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我要去隐居 > 序章

序章

我是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人,人群中你不会看我第二眼的人,我厌倦了生活的无聊,工作的窘迫,一个隐居计划早就形成了,只是还没有实施,直到我又被派往外地工作,我彻底的厌倦了这一切,安排好了一切,我背上我的行囊漫无目的开始旅行。寻找那一份属于我的隐居乐土。我把多年积累的点点财富带上,本来寻思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租起来,可是我走了好久也没有找到和理想的,一般都是在农村,因为找地方隐居,这种想法并不是被大多数人接受的,有些地方到是不错,可惜迫于乡下人的谨慎,并没有租给我的意思,后来我想既然是隐居在村落里只能是小隐,我人比较木讷,不善于和人交往,以前经常被人利用和欺负,久而久之我忌惮于和人交往,在家时除了工作我几乎是足不出户,有道是强者玩转世界,像我这个弱者就应该找个地方远离世界吧。

我在隔壁县城找个旅店住下,因为我听说这个县城有个深山老林人迹罕至,我备齐了吃的和水还带了一个简易帐篷,并弄了把工兵铲就是那种可以组合起来配备各种小零件的,我打算进入这个大山去寻找我心中的那个地方,这晚我喝了好多的酒,我并不是随便可以击垮的人,做出隐居的决定本来就要很大勇气我只告诉我的父母我要找个地方清醒下,和企业请了个长假,回想起我这半生不觉得惆怅万分,从小到大我就没有安心过,小时候就很迷茫,到长大后诸事都不很顺利不是要去服务于人,就是要离家很远去工作,从小到大我唯一的朋友也得了精神分裂症,到头来我只是孤家寡人,谈了一个女友结果分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睡着了,第二天清晨旅店的窗外传来了清脆的鸟叫声,我知道该是我动身的时候了,起来在旅店旁边的粥铺我吃了早餐,由于要深入大山的缘故,我吃了很多,只有肚子饱才不会害怕深山老林。

天阴着确不下雨,我徒步走了两三公里终于来到一个小村落说是村落确实没有几户,找到了个小卖铺里面除了白酒和啤酒还有白塑料袋装的花生米居然什么都没有,我就打听那个大山,老板是个小老头一看我来就咧开嘴笑,牙很白很齐一看就是假牙,他说那个山太深了问我去做什么,还劝我不要去怕我出事,我问明白地点和方位就又出发了,我的隐居行找对了方位我就是要找到那个远离尘嚣的地方,又走了两公里已经是下午了来到了山脚,没想到这有一条小河清澈见底而且还能找到河蚌小河虾的水产,我带的水壶还有水并不想去喝这个水虽然这个水很清,我感觉还是安全第一,既然到了下午,上山怕没地方扎营,我并不是个资深驴友,也不懂得野外生存,我打算今天就在这小溪旁住下吧,搭好简易帐篷,我去捡了些柴火准备生点火烧点热水喝,我带了许多泡面和压缩饼干还有面包什么的,带了一个铁饭盒可以在火上烧的那种,在军人服务社买的,用来泡面很方便,捡柴火回来后就四点多了,我带了许多打火机和火柴,我并不会钻木取火,我搭了个柴火堆,两边放了两个树杈来架饭盒,在小河中装了水先烧点水灌进我的水杯,我的杯子是特大号金属材质的,而且特别的保温,而后又烧点水煮面吃,此时黄昏了阴着天,伴随着小河流水声我也吃完了泡面也许是贴近了大自然,感觉这顿饭吃的很有满足感,仔细刷了饭盒,正准备休息,周围虫鸣声四起,还有青蛙的声音,这些都是在城市里都听不见的,宛如一场自然音乐会,半生中的不快和郁闷居然都忘记了,只有虫鸣和蛙儿的声音,我在小溪洗面洗脚钻进了帐篷就睡了,起初感觉我第一次在野外睡觉会怕,但是我并没有感觉到害怕,而是感觉到安闲,我就是想要生在这样的野外,一夜我睡的很香连梦都没做,可能是白天走很多路累的,也可能是终于贴近自然的安闲,清晨天放晴了