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黜龙 > 第四十二章 天街行(15)

第四十二章 天街行(15)

立在犯人中间的张行冷冷看着一身新衣的对方,一直到周边笑声渐止。

而笑声既止,张行一边扶腰走过去一边反而笑了出来:“那我是该称呼你为高将军呢,还是刘老哥?”

“都行。”高长业,也就是刘老哥了,脑袋对着对方的移动而转了回来,全程丝毫不慌。“我本姓刘,叫刘长业,后来平国公赐姓为高,上下就都喊我高长业……至于老弟,咱们这般交情,喊我什么都行!”

“老哥……黑帝爷的《荡魔经》中说的清楚,有仇必报,有耻必雪,父子之仇,三世不晚,君国之耻,七世可雪,我就不问你为什么要杀张尚书了。”张行蹲了下来,尽量大声询问,以作避嫌。“但你既然要潜行复仇,为何还要生儿育女呢?”

周围安静无声,远处的柴常检与那名黑绶也远远望着这一幕负手不语。

“不是亲生儿女。”

高长业嬉笑做答。“几个儿女,小的那个是路边捡的遗孤,大的那个和老婆子一起的,遇到我时他爹犯了罪、杀了头,也没个着落……再说了,我又不是没准备,老弟你刚搬走不久,那边张文达一去靖安台提人,我就让他们带着家资逃出去了,逃到东境、河北,谁还真为了几个妇孺去找?没你想的谁对不起谁。”

“你的这帮兄弟隔了十六年,居然一呼百应?”张行扭头四下去看。

周围轰然起来,都在嬉笑怒骂,过了好一阵子才安生下来。

而高长业却终于稍微正经了起来:“老弟想多了,当日平国公被冤杀,大家逃到了河东盐池立誓要杀张文达时,一共两百二十七人……

“等到十二年前,张文达入京,大家按照约定来到东都时,便只能找到一百二十三人了……

“这十二年,死的死、走的走,等到今年,尚维持联络的,尚有七十六人……

“而到了劫狱那日,按照约定送走了家人来洛水边汇合的,便只有四十三人了……而到了今日,更只有这三十五人一起伏在北门处……哪里有你想得那般豪气?”

张行点了点头,然后宛如挑拨离间一般正色问了一句:“走的那小两百人,你怨他们吗?”

“老弟想什么呢?”

高长业摇头不停。“你为何要问我这事,还不是觉得人心都是肉长的,十几年下来,便不是亲生的,我也不该扔下妻儿来做这种事情?想来做个嘲讽?你一个外人都知道这个道理,那敢问我一个切身之人,如何不懂,又为何要怨他们?他们才是人心肉长的那些,而且他们这些人,竟无一人学当年张文达反戈一击,我感激已经来不及了,凭什么来怨?”

张行点点头,半是释然半是不甘:“今天的事情,是老哥你全程谋划主使的?”

“是。”高长业得意反问。“不是我还能是谁?”

“我今日在正平坊,差点被你的谋划弄死!”张行近乎于埋怨一般接道。“贺若怀豹打不过那些高手,全程都在拼了命的杀大家这些没有反抗之力的金吾卫与锦衣骑,好替你吸引官府。”

“且不说你是官,我是贼……老弟为何对此事有怨气?”高长业忍不住笑道。“我也不瞒你,我哪里管得住贺若怀豹,他本意就是要肆意杀一杀,正平坊和修业坊,哪有什么主次?”

张行一时语塞。

“不过说句良心话,我还真想过你撞上贺若怀豹那货的情境。”高长业稍微敛容以对。“但我打心眼里觉得老弟你是个有本事和运道的人,不会这么容易死,而且,经历这种事情多了,人才能成长起来,老弟还年轻,不要在意的。”

照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呢?

哄笑声中,一瞬间张行真心想给此间人一个大耳瓜子。

“那我再只问一句。”张行抹了把有些痒的眼角,今天他淋了一整日的雨水了。“老哥想着我,我很感激,但正平坊那么多无辜,也在老哥算计中吗?”

