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黜龙 > 第九十一章 金锥行(2)(2合1)

第九十一章 金锥行(2)(2合1)

会议无果而终,但无果而终本身就是一种结果——天色未黑,锦衣巡骑和各军官吏的快马文书各自飞出不提,与此同时,庞大的船队根本不敢停下,乃是趁着午后阳光温暖、毫无冰棱阻碍,尝试缓缓转入涣水口。

其实,到了此处,问题就已经显得很严重了——掌握纤夫、专做官船生意的本地帮派长鲸帮也听说了前方动乱的消息,或者说他们本就是第一手消息获得者与传播者,此番居然不愿意派出纤夫和捣冰人帮忙。

理由是害怕纤夫和捣冰人有伤亡,无法给上下做交代。

很显然,这是不想蹚浑水。

“这是他们想不做就不做的吗?”

前一刻还愁眉苦脸的各郡上计吏们勃然大怒,但说的话意外有些道理。

“这涣水口多大生意,允许他们长鲸帮独吞了五六年,要的不就是这个时候敢上去吗?否则凭什么是他们左氏兄弟五六年间硬生生从本地破落户成为天下巨富,长鲸帮也成为天下数得着的帮会?”

“此时左才侯那厮装什么大善人?真要是想做善人就把家私散给帮众!”

“也不用他散了家私,直接换个愿意出纤夫的帮主便是,天大的利市,瞅着他们左氏兄弟的俊杰还少了?”

“飞马去彭城郡衙门找黑绶左才相,告诉他,‘倚天剑’白大小姐现在船上,他到底还管不管他大哥这般恣意!真以为仗着他二哥的本事就能横行天下了?左才将当得起白大小姐一剑吗?!”

“别的说法倒也罢了,有‘倚天剑’在船上,他忧虑什么伤亡?哪个贼子敢来碰船队?!”

一番语,对着一群巨鲸帮帮中的舵主、副舵主骂将上去,那群舵主也只能低头应承,无一人敢做江湖豪态。

张行在船上看的清楚,愈发肯定了自己之前推理出的一个观点——那就是这些江湖帮派,本身是一种社会利益构合体,是利益吸引了有凡俗需求的修行者,然后创立了帮派,而不是帮派本身吸引了修行者。

只不过, 修行者的话语权和强力存在感,使得帮派这种在另一个世界很难普遍性铺展开的组织形式, 在这个世界里存在感更强一些, 而且更普遍, 更能得到官方默认罢了。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应该是门派——门派明显依附着切实存在的神权存在, 并因为神权和政权在意识形态上的高度统一性,天然具有政府亲和性罢了。

且不说张行如何在河上冷眼旁观,然后脑补发散自己的键政论文, 只说船下岸边热闹的码头上,一番吵闹之后,那巨鲸帮帮主左才侯左老大终于抵挡不住压力,出现在了岸边。。

这是一个年级大约才三十七八正当年的男子,相貌平平、衣着朴实, 头上干脆只包着一个蓝色头巾, 兵器也丝毫不显。反倒是他身后跟着十数名精壮男子, 个个衣着华丽且有写怪异,兵器也都精良, 甚至有些夸张——有些人带着三把刀, 还有人带着一长一短两把剑,更有人背着好大一把长刀, 这倒无妨, 关键是长刀刀背上还穿着许多金环。

倒是一片江湖气尽显。

想想也是, 这淮河是南北分界之地,中原与东境与淮南乃至于与东夷分野之处, 这般货运提供了如此利市,再加上东北面的东境又是东齐故地,许多官宦与豪强人家无法入仕,却是足以养出无数草莽英雄出来。

其人既至,上来便对几位上计吏连连拱手, 态度卑下, 但后者虽然愤恨,但看到来人与许多江湖高手,明显也没了之前的嚣张,然后只往船上来看, 但莫说张行,整个锦衣巡骑队伍,并无一人想掺和此事,黑绶胡彦甚至直接钻进了船里。

说白了,误期这个事情,对专门的上计吏而那很可能是脑袋和帽子的问题,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干这个的,但对于来押解这批粮食的锦衣巡骑们来说,并不一定有多么严重,因为他们的认为是台里给的,给的是押粮,却没说日期,关键是要看台中曹中丞的说法——而曹中丞的说法再过分,也不可能真为这事要整个巡组的脑袋。

除此之外,这不是去了江都一趟,辛苦一两月,人人都装了半船东西嘛,不免都有些不沾泥的心态。

而也正因为如此,从中午会议开始,锦衣巡组这边便摆足了一副冷眼旁观之态,张行的冷淡态度也不是自家冷淡,而是在代表巡组做说法。

就这样,眼见着锦衣巡组的不愿意掺和,一番牵扯后,一群人只能在目下转到码头稍远的地方谈论,甚至还有本地的官吏参与其中,具体谈了什么不知道,但片刻后,上计吏们还是带着这帮主过来了。

“这左帮主要当面见一见大家巡检?”

