黜龙 > 第三十九章 天街行(12)

第三十九章 天街行(12)

东都城在下雨。

坊墙内喊杀声震天,宛如两军交战,而张行所在的靖安台第二巡组支援分队却立在一墙之隔的正平坊西侧天街上肃穆无语。

此时,因为连日下雨,天街上水流哗哗。

“为什么停在这里不能动?”

有人因为下雨和掉队,不知道原委,匆匆来问。

“尚书省左丞张世昭张公在这里。”前面听得清楚的钱唐回头说明,而可能是为了跟另一位刚刚入南衙的刑部尚书张公做区分,他还专门说了名字。“张公有钧令传下,各部支援抵达后,沿坊墙四面围住,待他统一调派……巡检已经去北面坊门见张公了。”

后面几人听到如此,自然不再多,而是下马立定。

倒是张行,素来好奇:“钱兄,张公为什么在这里?就算是兹事体大,也没必要让尚书省左丞亲自来坊门前处理此事吧?实在是表示重视,也该是咱们中丞过来方便吧?”

“路上撞上了。”钱唐瞥了一眼张行,似乎不想答,但还是漫不经心讲了几句。“张公在南衙主管西北巫族通商、外交转运事宜,最近封城、还下雨,所以张公中午时分从南衙出来,便沿正门大天街南下,准备往巫族商贾聚集的西市那边查看一下……结果走到宜人坊的时候这边就闹起来了,只好过来掌控局势。”

“那这位……这位张公,有过军务经历?”张行继续小心来问,却是暴露出了真心想法,他是担心遇到一个外行,偏偏又是个副国级的外行,死了都白死。

“你放心吧张三郎。”不待钱唐开口,李清臣便在旁不耐做答。“这天底下不是只有你是人才……人家张公早年间悬驼孤身过大漠,单骑入西荒,将巫族一拆为三,收了西域一部,又使阳谋让另外两部交战至今,以至于不得不同时称臣于大魏……今日这种事情,在咱们看是大事,在张公看来,怕是小儿辈玩泥巴呢!”

张行连连颔首,是个靠谱的就行。

倒是秦宝,状若不解:“李十二郎,你不是天天嘲讽南衙诸公吗?今天怎么反而夸上天来了?”

李清臣欲又止,只能噎在那里,安静在雨中等待。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一位副国级领导亲临现场指挥若定的缘故,过了一阵子,坊内的喊杀声明显稍微弱了下来,而且渐渐往东北角集中了过去,这也显得天街上的流水声更大了起来。

而不知为何,可能是‘第一次’参与到这种大规模的准军事行动,‘尸体堆里爬出来’的上五军排头兵张行反而莫名有些紧张。

当然,一个好的指挥官不可能将几乎全员修行者的锦衣巡骑闲置的,何况战况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

“张公的钧令来了。”白有思果然在雨中驰马而来。“全员弃马向北,步行到东北角东侧坊墙下,和其余七组靖安台锦衣同列一起,准备持短兵翻墙突袭……不要管别的,但有持械反抗者,杀无赦,杀穿街巷,与迎面而来的金吾卫大阵汇合即可!”

罢,白有思率先下马,拔出长剑来,然后将剑鞘扔在马上,单手持剑,当先趋步往北。

众人来不及呼应,纷纷仿效,乃是拔出绣口弯刀,扔下刀鞘,然后单手持刀,趋步紧随其后。不过片刻,便与其他几组锦衣武士汇合在一起,合计百余众,排成一条约三四百步宽的一排,伏在了天街西侧的边廊下。

“你们都要小心,不要冲太前。”

很明显的流水声下,白有思趁机压低声音对下属进行告诫,实际上这应该是张行第一次看到白有思这般如临大敌,她甚至没有浪费真气去拦雨水,以至于头上小冠都被打湿了,而她如此姿态的原因众人也旋即明了。

“还记得上次那个囚犯吗?入狱前修为不下于我,关在第五层的那个?此人是威国公贺若辅的义子贺若怀豹,而且已经露了面……如今这个局面,待会他若是不碎了内丹、烧了气海来拼一拼命,反而不对。”

众人各自凛然,张行同样心虚——他对那位‘恶魔猎手’可是印象太深刻了,一想到有这么一个跟白有思同级别的高手就在墙那边,而且随时可能会拼了命放大招,头顶脚心不冒汗反而奇怪。

“巡检,你也不要冲太前。”

犹豫了一下,钱唐突然开口。

“我知道。”白有思瞥了对方一眼,只当是对方例行关心。“对方若真的碎了内丹、烧了气海来放肆,没必要与他争一时,拖下去,一时三刻,他自己就会死掉。”

“我不是这个意思。”钱唐额头上虚汗不断。“或者说不止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万一你们这种级别的高手相拼起来,弄得东都城无法收拾,紫微宫那里指不定会用那件白帝爷留下的什么伏龙印……到时候,到时候,方圆百里内,高手的修为都被镇压到通脉以下……便是一根弩矢巡检也要小心的。”

还有这说法?