,朝阳升起大地复苏,我吃了点压缩饼干,将帐篷收起,将余火灭了又灭,我就怕火星会把大自然点燃,那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望着茂密的大山林,我伸了个懒腰又踏上了路,起初是有上山的路的,应该是有些采摘野菜的村民上下山踩的,但是走了许久就没有路了,全是高草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草只知道有些是狗尾巴草,将我买的工兵铲组装起来前面的刃是可以用于开路的,走了一段路程我的胳臂都被些树枝划坏了,还能听见小动物在草丛中乱窜的声音,估计它们也没想到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会有人来吧,发现我这么一根筋的走不是很科学,因为并不知道目的地在哪,想到可以爬到山顶去定位,之前和那个小卖部的阿伯打听了这个山里会有野猪和黑熊之类的动物,我也带了驱熊铃不知道是否管用,很费劲淘来的,大约中午了我也快到山顶了,出了很多汗对于我这种足不出户的宅男也算是大运动了,水杯的水都要喝完了我寻思着要找个水源,但是筋疲力尽的我没有力气去找了,连中饭都没吃我就躺在草丛里睡着了,突然发现脸上发痒,下意识抓一把,发现脸上好多只蚂蚁爬来爬去身上也有,迅速起身拍落这些蚂蚁,好在这没有所谓行军蚁不然我就被啃着只剩下白骨了,看表已经下午两点了,我要赶紧向山上走,找一个宿营的地方,这里的山腰并不很陡峭都是伴随着一些树木,上山的路都要经过一片密林,好像是高大的松树和杉树,和一些我不认识的树,时不时的会传来一些鸟叫,有的清脆,有的却很吓人,而且这里太阳光照射不到,感觉空气中弥漫的潮湿的味道,不由的紧张起来。

我听说老虎和野猪都会在这样的地方出现,要是碰见了我该怎么办?想着解开背囊将驱熊铃拿出来,还有一双爬树用的鞋也拿出来挂在腰间,在来之前我做了充分的准备,遇到野生动物该怎么办,爬树上是我自己想的,淘来一双专门爬树的鞋子,虽然没试过现在也要拿出来给自己壮胆,接着往山上走,除了一些鸟叫声还没碰见野生动物,可能是我太小心了。不过这时候也五点多了,森林光照越来越少,已经有些黑天了,我必须走出这片林子找个开阔地扎营,因为这个林子总是给我不好的感觉,又走了半个小时终于走出去了,来到了一片杂草丛生的地方,一个开阔地,先用工兵铲清出一片放帐篷的地方,将杂草铺在底下,我并没有生火因为怕走火,所幸带的压缩饼干够吃了,就是水成了问题我就剩下一口水了一直没舍得喝,如今吃完了饼干,必须要把这口水喝了才算饱,看看周围并没有水的迹象而且天也黑了,算了睡着了就不渴了,夜里不知道是几点我被一些沙沙声吵醒,好像有什么在帐篷周围走,摩擦着帐篷发出的声。我忍着大气都不敢出,攥紧工兵铲躺着都不敢动,过了一阵这个声音就没有了,而且也回归了宁静,这时我也不敢睡了,生怕睡着了被某些动物带走,仔细想想应该是个夜间活动的小动物吧,如果是大型动物绝对会把帐篷弄翻的,这一夜似睡非睡终于熬到了天亮。我爬出帐篷观察四周并没有什么脚印什么留下,发现今天居然下起了毛毛雨,而且还有很大的雾气,山里的常态就是这样,我收拾好帐篷,也不饿我决定要先找到水源,不然我就要下山回去了,接着向山顶走去,没过多久居然到了山顶,原来昨天我就快到山顶了,我在山顶周围转寻找水源,这可能是个小山包,因为我隐约看到还有比这个山包还高的大山,转悠了半小时,除了杂草和一些小树外并没有水,偶尔看到些小蛇有绿的有黑的,应该是有毒的,因为色彩越绚丽就毒性越大,在动物频道学的,我赶紧远离这些蛇不敢招惹,转了一会我发现一大青石便躺在上面休息,嗓子都粘在了一起,嘴唇也都干了,正想打道回府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个大青石下面的石缝里流淌着一点点水,并不是很多我趴