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我要去隐居 > 序章 第七节 灭王

序章 第七节 灭王

秋叶道士讲了这个虫巢的来历,其实是自己又收不到徒弟,眼看这一门就要断送自己手里了,所以想要一举杀死虫母永绝后患,我观察他并没有什么奇异之处,就问他是怎么杀到这个地方的,秋叶道士更加得意洋洋,拿出一木头盒子,我一看这是一个雕刻而成的木头老鼠,和虫子差不多大,秋叶道士将木鼠放在地上,用手中的长剑一压木鼠的头部,两端迅速转出两片刀锋斩向前方,木鼠的两个前爪是用做旋转的片刀代替的,一压木鼠的后方,鼠尾伸出一四棱刮刀,上下左右挥舞着,原来秋叶道士早年曾经是个木匠,由于嗜酒如命并不工作,还赌光了财产,就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被同村人嫌弃,都疏远与他,有一次他喝醉了就躺在大山里,被他的师父了风道人发现,因为了风道士的时代,想要找个人做道士当徒弟已经是很难了,就把秋叶道士收做徒弟,由于了风的师父千泽道士虽然力大无穷,确也非常冷漠,平时也只是豪饮,并不教了风道士什么法术和武艺,死的也非常早,到了风道士这一代,已经是没有什么能力去阻止虫子再度崛起了,了风道士也是从古籍中和历代师尊的笔记中研究出虫子的弱点,秋叶道士开始还像模像样,可是好景不长又喝上酒,这一发不可收拾,为了喝酒和赌博,把小道观的东西变卖的差不多了,了风也更是悔恨收了秋叶做徒弟,年迈也高了,就一病不起,本以为秋叶道士会离开,没想到秋叶道士并没有走,一直照顾重病在身着的师父,平时捡些破烂维持生计,但是也没有改掉酗酒赌博的坏习惯,有的时候钱都花光了,他就和师父在道观中干瞪眼,了风最终还是没有熬过病魔,临飞仙之际,回光返照起身,跪倒在他徒弟的面前,用尽最后力量嘱咐秋叶道士改邪归正,守护好虫山,秋叶道士也赶忙跪下,自己不知道有多内疚,了风道士临走时也告诫他的徒弟,守住大山必需要他师父千泽道士的神力,擅长什么就可以使用什么,在埋葬师父以后秋叶道士迷途知返,开始做起木匠活来维持生计,生活有了改观,某一天在做着木匠活的时候,偶然间想起师父的那就话,就琢磨着使用一些机关木器来对抗虫子,经过多次研究就发明了这个木鼠,赵方惊奇道:“这是木牛流马吧,没有动力能这样走?”秋叶道士不好意思挠挠头说:“惭愧我哪有那个技术。”说着倒置木鼠,发现肚部有个外壳,揭开后是电池供电的,原来秋叶道士倾其所有财产,做了五十多个木鼠,继承先祖遗志想要一举歼灭虫母,赶着五十只木鼠进洞,起初这些木鼠确是管用,无论虫子怎么进攻,都被前面的轮刀斩断和后面的钢筋鼠尾刺死,就连飞来的虫子也被木鼠壳里喷出的铁镖击落,虫子的毒更无法伤及木鼠,秋叶道士在后面打扫战场,拿着把长剑有漏网之鱼和将死的虫子,便一剑刺死,本来心想可以直捣黄龙没想到虫子越来越多,而且虫子也越来越大精良,到了半途木鼠的电池提前耗尽,秋叶道士无奈只有爬在这个平台,想要更换电池,虫子太多根本就无法完成,而且自己并没有带很多备用电池,最多只能换十只,正寻思着怎么更换时,看见了两人一熊在下面拼杀,人一多就好办了,如果更换这十只木鼠,还是有可能杀到虫母那的,我一看这个办法确是可行就和赵方下去捞木鼠,一人掩护一人拿木鼠,秋叶道士就在上面逗小黑玩,一会给小黑一粒花生米,又打又闹,不一会十只木鼠就更换完电池,也顾不得休息,大家就又找点藤蔓在洞口燃起大火,实在没有就拿没电了的木鼠代替柴火,秋叶道士连连称:“这些木鼠都是实木的啊!可惜,可惜。”

“等救了二姑解决虫母,我给你找好木头。”

“等结果了虫母我要去云游四方离开这个羁绊我师门一千多年的地方。”