张行第一反应真不是担心白有思,而是有了一种,这个世界果然是有法宝的振奋感。然后下一刻,周围所有人齐刷刷面露关心之色且看了过去,他张三郎这才想起来随大流,向自家这位巡检大人投出了关心的目光。

孰料,双手持剑的白有思看到自己部属齐齐来看自己,却反在廊下眉毛一挑,当即冷笑回顾:

“我白有思若是怕死,当日何不去做一个中书省的书吏,现在也该是个民部给事中了吧?”

哗哗流水声中,众人先是为之一塞,继而便为之一振。

来不及多说,随着百十名锦衣精锐列队完毕,片刻后北面天街街上忽然响起了号角声,号角声三长一短。

第一声罢,早有双手发抖的金吾卫与净街虎上前将梯子搭到坊墙上,同时墙内明显传来了一声整齐的喊杀声,应该是金吾卫也在同时行动,兼做掩护。

第二声罢,白有思为首,数名朱绶、黑绶直接自廊下腾空飞起,碰都不碰坊墙,便持械飞入墙内,配合着他们的真气外显,却是宛如数道流光飘过。

第三声号角响起,包括张行在内,百十名早已经运足真气到兵刃上的锦衣精锐便也跟着各组首领跃出,踩着梯子翻入坊墙。

而待到第四声号角急促闪过,廊下锦衣精锐早已经一个不剩。取而代之的,是墙内忽然咋起、盖过一切的喊杀声,以及被喊杀声遮蔽的些许惨叫声。

张行随大队翻入坊墙,与其他锦衣巡骑列队扫荡坊内街巷院墙,说句良心话……虽然气氛紧张,虽然上来就发生了密集白刃战,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危险,因为白有思以及那几位朱绶、黑绶,太过于靠谱了。

他们在前方一马当先,轻松一跃便能飞檐走壁,手中长剑、短兵一挥,便带起各种光芒,敢于持械反抗的,不管是有修为的没修为的,结伙的还是单个的,往往不是他们的一合之敌,张行这些人跟在后面翻墙、穿巷,拉网式推进,更多的像是在善后与补刀。

偶尔遇到漏网之鱼,众人一拥而上,也都是真气运足,绣口刀一刀下去,就能迅速解决战斗。

就这样,不过是半刻钟而已,锦衣巡骑们便能在院墙上遥遥看到对面密集的金吾卫大队人马了。彼处,金吾卫大队持盾架弩,长枪大刀,正在军官的指挥下自十字街方向迎面大举推进。

而看着这边集中了精锐,持短兵自后方突袭的锦衣巡骑后,金吾卫更是士气大阵,连连推进,与之遥相呼应。

与官兵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夹在中间刚刚显露出规模的匪徒,这些匪徒、逃犯虽然人数不少,且悍不畏死,其中似乎也不乏高手,却在密集的军阵与精锐突袭下前后失措,很快就有人开始逃散,但也有人开始以小股人马占据坊民宅院,负隅顽抗,引来各组巡骑与金吾卫的集中打击。

到此为止,只能说,那位张公的声西击东、两侧夹击战术,虽然简单,却实用到了极致。

而今日这个场面,也从另一个角度验证了靖安台的存在价值……张行敏锐意识到,搞这玩意,可不仅仅是搞特务政治那么简单的,在这个有天地元气存在的世界里,这么一支力量集合起来,本身就是一种不可或缺的强大暴力组织。

任何政权都不可能忽视这支力量,他们是天然的暴力机器与统治阶级,就好像张行来的那个世界早期的读书人一样,甚至比读书人更加理所当然。

形势大好,但锦衣巡骑们,最起码是张行这组人,却随着战事的摧枯拉朽愈发紧张,他们开始不自觉的围着最强战力白有思聚拢起来。

便是白有思也明显紧张到了极致。

原因再简单不过,那位之前关押在黑塔下方第五层的高手,怕是对朝廷、对社会、对所有人都充满了愤懑的贺若辅义子贺若怀豹,此时居然没有任何动静。

他在哪儿?

是藏身在哪股敌人之中,准备暴起?

还是有什么别的渠道逃了?

又或者是尝试碎丹烧气没成功,直接死在哪个阴沟里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