在石缝边贪婪而又轻轻的吸那一点点的水,发现喝很少,于是我想出了个取水的办法,就是那一根干净的树枝放在水流处,将另一端连接到水杯里这样就慢慢淌满了,我在大青石上面休息,大约中午雾散了水杯也装满了,我先是狠狠的喝了一口发现这个水并不凉,可能不是山泉,如今也顾不得干净与否,又喝了几口才不觉得渴,之后我再次爬到山顶观察地形,才发现我爬的这座山真的是好低,周围都是高山,雾气散去全是绿莹莹的一片,太阳也出来了照在身上暖暖的,我陶醉在此情此景好久不能自拔,我观察到和我在这座山平齐的还有片森林也就只有这条路可以连接最高的那做峰,补足了水我又干吃了点干粮就出发了,今天打算走出前方的森林,我带的粮食还够就是水不多,一路上我尽量不去喝水,刚进这个林子的时候就发现了一汩山泉,我也真是哭笑不得,如果饥渴难耐的时候多走一点就好了。一块大石头下一个小水洼里面存着一滩水,这个水很凉很清,因为我也分不清什么是山泉,感觉很凉就是山泉了,把先前费老大劲打的水倒掉换上了清凉的山泉,临走时候我用带着的白布条在周围的树和大石头做了些记号,想到也许还会来这打水,被渴怕了,这片林子也没什么不同,潮湿的气味,古怪的鸟叫声,大树都长的遮天盖日,太阳光想照进来都很费劲,我想植物都要光合作用,这么高的大树还能吸取到阳光么?我半辈子都在压抑和痛苦中度过,想要的生活偏没有,不想要的全都来了,就算安排在这,我也坦然面对了,谁让我是那个命运不待见的人。森林的潮湿气让人闻之心神气爽,越闻越感觉到好闻,这片林子并不是很大,很快就走出去了,走出去之后,就看到一个小溪,旁边是一片开阔地,这片地也是杂草丛生,很难看到有路,没有人为活动的迹象,也就是说这里并不长走人。看到已经下午了我就准备生点火去煮点面,保持一天两顿饭吃,这里的水掩埋在杂草里,小飞虫很多,水确实很清,这里的水一定不能生喝,应该有很多虫卵,吃完了面也到了下午三点多了,我想今天就扎营在这里吧。但是我想沿着河走走,就向水流上方走去,即使天黑了也可以就近生火扎营,蜿蜒小溪时宽时窄旁边是一片密林,这边比较空旷就是杂草很多,我手持工兵铲击草开路。身处野外心思都放在了如何在这生活,以前生活的不快都想不起来了,时长我还会哼些歌曲,感觉我终于得到了我想要的自由。大约走了两个多小时,隐约发现有一小房子,心理暗自惊喜,难道早有前辈在此生活,不仅想到隐居而又近人的高士在此隐居,看我来到后热情的招待并做些自己拿手的菜来招待我的画面。但是走近后确失望了,就是一个破房子顶棚都没有了,墙壁也都倒塌,也就两面墙还勉强坚持的挺立的,不过我很好奇,为什么以前会有人在深山中盖这样一个房子,如今都被四周杂草掩埋了,前面的木门也都形单影只,我发现这个房子是两室一厅的格局,进门后先是一条走廊,左右两个卧房,前面是一个厨房,和寻常的平房没什么区别,右面的卧室已经露天了,左面的还剩下半个,剩下厨房就都露天了,房内也全都是草,残墙上爬满了植物,已经完全融入了大自然,房子的后面又走了半个小时到了这个山谷的尽头,下方比较陡峭爬下去几乎是不可能的。想来想去这个房子确实是隐居的最好地方了,修葺下可能还可以住人,我又回到了这个房子,这时候天就黑了我在河边把帐篷搭好,我并不打算先去那个房子住,因为那很破,墙壁有可能倒塌,我生了火,由于没有捡到很多柴火,我只烧开了水火就灭了,这个季节并不冷,我打了个哈欠,瞬间就睡着了,早上我醒了并没有立即起床,我在规划如何把这个房子修好,如果要修就势必要将建造房子的材料运过来,可是这条路并无法走车,除了高山就是深林,如果自己去扛那就要几年能修好房子,最后我还是决定用车拉材料过来,既然当年可以盖成这个房子,就意味着一定有路上来,我先检查修葺这个房子需要多少材料,当然这个砖头是必须要的,还有木头和瓦片,我发现这个房子的地基打的不错很坚固,原来应该是有个院子的,因为发现了栅栏的痕迹,不远处还有个旱厕,先用工兵铲清除房子周边的草,恢复原有的院子样子。