“这就没办法了。”高长业再度敛容,诚恳以对。“不过,还是容我做个辩解……正平坊里,可不止是贺若怀豹他们,主要还是前一阵子杨慎造反时杨、李两家安置的内应,只是杨慎败的太快才稀里糊涂留存了下来……而这般搜下去,有大家没大家,正平坊都免不了一场大开杀戒。”

张行点点头,突兀来问:“南衙张公也在你算计中吗?”

远处,柴常检的眼神忽然严肃。

“我晓得老弟是什么意思。”高长业大笑道。“其实有些事情,更多的是顺水推舟,高抬贵手,从靖安台到此地皆是如此……唯独张世昭这厮确实是被我算计出来的,他那等过于聪慧的人物,惯会多想,今日被我抬到正平坊,怕是还以为其他大人物在设局戏弄他呢,脸色一定好看!”

远处,柴常检负手往前走了两步。

而张行得到了答案,也终于站起身来,然后却欲又止。

高长业看到这一幕,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放声来问:“老弟,你都问到这份上,最后这一问不问出口来,不光是你,便是周围你站岗的同列,怕是都不甘心的……那柴常检忍到现在,不就是想听那一问吗?”

“我就是不问。”张行想了一下,沉着摇头,然后直接拔腿,往十字街北面平静走去。“看你自己憋不憋的住!”

而果然,张行走过两步而已,高长业陡然面色涨红起来,继而放声嘶吼:

“你们不就是想问,十五六年了,人心都快散光了,为了一个背主小人,非得来这一遭,值得吗?是不是?是不是想问值不值?

“但这事不是值不值的事情,是你夜来梦醒,老婆孩子热床头,心里是不是还有一丝不平之气的事情!但心中还有一丝不平,今日爽快了,如何不值得?!

“张老弟!别人不懂,你这样的义气人物,如何不懂?!非得死前憋我这一次?!”

张行头也不回,直接在嘶吼中走到柴常检身前,微微一拱手:“常检,我问完了。”

柴常检眼睛都在远处高长业身上,并不在意,只是微微一颔首,便侧身让开。

而张行也兀自去解马。

“是因为我伤及无辜吗?!”

而在这个过程中,身后高长业居然丝毫不停。“若非是知道会伤及无辜,知道注定有来无回,大家何至于在此静待曹林?!大家从没说自己是什么堂皇大义!也没说自己没被贵人们当成刀来使,但大家就是要为胸中一口气,就是要报仇!!你情我愿,如此而已!!!”

说到最后,高长业以头撞向湿漉漉的十字街石板地面,血流满面,石板开裂,却复又仰起头来,奋力一声长啸。

啸声中明显掺杂着真气鼓动,引得周围执勤锦衣骑士纷纷紧张起来,甚至有人本能看向在场的柴常检,希翼后者能去制止高长业。

但很快,他们就放弃了。

因为随着张行翻身上马,这三十多个贼徒,几乎人人都仿效高长业呼啸起来……声音此起彼伏,响彻整个修业坊,既如晨钟又如暮鼓。

而张行渐行渐远,走出坊门来到天街上时,却莫名觉得这声音仿佛是听惯了的净街铜钵一样,催着他往家走。

但行到洛水前,天色已晚,待见得左右无人,张行莫名驻马桥上,然后居然也暗自运行真气,继而奋力一声长啸。

此时,雨水已亭,一声啸罢,张行只觉自己浑身经脉都随之束起,尤其是自太阳穴至左手的第六条正脉,刚刚通了三一之数,此时被鼓动起来,居然整个都在晃动,便赶紧一提胯下官马,往租赁后根本没住几日的家中去了。

“陛下,老臣冒死以询。”

就在张行洛水旧中桥长啸之时,依着北邙山建造的紫微宫乾阳殿内,一场只有两个人的奏对已经进展到最紧要的关头,而向当朝皇帝曹彻进者,自然是他的堂叔,当朝靖安台中丞、大宗师曹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