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黜龙 > 第七十一章 案牍行(17)(4k2合1)

第七十一章 案牍行(17)(4k2合1)

长水军的军屯城是新修的,足以容纳八千军士,外加数千后勤人员,此外还有校场、仓库、马厩等等设施,基本上算是一个小城市了。

实际上,屯城不过修成数月,附近便已经出现了对应的多个小型集市了,里面不乏酒肆、娼馆之类的存在,就连东都城的东部外郭周边也被严重刺激到,产生了很多变化。

只不过,这一切都被数以十万计的役丁们的到来给遮掩住了。

凌晨时分,张行带着本班其余五人平静的抵达军屯城城下,然后开始修整,此时后续抵达的靖安台官仆们早已经在做早饭,热水、马料什么的也都齐备……没办法,曹中丞的名号在这里还是很管用的,甚至他们的将领、军官很多都是那位皇叔亲手点的,他们不敢怠慢。

张行没有跟任何人提及昨晚的事情,连秦宝都只是三更时分看到张行拄着刀过来,其余四人更是连半点异样都没有看到,只随着张白绶一起安静折返,然后安静休息。

“小顾。”

张行的心思早就被昨晚的事情给撩的百般无聊,如今甚至有心情在吃完早饭后躺在吊床上与熟悉的官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你是如何成的官仆?”

“不瞒张三哥。”正在旁边加柴的小顾回头尴尬以对。“我原本是官奴,家里犯了事,被刑部抄录的那种,大概四年前太子薨了,大赦天下,就成了官仆。”

“攒够钱了吗?”张行若有所思。

官仆跟官奴截然不同,前者是一种社会和人身地位较低的行当,干活有钱拿,一般而随时可以拿钱出来赎身,成为普通在籍人;而官奴,参考之前的小玉,表面上体体面面,但实际上,律比畜产。

“早攒够了。”小顾似乎有些羞怯。

“那为什么不赎了自己呢?”张行完全不解,即便是官仆也到底是受人歧视的。

“主要是,我现在赎了自己也没地方去。”小顾有些无奈。“反倒是留在靖安台这里,有吃有喝有钱,还不用担心遇到什么欺压,比南城那些良民强太多了……就想继续留在这里,等再过几年,有了足够资财,再出去自立。”

张行恍然……这就是阶层之外还要看地域与部门了,不能揪着一种体系来僵硬化分析。

实际上,小顾肯定是幸运的,他能够在靖安台这种几乎全员社会精英的地方当差,体面又干净;换成这军屯城里,那就不是一回事了,像这种年轻俊俏的,军汉们粗鲁起来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但这还不是最差的,最差的是发给地方上的官仆,天高皇帝远,官仆死了与官奴无异,甚至远不如东都的官奴。

东都的官奴一年四季还有免费的衣物和药品呢,死多了还要主管官罚俸禄呢。

不过,张白绶的心思很快又飘了别的地方——刚刚小顾说太子死掉的事情又引起了他的无端联想。

且说,张行来东都大半年了,有些事情他早就知道,但此时从另一个角度想来,却又别有意味——那就是眼下这位紫微宫中的圣人,人生如此,到底在折腾什么?

这位圣人是大魏第二位皇帝,他的父亲,也是那位先帝在位期间,便灭了东齐和南陈这两个最主要的对手,给他留下了一个占据了天下七七八八的完整皇权帝国,而且这个帝国还财政富裕、仓储过度……先帝最著名的一句话就是,为什么他不停的减税、降赋,而仓储却始终在增长呢?

接手了这样的遗产,躺平睡直也好,酒池肉林也罢,都不至于使天下崩坏的。

更别说,眼下这位圣人也绝不是毫无建树和资本的,他是公认的文韬武略,早年灭南陈时他就是主帅之一,并一度在江都主政,就是靠着这份功绩完成夺嫡,成为太子的。

换之,这位圣人的功绩和能耐,打小就算有目共睹的。

而等他继位后,对外又成功分裂了隔着沙漠难以全盘控制的巫族,北荒更是举众称臣,虽然两征东夷都失败,但目前来看,依旧是东夷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而大魏只花了半年就消化了战败。

对内,门阀政治虽然是巨大的问题,可不说别的,只凭他登基数年就成功自关西迁都到东都这边,并且摒除了老臣影响,以及之前对杨慎造反的极速镇压,便足以说明皇权是有条不紊在上升的。

甚至更进一步,说到更内一层……眼下这位圣人都有些过于幸运了,他根本不用担心因为自己修行上去,延寿几十年,造成皇室动乱,因为他幸运到连太子都已经死了。

死在了二十七八岁的年纪,没有太老,造成父子隔阂,没有太早,直接留下了三个尚在幼冲,但绝对是嫡长血脉的三个皇孙。有这三个小皇孙在,紫微宫中的圣人稍一表态,那些庶出皇子们就老老实实的当起了太平皇子,没有任何一个人有任何多余动作。

那么,回到一开始的问题,这位圣人到底在做什么,又在追求什么?

张行不是没联想到隋炀帝,但是目前来看,这位圣人真的还没有到那份上,而且就算是真的像,他也心虚,因为隋炀帝那种奇葩,你不作到最后一步上,谁也不敢认啊!

这就让张三郎很为难。

你说坏吧,似乎也就是封建社会吃人,不好说天地要变色的,然后咱们从今天开始准备做大事;你说不坏吧,从二征东夷开始到眼下大兴土木,又隐隐有些说头……这就真的很让人为难。

到底是屈还是伸?

尤其是自己修为渐长,尤其是有人愿意跟你一起屈伸的时候,难道还要继续做文案以待天时吗?

胡思乱想了许久,张行到底是如其他人一样仰头睡下,一直到中午,才被一阵动静惊醒。

“什么?”

张行迷迷瞪瞪看着来叫自己的小顾,后者明显面色紧张。

“罗朱绶带人来了,要见张三哥……气势汹汹的。”

张行一时不解,但起身时,腰间压住罗盘,稍微一紧,却反而有所释然——他用罗盘时倒不是没想过后果,但经过昨晚的蒹葭苍苍之后,却已经浑然不在意了。

甚至此时,也都是坦然居多。

他不信,太上老君就那么离谱,自己这般救人,居然要真正遭什么困厄?若是这般,只能说天道崩了,那他也可以肆意妄为了。

“见过罗巡检。”

张行恭敬行礼,没有半点不妥。“敢问罗巡检有何事突然至此,还要下官交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