发现这个院子还有不少上锈的铁锹和镰刀,估计是干农活用的,但是都锈蚀的无法使用了,拾取一些砖块和瓦片,这个砖都是硬灰色的却是还可以用,我又清除了屋子内的杂草和砖块,之后才发现这个房子绝对不是农村的房子,发现了一个大铁空箱子,上面有个锈迹斑斑的五角星,应该是以前军队用的,撤离时这个箱子太大了就留下了,这里应该是个类似于雷达站的地方,左面房间是个卧室有个火炕,右面的房间应该是工作室,大铁箱子就放在这个房间。我预算了下大约需要多少砖块和木料,记在了本子上,又在这待了一天把所有修葺用的材料大约列出来,下一个目标就是要去寻找进入山谷的路了,不能沿原路森林里走,那是绝对过不来车的,山谷上方又是悬崖峭壁,只有一条路就是山谷下方,事实上这条路是对的一直走下去比林子好走多了,走到山谷下又是一片开阔地完全可以跑车上来,就是这个路很远,我走了大约半天才走到山谷下,又走了一下午,晚上了我才发现公路,远处似乎有个小村,看见了零星的灯光,走近才发现这应该是个小镇,街上灯火通明吵吵嚷嚷,人们都聚集着,有跳舞的有散步的,很是热闹,周围还有个烧烤摊是有座椅的露天烧烤,这两天我就没好好吃过饭,闻着烤肉的香气我在也把持不住了,老板看我来:“来小伙子吃点什么我这大块肉羊肉串都不错”我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下:“先来十串羊肉串,两串大块肉”,老板高道:“好嘞稍等了”。这时候我拿出手机翻看些消息,因为一进到山里就没信号我就关机省电了,发现我的母亲发来一条:出去走走也好,只是要照顾好自己。我回了信息报了平安,这个镇子还是不错的,在这周围还有k歌的声音,周围的建筑也比较古老,不一会老板就把烤着冒油的肉串端上来了,我顾不得看手机了就开吃了,也许是好久没吃到肉的原因吧,这个串格外的好吃,有些地方都烤酥了。一小会我就吃完了,发现旁边有一拉面店,我还是吃点面吧,又烤了十串羊肉付完了钱就去吃面,吃饱了以后我就打听附近的旅店,去开了个单人间,洗了个澡就躺下了,玩弄着手机开着电视,街道上时不时传来汽车走动的声音,远处跳舞的音乐声音还依稀的传来,这使我想起了我在外地工作的时候,企业的宿舍就是这样的,很热闹,同屋还打呼噜,根本就睡不着,而且半个月我才能回家待两天,有时候两天都待不上就要接着去外地,我是个心理明白却不爱付诸于实际的人,一些同事就说过叫我找领导去谈谈,什么我都是明白的,只是不想去做性情使然,我又有什么办法,我就是一个太过于平凡的人,任何人和我在一起久了都会无味,在和人交往的时候我总是被舍弃的那个棋子,时间久了养成了我不堪重要特性,我连我自己做事情都异常的谨慎,很怕出错反而就真的出错,胡思乱想着进入了梦乡。

早上我寻思着把材料凑齐在去找辆车看几次能拉到山上,多方打听大车不想去,小车又拉不了,好费劲才找到一个三轮乐意去,车主是个小伙子,长的黑黑瘦瘦的,一看见我就哥长哥短的叫着,也是他帮着我去备齐了砖瓦水泥,因为他经常给别人拉这些建筑材料,这一天就这么过了,准备好明日再把这些材料运抵山上,还要分两三次才能拉上山,我和他聊天,知道他才结婚准备要个小孩子多赚点钱,还知道他叫赵方就是本镇人,他的这个三轮是改造的后面的护栏都加高了,专门拉货的,我帮忙装着车道:“还是你好都结婚准备要孩子了”,他嘿嘿一笑:“你怎么不结婚,为什么去深山里住?”我无奈的笑道:“我也不知道总感觉很累,对了关于那个山上的房子你知道什么?”他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盖的房子,也许镇里的老人会知道。装完了车天也快黑了,他邀请我去他们家住,明天起早再上山,起初我有点矜持,后来他说吃住都不要你的钱。