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黜龙 > 第六十章 案牍行(6)

第六十章 案牍行(6)

事端比想象中来的要快。

征兵令下达不过四五日,关陇、三河、南阳一带豪侠便开始往东都聚集了,而且越来越多,从南自北,洛水北岸还好,南岸的河南县治安水平几乎是直线下降,净街虎们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他们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修行高手和半大小子聚在一起。

前者打不过,后者不要命。

别说净街虎了,晚上披甲执锐最少二十五人成队出行的金吾卫都遇到几次事端,还都让这些人溜坊墙给溜了个没脾气。

至于说刚刚在秋后喘了口气的东都本地帮会,那就不是倒霉不倒霉的问题了,而是直接来了个大换血——毕竟,打抱不平要做大侠的有,见了东都繁华,想凭手中三尺剑闯出一点名号也不缺。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最简单、最核心的天地人榜与巾帼榜、英才榜,及时出炉了。

“虽说可以露头了,但最近还是少出去。”

晚间时分,堂屋里,微微摇晃的烛火下,已经吃完饭,准备喝茶看书以作消食的张行忽然想起局势,便开口做了交代。“街面上不太平。”

“知道。”正在低头扒饭的月娘依旧那般干脆。

“不至于吧?”同样在扒饭的秦宝倒有些不以为然。“这里是承福坊,在洛水北面,北面就是靖安台,西面是紫微宫的承福门,哪个夯货敢来这里撒野?”

“天底下疯子多得是,这五榜一出,不免引来江湖人士骚动,要是再多喝几杯,说不得连黑塔都敢冲。”张行连连摇头。“总之小心为上。”

“知道的。”月娘抬起头应了一声,中止了争执。

但片刻后,月娘又再度抬起了头。

“什么?”张行端着茶杯来问。

“少喝冰茶,寒气入体,对胃不好。”月娘认真提醒。

“我这股寒气本就是从肚子里来的。”张行放下书来,无语至极。“这是修行的一种,你不懂就不要管。”

月娘稍微撇嘴,低头扒了两口饭菜,复又抬头,却不说话。

“到底什么?”张行按着书愈发不耐。

“巾帼榜第一、天榜第二那个是真的吗,南岭圣母大夫人?”月娘瞪大眼睛来问。“我以为白巡检能排第一,结果只是第五……真有女的大宗师吗?”

“是真的。”满足一下小孩子好奇心当然无妨,张行马上点头。“而且上下都猜,实际上这位南岭圣母很可能比曹皇叔还利害,只是欺负人家不可能扔下南岭来东都这里跟曹皇叔打一架,所以才让她排在天榜第二……同样的道理,天榜第十一那位东夷大都督,也是欺负人家不可能过来,实际上很可能是前四。”

“天下只有十一位大宗师。”秦宝在旁对月娘科普道。“背后都有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大势力,除非势力冲突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否则一辈子都很可能没有照面,就算是真打起来,胜负也不是大家知道,这前十一位陆地神仙其实就是大家按照身份和亲疏瞎排的……人是真的,事是真的,排名不要当真。”

“这么说,巾帼榜第四那个巫杏花的事情应该也是真的吧?”月娘点点头,然后捧着碗再度认真来问。“父亲、叔叔、哥哥、弟弟全都被对面寨子杀光了,她领着寨子里三百多人逃出去,花了十年重立寨子,又花了十年时间壮大起来,最后凝丹成功,打败了仇人,报了仇,成了西南疆巫州世袭的太守,还……”

“是真的。”张行点点头打断对方,认真回复。“但你要是再敢提一个报仇,就马上滚出这院子去……我这里养不起你。”

月娘面无表情点点头,闭嘴低头,闷声扒饭,秦宝也老老实闭了嘴。

两个人吃饭,一个人喝茶翻书,堂屋里暂时安静了一会。

但没过多久,月娘那碗盖了炒鸡蛋的米饭才吃了一小半,忽然间,后院扑通一声,似乎有重物落地,然后黄骠马和那匹瘤子斑点半大龙驹,还有一匹后来被张行从桃林驿贪污过来的骡子,便一起嘶鸣了起来。

张行和秦宝一起抬头,一时茫然,但两人毕竟是训练有素的锦衣巡骑,很快,随着张行一摆手,秦宝便即刻提刀窜出,却不往后院,反而是往开着门的厢房而去,而张行也将秦宝的碗筷藏入桌下,用书盖住。

月娘看了出去的秦宝一眼,只是继续低头扒饭。

果然,片刻后,耳听着脚步声从屋后跑到屋前,忽然便有人在堂屋正前方的院中嘶吼起来,其人声音洪亮,中气十足,俨然是位修行人士,而且修为不低:

“人榜第三百,奔雷手秦宝何在?破浪刀太原洪长涯在此!”

借着灯光,张行清楚看到,一位拎着一把一人多高眉尖刀的壮汉出现在了自家院中,一声喝问之后,居然还挥起刀来,轻松舞了一个漂亮的刀花,指向了屋内的自己。

气势极为雄壮。

然而,饶是一个大活人和那么一把大刀就在目前,可张行还是沉默以对,他有点难以接受这个现实。

秦宝躲在厢房里,也没有任何动静,不知道是在等时机,还是说跟张行一样,也被这一声吼与这一把刀给惊吓住了。

倒是月娘,继续在低头扒饭。

片刻后,那壮汉见到屋内人毫无动静,却是运起真气,将眉尖长刀在地上再度一点,愣生生将地上青砖砸碎,然后复又来问:

“逃又不逃,战又不战,你是何意?”

张行回过神来,主动起身拱手:“在下秦宝,见过洪兄,久仰太原破浪刀大名,未知兄台拜访,有失远迎,唯独家中狭窄逼仄,又只我兄妹二人,让洪兄见笑,不如屋内稍作,我亲自来奉一杯茶。”

月娘中途就开始咳嗽,咳嗽的满脸通红,好不容易缓住,却是抱着饭碗飞也似的逃出去了。

那洪长涯倒也地道,根本看都不看逃走的月娘,却也不进屋,反而在院中认真来对:“秦二郎,我今日见你这人倒还诚恳,怎么就做了锦衣狗呢?”

张行丝毫不尴尬,只是在屋内摊手:“家里穷没饭吃,老娘和几个老亲戚在老家要奉养,难得能吃皇粮,不错了。倒是洪兄,你此来见我,到底有什么事?依洪兄的名望,但有要求,在下必然竭尽所能。”

那洪长涯闻得此,终于有些讪讪:“不想你奔雷手也是个孝子,倒显得我逼人太甚了……其实也不瞒你秦二郎,我是近来陪几个太原兄弟过来东都看征兵热闹的,却不想正好见到放榜,瞅到你一个通正脉才通了七条的人也上了人榜,不免有些不爽,便想来看看你本事。”

“我懂了,洪兄莫非以为打败了我,便能入榜?”张行立在远处,状若恍然。

“不是如此吗?”洪长涯冷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