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大甄王朝 > 第八章

第八章

“我要见太孙!我要见太孙!”祁安门大门口,卿守大叫着。

“您以为太孙是您家的啊,您想叫就叫呀——”旁边的卫兵拦着。

“我女无缘无故的被官府逮捕,我还不能奏报圣上啊!”

“您一介草民,圣上是您想见就见的啊……”卫兵为难的说。

“那我能见谁?”

“您谁也见不着,这是皇城,不是菜市场。”

“怎么回事?”

花音落后,孙玄廖走来。

“七爷——”两个卫兵赶紧鞠躬。

“这怎么回事?”孙玄廖看了看卿守。

“回七爷,这位大爷一直想见太孙,我让他走他不走。”

孙玄廖听了,看向卿守。

“大爷,您找太孙何事啊?”

“老朽之女本想捐银报国,可被官府扣押,说是走私军报!你说说……”卿守着急的来回抖手。

“那大爷,您女何名何姓?被关在哪个衙门?”

“小女卿月灵,但老朽只知她在离天境山不远之处的衙门,具体叫什么,老朽不知道……”

“天境山……”孙玄廖思索了一会儿。

“您是皇族的王爷?”卿守试探的问。

“崇德皇帝第七孙,孙玄廖。”

“老朽给王爷请安——”

“大爷不用——”孙玄廖将卿守扶起。“大爷,天境山附近的官府衙门,离得最近的就是京都天审衙门了,要不咱去那看看?”

“好!好!”

“请——”孙玄廖摆出请的姿势。

廉王府中,孙熙岸坐在椅子上,腿搭在桌子上,手中拿着一块玉,来回的看着。

“看看——一天就知道看,哪天老二当了皇上,有你好果子吃的。”

廉王妃给桌子上空茶杯,倒上了茶。

孙熙岸听了,坐了起来。

“来——”孙熙岸勾了勾手,廉王妃走了过来。

“你知道玉为何如此光滑,而石头却凹凸不平吗——”

廉王妃摇了摇头。

“因为玉和石头天生就不是一个价儿,从生下来,就注定了命运。”

“那你的意思是你一辈子就是个王爷?”

“我只说了它决定的是命运,而不是结局。”孙熙浩笑了笑。“玉,天生的上品,可中看不中用。而石头,它不中看,可它中用。石头和玉相撞,谁会碎?”

“哦——!”廉王妃恍然大悟。“不亏是是我夫君,聪明过人~”

孙熙岸听了,笑了笑。

牢中,卿月灵已经放弃出去的念头了,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

“行了~别发愁了~”送饭的卫兵走来,把饭从窗口递了进去。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卿月灵闭上了眼睛。

“姑娘~这衙门的小官都是这副德行,当年招我入衙门,说是每年十两银子的待遇,可我在这呆了三年了,就他妈领着三两银子,我也认了……”卫兵低着头,忙着往里送饭。

“七爷到——”

卫兵听了喊话,赶紧跪了下来,随后,孙玄廖带着卿守就走了进来。

“奴才苏亨叩见七王爷——”

“月灵!”卿守赶紧凑到笼子边,

“爹……”卿月灵爬了起来,

“起来吧——”

“谢七爷——”

“月灵……”卿守流着泪,拉着卿月灵的手,“孩子……让你受苦了……”

卿月灵也更咽着 摇了摇头。

“卫兵——”

“奴才在——”

“这位姑娘犯了什么罪?为何要关她?”

“奴才不清楚,奴才只知这位姑娘是行府(知府的秘书)大人给送进来的。”

“开门,放人。”

“七爷……放了人……我不好交代……”

“来人——拿笔拿墨——”

这时,从门外走来两人,两人手里都有个盘子,一个呈着纸,一个呈着笔和墨。

孙玄廖拿起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随后,拿起递给卫兵。

“那个什么狗屁行府问你要人,你就把我的字据给他。”

“是——谢七爷——”

“放人——”

卫兵掏出钥匙,打开了卿月灵面前的牢门。

“爹!”卿月灵猛的扑向卿守。

父女俩紧紧的抱在了一起。旁边的孙玄廖,似乎有些尴尬,故意环顾着四周。

衙门外,三人并排走着。

“月灵~你这回能出来~还得有劳七爷~还不谢谢人家~”

“啊?哦——多谢七爷——”卿月灵拱手作揖。

“无妨——你本无罪,是官府之罪,我替那狗官,替你道歉——”

“别别别——小女草民一个,哪受得起皇族的礼。”

孙玄廖听后,露出一丝不失尴尬的微笑。

“哎对了,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卿月灵回忆着。

“御静殿~”

“你是崇德皇帝第七孙孙玄廖?”

“哎!月灵!怎么说话呢!”卿守教训道。

“没事大爷~”孙玄廖摆摆手,“姑娘好记性~”

“嗯……对了,我能问你件事吗?”

“姑娘请问——”

“太孙北征回来了吗?”

孙玄廖听了 眼神暗淡了许多。

“回来了……回来几日了……”

“那他受伤了吗?”

“打仗嘛,受伤是避免不了的。”

“那……那他伤的重吗……”

“这个我不知道,因为打仗的时候我一直在中军,他带的前军外加先锋营,所以说我不太清楚。”

孙玄廖刚说完,只见卿月灵“扑腾”一下跪在孙玄廖面前。

“姑娘你这是干什么?”

“小女有个不情之请……如若七爷能帮小女办到……小女愿答应七爷任何要求……”

“你先起来,我答应你。”

“小女想让七爷带小女进宫一趟,让小女看看太孙伤势如何……”

孙玄廖咬了咬牙,

“好——”

卿月灵听了,勉强微微露出笑脸。

“谢七爷开恩——”卿月灵磕头。

御静殿中,孙宪誓,张殿金,樊焕,柳斤门(吏部侍郎,从一品),王胡景(户部侍郎,从一品)几人坐在一块,如同往常,孙宪誓还是一脸慈祥。

“柳大人——”

“臣在——”

“朕听说最近有些官员私底下交往不错啊——”

“皇上,吏部一直都在派人监察,若发现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等人,一定严惩不贷。”

“哎呀——其实,他们贪污不可怕,就是怕官匪一家,滥用职权。”孙宪誓用手指指了指桌子,“朕知道,朕御驾亲征给国库带来不小的负担,可朕的儿子内外勾结,起兵反甄,这能不管吗——老是有些不正之人在此发国难财。”

“臣定当竭尽全力,排查贪污受贿官员。”

“张大人——此次御驾亲征耗费国库多少银子?”

“回皇上——据户部统计,共两百七十万两银子——”

“什么!”孙宪誓一惊,“两百七十万两?”

“是——”

“朕的这三十万军队,就有一万是在前线血战,哪来的两百七十万两!”

“皇上息怒——这是户部和内阁经过多次清点才得到的结果。”

孙宪誓听了,迷上了眼睛。

“朕到要看看,是谁在此发国难财——”

“太孙——七王爷求见——”一个侍从站在孙玄极旁边。

“让他进来——”

“是——”

侍从走了出去,没过一会儿,孙玄廖带着卿月灵走了进来。

“小弟玄廖拜见四哥——”孙玄廖行礼。

“不必——”孙玄极抬手制止。

“姑娘,这是太孙,你与他再熟,也应遵礼节。”孙玄廖碰了碰卿月灵。

卿月灵才反应过来。

“民女卿月灵参见太孙,太孙万福金安——”

“免礼——”

卿月灵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孙玄极惊讶的看着卿月灵。

“是我托七爷让他带我进来的。”

孙玄极听了,就要爬起来,

“别动!”卿月灵赶紧摁住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