岸边踏板上,秦宝微微皱眉,然后看向了踏板另一头的张行。

“为什么要见巡检?”张行似笑非笑,盯住了几个上计吏。

“张白绶。”几名上计吏中为首的一人赶紧在岸上拱手。“张白绶务必行个方便……今日的事情,主要是前面有盗贼作乱,长鲸帮忧心纤夫遭遇乱事,不能周全,但他们是不晓得张白绶与诸位随行的……而若是见到白巡检也在队伍中,自然就会放心了……毕竟,宗师以下,谁能能当白巡检一剑?”

宗师以下,能当那老娘们一剑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张行心中吐槽,脸上也是戏谑一笑,但到底点头示意秦宝让开了道路……不粘泥是不沾泥,但人家自己努力到份了,多少是一路人,还能拦着不成?

随即,几个上计吏便带着那长鲸帮帮主左才侯与一名道人打扮的人士一起上来。

“左帮主自己进去吧,那边船顶上正往此处看的便是大家巡检。”上得船来,张行复又喊住那长鲸帮帮主,微微拱手,语客气,反而没有了之前对那些上计吏的冷淡。“但劳烦护卫留下。”

“见过这位张白绶。”

左才侯倒也不慌,而是认真回礼说明。“这不是我的护卫,是刚刚从涣水上游过来的一位俊杰,带他来是要请他当面说一说上游情形的。”

张行恍然,却又摇头:“无妨,请这位俊杰跟我说便好,左帮主自去与我家巡检见一见,不碍事的。”

左才侯愕然一时,倒是旁边的上计吏不耐起来,赶紧先容:“左老大怎么这般不懂事?白巡检麾下哪有庸手?刚刚下面那位秦二哥便是人榜第三百的奔雷手,这位更是闻名天下的拼命张三郎……天地人榜都是他排的,素来文武双全,此番南下大家江东,还跟八大家的流云鹤成了八拜之交……而白巡检神仙一般的人物,平日巡组事务,皆是张三郎和一位黑绶处置的!你家老三真没给你说过吗?”

且不提那上计吏在那里吹嘘,张行看的清楚,当这厮提到自己外号时,这位巨鲸帮便已经醒悟……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到的名声?

“原来是豪义满东都的张三郎。”左才侯连连拱手,态度更加无可挑剔。“我在淮上、涣水,多闻得张三郎高义,常常在靖安台中救难,委实没想到……没想到今日在河畔相见!”

张行恍然,知道是救得那些子豪客多少传出了点名头,心中想法更多,却不耽误面上失笑:“阁下是想说,听起来好大名头,没想到居然只是个白绶吧?”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咪咪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mimiread.

左才侯尴尬失笑,不失憨厚之态。

“左帮主且去吧。”张行侧身催促道。“不要耽误了船队行程,这位俊杰也放心留与我。”

左老大这才一拱手,又对那道人打扮的人微微一点头,然后便往船顶去了。

张行这边也做了客气举止,乃是邀请那道人反过来下船去岸上来坐……两人外加秦宝、周行范,越过了一群官吏与江湖豪客,自往渡口上一处茶窝棚内坐下,然后才来寒暄。

“阁下是本地人,而且也姓左?”张行一时诧异。

“不是左帮主一家的左,恰好同村同姓而已。”那道人闻苦笑,明显是经历多了类似提问。

“说起来,那左帮主家中是什么来路?”张行继续胡乱来问。

“这种事情,寻到大家下邳乃至与这彭城南段徐州左近随便一个都能答的。”道人正色应声。“左帮主一家父祖时便是大家彭城郡本地的大豪了,到了他们这一代,兄弟三人都能出息,于是更加体面……左帮主是老大,唤做左才侯;老二唤做左才相,是位凝丹高手,绰号子午剑,习惯四下云游,平素并不管事;老三便是彭城郡本地的驻地黑绶,唤做左才相。”

“名字挺有意思。”张行笑道。“那阁下呢?”

“我?”道人一时诧异。

“是。”张行认真以对。“阁下是什么姓名?什么来历?什么修为?”

这话问的过于直接,周行范忍不住看了张行一眼,倒是秦宝,状若未闻,只是喝茶。

“我……我唤做左安,是左帮主的同乡同村同姓,却没那么好的命。”道人苦笑。“小时候家里破落,正好青帝观里收人,便将我送到了观中养活,观里又起了个法名,唤做左游。在观中开了蒙、筑了基,少年时又送到东海那边的观里,到现在勉强奇经八脉通了一脉,便实在是忍耐不住,想回家显耀,可今年年中回到家中,家居然在杨慎乱中没了,便在这边四处游荡,浑噩了半年……”

“左兄节哀。”张行微微拱手,继续来问。“那敢问左兄此番可有什么索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