赵方的纯朴好客使我感觉到一丝的温暖,便去了他家,他们家很大有点像四合院,把我安排到他父母家的客房住,这里有点像仓库不过还算干净,他的媳妇长的有点黑,看面相也是一个很纯朴的人,他的父母也都很好客,就有一点,他和他的父亲都太能喝了,晚餐的时候非要我和他们喝酒,我哪有他们的那个酒量呢,又不好意思拒绝,席间他的父亲也劝我不要去山里,因为山里会有野猪老虎的野兽不安全,当问及那个破败的房子是什么时候建立的时候,老人家若有所思的告诉我那个应该不是雷达站,应该是个气象站,以前不发达需要在山顶上建立气象站来测量气象,现在就都撤离了,都快二十多年了,这样我才知道了这个房子的历史,推杯过盏不知何时,也忘记了喝了多少酒,至少我是不清楚的怎么睡的喝了多少,第二天赵方早早的叫我起床准备去山上,有点早,外面还感觉很冷,这个三轮我是坐不了驾驶室的,很小属于那种单人的,我只好蹲在后面,这个路上确实不好走,草太多了,许多时候也都停下来清清草,这样一来到达山顶已经黄昏了,我看着赵方满头大汗,心想他也不很容易,我还是多给他点工钱,把材料卸下,我寻思着我要把这个房子修好也是很费劲和耗时的,之前虽然买的简易帐篷,不过要用它住还是简陋了许多,我随着赵方的车返回了镇里,我要去采买些生活用品还要买个好帐篷,返程路上就快多了一是草都清了;二是下坡路还是很好走,回到镇上,我就和赵方将明天需要上山的建材都装车上,我告诉他明天先自己去山上,我去买点生活用品。

第二天我就去买这些用品,转了一圈实在没有卖帐篷的,我就买了一塑料薄膜,就是扣大棚的那种,实在不行就在帐篷外面罩上也比较防风,我又买了些被褥准备垫底下隔凉,什么牙膏香皂洗头水肥皂,还有米和面,我又买了块腊肉,反正有车可以运上去,最后我又去买了个折叠锅,能煮米可以做菜,我又去买了些西红柿和土豆大葱等的种子,准备去上山种,回到赵方家没过多久他就回来了,这次比较快,大家把剩下的建材都装车还有我的这些用品,他的母亲和媳妇又送了我一个干草编的垫子说是可以隔凉,大家最后一次上山,在临走的时候他的家人都出来送我,我挥手像他们告别,顿时百感交集,我没和这家人交往很久,但是这家人的热情好客还是将我的心揉了一下,我的父母很早就分居了,我从来没有这样感受到家的温暖,我以前碰见的人都是对我及其冷漠的人,唯一的交集就是工作上,除了工作便如同陌生人,赵方的家人使我感受到这个世界还是有人对我好,这次也花了半天才到山上卸完了货也都要黑天了,我把工钱交给赵方又多给了他一些,他说有点多了,我说应该的多耽误你一天,他还是嘿嘿的一笑,说以有需要帮助的就找他,互相后留下了电话就下山了,我看这满院子堆满了砖头木梁瓦片,先在院子找个干燥平坦的地方搭好帐篷,里面垫上了赵方家送我的草垫子又铺了两层被褥,躺上去又软又舒服,在盖上被子还是很暖和的,之后我又将塑料薄膜罩在外面,底部用石头压住防止被风吹走,这也算个家了,我花了半个小时去捡柴火准备生火做饭吃,这次用砖头搭了个简易灶坑,坐上锅还可以用,去小溪打了水淘米,准备先蒸饭,估计在高温下就算水里有虫卵也都杀死了,不过一会米的香味就出来了,大约熟了就盛出来放进我买的小盆里,刷完锅又放点油,等油烧高了,把切好的腊肉放进去爆锅,又放些大葱段,做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和饭一拌味道还不错,还是因为此情此景吃什么都格外的香,还是由于自己做的饭就是好吃的原因,吃完我刷了锅和盆,晚上也不冷没必要点着火,仔细的灭掉了火,躺在床上打开手机依然还是没有信号,我有一个容量超级大的充电宝,能充个五六次,眼下也用不上了,什么信号都没,开机也是什么都做不了的,又关了机寻思房子如何修葺,因为我从不会建造房屋,只能摸索着来了,想着就进入梦乡了。