众人都准备休息一下就直捣黄龙,也没多睡很久大家就醒来引火之物很少,虫子虽然攻不进来却也在火堆外面徘徊,都发出悚然的沙沙声,我和赵方的衣甲都已经抓破了,勉强维持,吃了点秋叶道士带着的花生,小黑独爱这一口,跟在秋叶道士后面乞要,大家准备好先把木鼠一个接着一个置于地上,再一个一个的打开开关,木鼠发出嘎吱的声音一起向前突进,下方是类似于坦克履带一样的脚,在什么地方都可以如履平地,看到木鼠杀伤虫子简单而又迅捷,我和赵方都欢呼起来,但是这个木鼠有个缺点,就是不能和人一起战斗,它的轮刀和菱刺容易误伤,虫子也是发疯一样的进攻,而且数量和质量都照以前要精良的许多,按秋叶道士的话来讲,要是若兰变成了虫母的新傀儡,所产的虫就更加利害了,木鼠虽然所向无敌,但十个还是不够打,大家也都被卷入这场大战当中,秋叶道士除了发明了木鼠,也并不会什么武功,但是这把长剑是定军祖师传下来的,异常的锋利,往往剑未到锋先伤,我和赵方也各自轮着工兵铲和柴刀斩杀着大虫,小黑也在奋力拼杀,不知道是虫子变大了还是已经累了,小黑的攻击略显不够用,虫子的个头有的都比小黑大,如果没有芦苇衣甲小黑受的伤绝对会很严重,秋叶道士看到这个衣甲也是啧啧称奇说道:“自己来之前也做一个就好了,弄个木头的也好。”不一会又若有所思的说道:“要是这次不能灭掉母虫,你们两个就当我的徒弟吧。”赵方一面杀着虫一面说:“你可以收刘哥为徒弟,我就结婚了有孩子了,刘哥在山里隐居不是正好。”我一心想要救回若兰就回道:“先救了若兰再说。”可是秋叶道士却说:“母虫的傀儡未必还可以活的。”我动作迟缓下来,望向秋叶道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中满是失落,赵方帮我砍翻了一个正要攻击我的虫子道:“二姑吃了野山参你忘记了不会死的。”就在这时突然一缕丝线射在我的衣甲上,我一看全是绿色的黏液,此时衣甲突然乳化掉,如花枯萎,我赶紧叫赵方帮我把衣甲脱掉,脱掉的衣甲摔在一旁,不一会就化成一摊浓水,才发现这一丝线是攀在墙上的大虫子射的,这个大虫子虽然也是威武虫,夹子都已经退化了,口器确变成了管状,喷射丝线一样的黏液,沾到黏液后的物品都会融化掉,秋叶道士连忙说道:“没看过还有这样的虫子,可能又是进化出来的吧?”说话间木鼠有几只都被腐蚀了,都停止了攻击,剩下的也快要不行了,突如起来的变故,让大家应接不暇,拽着小黑赶忙向后退去,赵方和小黑的衣甲都沾上了毒液,无奈都脱下来,秋叶道人的衣服也沾上了,也都脱了衣服,众人都忌惮毒丝,生怕沾上一点化成脓血,都快速的后退,但是没有那十只木鼠,虫子的攻击也都落在大家身上,没有衣甲的防护,身上又被虫子咬伤,尤其是防备着被大虫夹到,夹一下就基本上飞仙了,虫子越来越多,无奈只得撤到先前平台的洞内,一个换一个在洞口轮流守护,即使有千万虫也不可能一起杀进来,大家就商量着该怎么办,我提议道:“如今想要前进和退回去都不可能,现在只有向前攻击,也许拼了大家的命能够灭掉母虫。”秋叶道士说:“老道我死不足惜可惜你们两个年轻娃了,只是我的师门以后就没了谁来守护这大山呢?”赵方接过话说:“要是有一把弓箭就好了,把毒虫都射下来。”赵方的提议不错,我想要做成弓箭没有材料,不过发现后面有一堆石头就说:“大家可以弄些石头去扔。也可以做成个弹弓,弹弓我还有是很准的。”但是这个石头有大有小,只有用秋叶道士的宝剑去切,没想到这把剑历经千年,仍然锋利无比,钝性耐性都很好,用它切割石头也毫不费力,只是砍石头的时候手震的发麻,大家互换着切了一阵,弄了一些可以当做弹药的石块,都装进道长的大包里,最后我提议还是由我来射击,小时候我就用弹弓打鸟窝,没事就东打西打,并不指哪打哪,也差不太多,怎么做成弹弓呢,就去捡道长剩下不动的木鼠拆开,木鼠的材料有很多弹簧,但并不是很长拆了许多木鼠后将弹簧链接起来,将两个鼠尾倒插入木把里,做成弹弓状,试验了一下还是可以的,就是弹簧连在一起不是很能吃上劲,又在期间夹了些绳子,总算是可以使用了,大家就定下计划,赵方,秋叶道士,小黑全权抵挡住虫子大军,我什么都不做,只是用弹弓射击喷毒的虫子,大家又发现虫子壳可以防住这个毒,为了以防万一大家就捕杀了许多大虫,将其肢解,把虫子的上壳分别套在自己的身上防毒,给小黑也穿上了一个大虫子的壳子,这个虫子味道有种说不出来的恶心和难闻,还淌着绿色液