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黜龙 > 第四十六章 关山行(4)

第四十六章 关山行(4)

“你们也知道,韩将军……韩逆虽然是作乱了,但韩家一门三柱国,亲自擒下韩逆的上柱国韩公虽然满口都是家门不幸,但也叮嘱了大家,务必好生待他侄子,到了潼关,韩引弓将军也这么说,沿途还有无数韩氏旧部门人这般说,大家如何敢违逆?所以一路上都是以礼相待。

“其实早在长安开始,韩逆就对大家说,他此去必死无疑,不醉生何以梦死?我觉得也挺有道理的……

“一开始是韩逆自己喝,出了长安后大家就开始陪他喝,一直没问题……

“后来过了潼关,东都在望,又被雨水阻塞了道路,就更加随意了一些,干脆连喝了三日,前两日都好好的,都是他不省人事,大家好好的回去,结果最后一日听说路通了,忽然便是大家喝的不省人事了,醒来后他就人没了……”

西都派出的押送队伍里,能做主的大约有三个人,一位是金吾卫的都尉,一位是刑部派来的员外郎,最后一位,理所当然是位北衙的公公。

而这三位,居然都陪着喝酒了。

“事情就是这样了。”

傍晚时分,桃林驿大院内,等出列迎接的三人大约说完后,钱唐马上看向了白有思。“巡检以为如何?”

“胡大哥以为如何?”白有思反过来看向了胡彦。

“必然是有预谋有接应的。”胡彦微微皱眉。“多次饮酒麻痹看守,忽然下药,下药后开锁逃窜没有惊动任何,夏雨连绵道路泥泞,出去躲藏,也都是要有人接应的……但若是这样的话,就又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预谋到底有多精细?”

“不错。”钱唐也皱起眉头。“这个药多半是接应人下的,但下药的时机是怎么定的?按照日期、地方,还是临机决断?若是临机决断又是谁来决断,临什么机?最有意思的就是在桃林驿遇到前方山洪冲毁道路,被迫等了三日,而等道路修好后将要出发时,也是人最松懈的时候,忽然发动……难道山洪也在他们计划中?”

白有思又去看张行。

张行无奈,只能敷衍点头:“巡检,钱白绶的意思大概是说,要考虑到押送官兵有内应这种可能。”

白有思无语至极,她当然懂得这个意思,她是想听听近来表现出色的张行有没有别的见解,想升官,总得干活吧。

然而,张行也很无奈,因为这本就不是他在行的地方,而且人家钱唐这般用心,明显也是感觉自家地位受到威胁才这般的,自己还来火上浇油吗?

实际上,当日南城行动后,被他这条鲶鱼给激起来的,可不止是一个人。

“总而之,”钱唐点了下头,总结愈发急促。“下官以为,此事应该从内应查起……而真要是有内应,也应该是在这三位之中才对,此时正当严刑拷打,审问周祥。”

刚刚抵达桃林驿的锦衣巡骑们,外加押送队伍原本的金吾卫官兵、刑部吏员,还有桃林驿本身的官吏,满院子人齐齐去看三位押送头目。

而隔了片刻,那位刑部员外郎方才醒悟:“这是要严刑拷打大家吗?怀疑大家是内应?”

白有思点了下头。

“不是。”那位金吾卫都尉面色发白,赶紧伸冤。“若是这般,大家为何不跟韩将军走啊?”

“这位巡检。”最后那位公公也咽了口唾沫。“我是宫里的人,归北衙管……”

“三位,三位。”李清臣扶刀上前,捏着刀把不耐烦提醒。“你们三位莫要装傻……韩世雄是什么身份?这种泼天的案子,他既然逃了,你们三位还能是个官吗?还真把自己接着当官啊?还归北衙……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今日真冤枉了你们那又如何?打死了也活该啊,更不会有人替你们伸冤!”

“扒了这三个罪囚的官服,带到柴房门前吊起来,先抽二十杀威鞭,再来说事!”白有思会意,冷冷下令。

无论如何,这位巡检在雷厉风行上,总是不弱于人的。

三人目瞪口呆,手脚冰凉,却早有锦衣巡骑一拥而上,开始扒除官服,三人本能挣扎鸣冤,却被巡骑七手八脚,挥起刀鞘,先劈头盖脸抽了七八下,弄得鼻血四溅。

而这一幕,早惊得驿站大院里其他押送官兵两股战战,几欲逃窜。

“这位巡检!”

就在慌乱中,那位衣服被扒了一半,露出半个雪白膀子的刑部员外郎忽然抱住了一名巡骑的大腿,低着头向着持剑而立的白有思方向就势检举。“我有事情招供……那位韩公公,路上收了韩将军……韩逆五十两金子,走到潼关还跟韩引弓将军攀了本家,若论内应,必然是他最有可能!”

“说的不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