早上我吃完饭,就去研究这个房子该如何盖起来,我感觉在原有的基础上在添砖就可以在建立起来,所以就先把房子周围的草和土都清理掉,又和些水泥,这个活其实是很累的,稀了就添料,干了就加水,和了一段时间感觉差不多了,就开始砌墙,忙了一上午发现进度还可以,就去生火造饭,吃完后接着盖房子,如此进行了一个月我也终于可以住进去了,只不过没有水,另外我还想在室内弄个厕所,期间我又下山几次去填补些生活用品和建材,比如钉子和一些铁丝还有些盐,至于如何接水,我打算在这条小溪做文章,我用一个水管将水引到房内就能当自来水了,只不过需要烧开才能饮用,把那个铁箱子刷干净做成蓄水箱,从水管来的水注入水箱,另外在装个阀门,等水注满后关闭阀门,水就会回流出去了,这样还不浪费水,我又买了一个蓄水缸,让赵方帮我拉上来,粗水管子我都埋在了地下地面又铺上水泥,用木板把地刮平,墙面也用同样的办法,刷上水泥刮平,剩下的就是卫生间了,我打算在外面用砖头砌个污水池,选在这个山坡的下面有很多石头排水应该不能造成土质疏松,我把剩下的砖头和一些规则的石头砌了一个污水坑,接了个粗管,这样厕所和下水就基本做好了,我又花钱买了个太阳能洗浴,又花重金买了两片太阳能发电板,这样我就可以基本用电了,比如点灯充电什么的,加上太阳能洗浴,洗澡和电也解决了,做这些事情又过了一个月,我将太阳能发电板安装在屋顶,这样既不占用地方还比较美观,周围我也买一些木栅栏安装在房子周围,作为栅栏这样院子就形成了。至于屋内发现这个火炕还可以使用的,就是需要清理下里面,我买了新炕席终于可以真正的睡的安心了,这个房子基本完成了,就是没什么家具,只是些生活用品而且屋内充满了水泥味,窗户加上了铁栏杆,我总感觉到一个人在野外是不安全的,靠近卧房后面的铁栏杆是可以打开的,上把锁即使有强敌进房内我也可以从后窗户逃逸,我尽量把这个房子弄的精致一些,能在这住的更舒服些,而不是怠慢了自己,卫生间和洗浴我都装在了右面的客厅里,外面砌层墙,卫生间剩下的空间就还可以作为客厅,做完这些我的积蓄也都快花没了,和盖个房子没什么区别,我不能将全部积蓄都花光,因为我还要照顾我的一日三餐,盖房子的期间我在房后面种了许多菜,有的死掉了没长起来,也有一些杂乱无章的长起来了,不过由于我要一直去盖房子,种的菜没有形成规模,上次下山听赵方的媳妇说可以养些鸡下蛋吃,我也有这个想法寻思着要能个鸡窝以后在去买些小鸡养,眼下正是雨季不知道我的房子是否能挺过,眼下最主要的就是去捡柴火,一是要烧火做饭;二是要为过冬做准备,冬天还需要烧火取暖,所以每天日常就是捡柴火,但绝不是去砍树,我热爱大自然的所有,我不想去砍掉这些树,还有吃掉这些动物,每个动物也都和我一样在这个大自然生活,为了我的吃喝就去剥夺它们生存的权利,我是不要去做的,忙活了一天,我最喜欢的就是回到我安乐屋,烧火做饭洗澡,铺好被褥去睡觉,非常充实。这山谷的四周也被我探索的差不多了,还没有遇到大型动物,有一次遇到一猫头鹰,我去碰触它,它也不理我,碰就会睁大眼睛瞪你,完后又闭眼睡了。过了大约一个月,我的拾柴日常也到了一个段落,估计这些柴火可以烧一个冬天了,只是有些需要劈和锯,下一步我打算买些小鸡养,如果找到一只小狗就更好了,不会那么闷了,我的积蓄已经不多了,我不能在我的生活清单中样样实现,所以先弄小鸡为主,废了好大劲弄了二十几只小鸡,用树枝和木板搭了一个鸡窝由于只是小鸡没有母鸡,群养也是可以的,只是我发现这个鸡饲料要是一直喂会很费,白天的时候我就把小鸡放出来,让他们成群结队的去外面觅食,小鸡看到野外世界都很兴奋,就一起去那啄啄,这啄啄,很快我就错了,因为没有母鸡的小鸡是很危险的,没多久就失踪了两只,我一直纳闷是什么原因呢?后来我锁定了鹰隼,因为偶尔我就会看一只大鸟坐落在院子中,应该如何保证小鸡不受伤害又可以散养呢,后来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仿效那些套鸟的用那些网,在房子周围寻觅一个宽阔的地方,把四周用席隔圈起来,上面在罩上网,这样别说鹰隼,就连地面上的动物也不能轻易的进来,我不能每天都去看着小鸡,每天还要去捡柴火,修修房子,而且赶上雨季,一周都下雨,我都猫在家里,小鸡们也都放在鸡窝里,这个房子修葺的还是很满足的,起码没有漏雨现象,即使安装了太阳能板,这种雨季也是没多少电,尤其是灯泡爱烧坏,所以雨季阴天我就尽量不去用电了,雨天我不是在劈柴就是在修房子喂鸡。