体,为了安全,无奈只能套在身上,就算这样也不能保证全身而退,因为总有些部位还是无法都套上虫子壳,总会有缝隙的,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大家又开始了前进,由他们三个在前面开路,我在后面瞅准喷毒的虫子就用弹弓射击,倒是可以射到,就是威力欠佳,有时候需要打三四次,才能消灭一只,但是要是直接打在虫子吸管一样的嘴上,就能打废虫子,不能进行喷毒,也是很有成效的,当然这个毒丝还是很细很软的,有好几次都沾到自己身上的虫壳上,大家也都是死里逃生,好在虫子壳是可以防住毒的,经过一时间的拼杀喷毒的虫子明显减少,我就收起弹弓,抄起工兵铲加入大家的行列向虫母进军,期间地上发现很多兵器,有刀剑有长枪多是锈蚀掉了,这应该是当年定军道士领着武林精英留下的武器,也就预示着前方就是虫母所在地,来攻击的大虫子也非常的大,应该是虫母的护卫队吧,而且虫壳也很难打穿,只有道长的剑可以做到一剑斩成两截,我的工兵铲斩到虫壳上只是一处凹陷,赵方的柴刀也有些够不到虫子,就算砍上了也不能一击必杀,小黑对一个虫子勉强能打个平手,要是没有虫子壳防护,早就坚持不住了,经过打击和战斗,大家身上的虫壳也都掉下去,还有被这些母虫卫队打烂,但是大家依然向前推进,身上不敢让这个母虫卫队咬上一口,很可能向定军道士被咬断胳膊,大家后背互相贴着的,即使杀不死虫子,虫子也一时半会杀不死大家,也近不了身,但是大家知道坚持不了多久了,就在这时赵方突然喊道:“我看到二姑了,”大家就同时向前看去,发现若兰也不知道是被架住,还是绑住,就那样浮空的立着,与此同时虫子们已经全都扑过来,眼看大家都招架不住了,各自都被虫子压倒,我看着若兰也可能是最后这一眼吧,不甘心的喊了一声:“若兰。”突然若兰睁开眼睛,所有的大虫都迟缓起来,大家赶紧挣脱虫子的包围前去拯救若兰,若兰看向我眼神中充满了喜悦和惊恐,就在这时若兰突然诡异的一笑,眼睛眯成缝,表情很是诡异,一时间,只听见她对我说道:“你有没有喜欢过我,想和我在一起么?大家在一起好不好?”同时赵方又听到:“小方,我去给你娘治病吧?”秋叶道士也听到:“一千多年都相安无事,大家为什么不能和平共处呢?”每个人都听见一样的话重复在重复,好像要都晕厥过去,小黑也摇头晃脑的估计也听见什么?秋叶道士大声叫道:“快堵住耳朵这时摄魂术。”大家哪里知道,堵住耳朵也为时过晚,想喊也喊不出动也动不了,都慢慢的躺下来,眼看就要被母虫卫队分尸了,秋叶道士忽然口吐鲜血上前大声呵斥道:“破!”瞬间大家又能动了,赶紧起来挡住虫子卫队的围攻,我看秋叶道士满嘴都是血就问道:“道长没什么事吧?”秋叶道士回道:“这是母虫的摄魂之术,看见这个母虫成精了,我只有咬破舌头用破定之法破了它的心术”说完手中的宝剑插进虫壳内,可能是用力过猛再也拔不出来,又有虫子攻击,秋叶道士只好后撤,我和赵方就赶紧上去帮他解围,秋叶道士喊道:“不要紧我还有秘密武器。”说着就抄起那个快没毛的浮尘,末端一拧浮尘出来一截尖枪,这把尖枪威力也不小,一刺就穿透了大虫子壳,如此大家拼命杀到母虫前,看见了母虫就像一个去掉毛的大肉虫子白嫩的外皮,若兰的脑袋和母虫的脑袋通过一个肉管连接着的,这个肉管将若兰提起空中,若兰脸色苍白,几无血色,眼睛咪咪着,也不知道是笑还是睡着了,我赶紧抄起弹弓向母虫射击,秋叶道士说道:“没用的,只有杀伤它肉管周围的地方,才能真伤到它”这个大肉虫子在一个石台上,加上母虫自身的高度和石台的高将近四五米,别说打到母虫头顶,就是到石台上也是犹如蹬天,小黑在大家脚下穿梭,身上的虫壳早就不知道哪去了,自己也打不过这些大虫子了,大家身上也都挂了彩,有好几次就差点被大虫子咬断脖颈,这些母虫卫队不在用长夹攻击,而是直接撕咬,虫嘴犹如虎口咬住身上如果没人拯救帮忙,就可能要掉胳臂腿,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聚集了飞行的威武虫,旁边的墙上也爬上了喷毒的虫子,母虫卫队大家都勉强招架,赵方的刀早就不知道哪去了,捡了一个金刚杵两面招架着,我对大家说:“看来大家是不行了,很荣幸能和诸位一起上路,”赵方也道:“行了就这样吧,黄泉路上无老少,是不是道长老爷子?”秋叶道士挥舞着短枪大声道:“不到最后别轻放弃,忘记了我还有秘密武器呢?”

“什么秘密武器不就是这把浮尘枪么?”说完秋叶道士哈哈大笑,只听见上方的穹顶发出一声:“旺旺。”远看一只狗子从洞顶跳下,正好落在母虫身上就好像掉进了一个气垫子上,疼的狗子嗷嗷直叫,起身后跑向母虫肉管旁见缝就咬,露肉就抓,母虫疼的嗷嗷直叫,事发的太突然了大家的都惊呆了,虫子们也都来不及去救母虫,定睛一看不是微笑又是谁,就在这个时候,所有的虫喽啰都动作迟缓,秋叶道士趁机将短枪向上面突出的石台一指,将枪头发射出去,正好绕在石台上,原来这个浮尘枪是有机关的,随即迅速爬了上去,接着我背着小黑也爬上去,赵方最后一个也上去了,上面秋叶道士哈哈大笑道:“好狗子,你可立大功了。”看大家都爬上来收回浮尘枪,复有发射到母虫身上,顺着爬向母虫身上,走到肉管旁微笑正在撕咬着,道长跪在旁边,举起浮尘枪刺下,这一刺母虫发出阵阵惨叫,同时大家也把肉管砍断,把若兰接下来,发现肉管这一面犹如一个针一样刺进若兰的脑部,旁边还有两只骷髅,一个半截身子穿着道袍,应该是游云道士了,另一个穿着皮甲兽,皮应该是女真将军了,微笑见我上来了,直接从虫身上扑下来,跳到我身上,秋叶道士也爬下来,跪在游云道士遗骸身旁哭泣着说:“师父,历代师尊,我终于成功了斩杀妖魔。”我赶忙喊道:“道长这还有个需要你救的。”秋叶道士过来看到若兰脑后的管子道:“这个不能硬拔,取点水来。”赵方赶忙拿出水袋倒了点水,秋叶道长以水沾手对刺管周围进行按摩,慢慢的将刺管拔了出来,完事又给若兰诊脉,我赶忙问道:“道长她还有救么?”秋叶道士不说话,赵方反到和我说:“没事,十个道士九个医,能治好的。”秋叶道士哈哈笑了笑说道:“还有脉象,应该是没什么的。”我赶忙说:“多谢道长。”秋叶道士却说:“这和我无关,她要不是吃了那野山参也不会有命活的。”我赶紧给若兰喂了点水,发现她的脸色有点没那么白了,赵方抚摸着微笑就问无心道士:“这个就是你的秘密武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秋叶道士就把这秘密武器的秘密告诉了大家。

s..book5026224644566.html

天才betway体育app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我要去隐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