下雨天还有个不好之处就是从小溪蓄的水很混,还很黄夹渣的土,无奈只好接满一盆水先放一阵,等水里的土都沉淀了,在烧水在做饭,远离沉萧的城市,生活多了一些宁静,却也多了一些孤独,每天我不是望着窗外的月光和星星,就是听闻外面的雨声和潮气,连雨天使我的心情更加的无聊,无聊的时候也就产生孤独,我决定在添一个生活伙伴,想好这个决定我,我起早向山下走去,沿途的草都湿了,我穿了个靴子可以防水,可是靴子以上的裤子都湿了,期间又下了雨,等到黄昏我才到了镇上,先是去找赵方告诉他我想去养只小狗狗,赵方愣了下笑眯眯的道:“寂寞了吧,我就说自己在那不会长久的。”

“我也是没办法的了,养只狗打消生活还可以看家护院。”可是赵方挠着头说:“我这也弄不到狗啊,是我技术范围之外的了,明天给你问问吧。”我去他家随身买了个烧鸡和酒,随即召唤他的父亲,又做了一个鸡蛋和土豆丝,大家又喝了半夜。迷糊的睡了。第二天我还在睡觉,赵方就兴冲冲的跑来:“还没醒,太阳都照腚了。”我翻个身一副不情愿的道:“大家都一起喝酒一起睡的你为什么起的那么早。”他却说:“我都给你问了镇里有个老王家的狗下崽子了。”我一听瞬间困意全无立马起来,问个明白,老王是家里的土狗下狗崽了,就几天前下的,我和赵方连饭都不吃就去了老王家,老王家的房子很是考究,房子围墙都雕着花,院落都很精致,还有个李子树,老王家是个寡妇,男人在不久前得了癌症死去了,一个女人带着八岁的儿子生活,这女人很显老,可能是又要当妈还要当爹累的,一看我和赵方来都还很客气,我提出要买个小狗崽去养时,她确说:“不用给钱拿着去养就是了。”乡下人都很纯朴,又说这么多狗仔,她也养不活还要给赵方一只,我在狗窝看着这一窝狗子,发现这就是普通的土狗,母狗头抬起警惕的望着我,将我列入了不速之客,我看又四只小狗都趴在母狗的肚子上睡着,我看有个黑色的和一只土黄色的还有黑白相间的,我就纳闷为什么都不一样,而且还那么多颜色,最后我挑选了那个土黄色的,因为只有它在我选狗的时候清醒了,还看着我发出了哼唧的声音,我抱走小狗时还是留给这个寡妇一百元钱,我明知道这只狗不值那个钱,但是我执意要给,因为不仅是抱走这个小狗,也是对这个单亲母亲的同情,她却不好意思要,在拉拉扯扯后我还是塞给了她,她又送出了很远,还说叫大家常来玩,我又补充了点补给,又给小奶狗买了袋奶粉,小狗离开家起初是叫的,好像是受到了委屈,待我喂他吃点好吃的以后就没那样叫了,我又买了一块腊肉和鸡蛋,只有腊肉才能放长久,寻思着我又没收入来源,等存款花光了我吃什么,一想一声叹气确实很愁的慌,买完补给我辞别了赵方,抱着小狗回我山上的家,抱累了我就将狗子放进背包里,而这个狗子也不闹还很喜欢钻进背包里,半路上我也寻思着给这个狗子起个什么名字呢?我看他浑身发黄耳朵耷拉下来,叫狗子?估计天下狗都可以这么叫,我发现这只小狗崽老是眼睛眯成线,好像微笑的样子,我将狗子抛到空中,又接住大声道:“我终于知道叫什么了。”迎着山跑起来,周围的花儿视乎连成了一线,天上也透出了一缕阳光,此情此景,天地任我游,回到了我的安乐窝,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赶紧做点饭也给微笑冲了一碗奶粉,暂时没有狗窝我就在炕上堆了点被褥给它弄了个窝,很快微笑就睡着了,我又忘记喂鸡了,但是一看都很晚了还是睡吧。

s..book5026224644559.html

天才betway体育app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我要去隐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