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我要去隐居 > 第二章 第九节 鏖战

第二章 第九节 鏖战

一把古代时期的火枪,这种枪我也了解过,只能打一发子弹,想要再次射击就要添加弹丸火药很麻烦,我赶紧起身一看满地都是火枪和刀剑有长有短,看来在这里有段时间了,看样子像是古代的海盗用的那种武器,这些枪都无法使用了,这些刀剑有的都还可以使用,各自都捡了一把刀剑防身,总比木制的长矛好用,瓦图克把玩着一把弯刀爱不释手,也难怪在他们部落我只看到酋长腰间挎着一把铁制的刀,其他人除了弓箭就只有木质的长矛,大家都很奇怪难道几百年前有人已经来到这里?难道这里是海盗存藏宝藏的地方?由于分赃不均互相残杀致死?可是尸体在哪呢?光有武器没有尸体很令人费解,又休息了一阵,大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还是继续向前走,赵方捡了许多火枪,告诉我他从小就喜欢枪,这些火枪也属于古董可以拿回去卖钱,我看着这些火枪,也想到若是有个书房摆上几把也是很帅的样子,众人也不知道前方还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这时候希加说道:“与其这样走下去面对未知的敌人,有了武器不如退回去也许能够杀退女卫队。”大家也感觉这个办法可行,但是很快就不得不继续向前走,返回的路又被那些食人花占据,看来刚才刺那几矛,只是延缓了它的生长速度,大家再没有勇气往回走,只好向前走了,还是瓦图克在前面开道,希加断后,大家都想快点走出去就加快了脚步,两个女生都有点跟不上了,天也渐渐黑起来我提议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天明在赶路,瓦图克坚决不同意说道:“早点出去就早日脱险,鬼知道天黑以后还会有什么东西?”瓦图克的担忧也是正确的,但是眼下又饿又困不由得想找个地方休息,我就让大家投票,除了我和赵方大家都很疑惑还有投票的概念,红红和小公主知道提出休息一半是为了她们两个女人,都站在我这一边,赵方是我的兄弟也自然站在我一边,瓦图克和三个战士坚决想要夜行,把希加夹在中间很尴尬,后来我决定让父系氏族战士们先行一步,我和赵方及两位姑娘先休息完后去追战士们,就这样瓦图克和希加带领三个战士先走了,剩下的人准备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一下,不知道在这里什么东西能吃,大家也不敢乱吃,吃也是吃赵方从部落带来的标准士兵用粮,一个晚餐就全都吃光了,没办法人太多了,大家找了一个树洞,这是颗不知名的树,树干都烂掉了还顽强的活着,里面可以装下四五个人,大家仔细检查了这颗树,防止睡梦中突然变成食人树,赵方执意要去树上睡也好放哨,我和两位女生在树洞里休息,红红紧紧的贴着我,把小公主隔在一旁,我知道红红一直误会了小公主,如果小公主不和我在一起,很可能被瓦图克的战士虐待,而并不是对我有好感,我也明白小公主的想法,无奈的向她摇摇头,她也会意的笑笑,这个树洞确实挺好就像隔绝了野外,睡的很舒服,早上我第一个醒来,发现红红一直在我怀里睡着,头贴住我的胸膛生怕我跑了,而小公主的睡姿就不那么雅观了,一只脚搭在红红身上另一只蹬着树干,我心想在他们部落一定也是养尊处优吧,我看着她们都睡的那么好,就打算不要惊醒她们了,可是赵方就没那么懂得怜香惜玉了,赵方就从树洞口伸出一个头说道:“该上路了!”我看他那滑稽的样子也觉得好笑道:“晚上有什么情况么?”赵方从树上跳下来说道:“没什么发现,就是这个树顶上有很多鸟窝,大家可以掏鸟蛋来当早餐吃。”这时两个女生也都醒来,红红还好,小公主就很懒床翻来覆去的不想起床,大家爬出树洞看树顶上确实很多鸟窝,昨天太黑了并没有发现树顶上有鸟窝,没有食物补给也无法走出这片禁地丛林,就决定去采些鸟蛋来吃,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当然是交给赵方了,这个山里长大的男孩对上树掏鸟蛋的行当可谓是轻车熟路,就在赵方爬到树顶准备掏鸟蛋时赵方却定住了,大家都仰着头眯着眼,我就对赵方喊道:“没有就下来了,你在那发什么呆啊?”赵方这才缓慢的下来,下来时还在鸟窝里拿了一个东西,到下面我看他脸色发白应该是被吓的,伸出手让我看他手里的东西我发现是个眼球,小公主也惊呼的跑开,赵方也支支吾吾的说:“上面都是一种奇怪的鸟长着锯齿般的嘴,都睁开死鱼一样的眼睛看着我。”我看他手里的眼球还是新鲜的,这个眼球的主人应该死不久,昨天牺牲的战士都被食人花吞噬了,谁也没有保留全尸,这个新鲜眼球难道是前面希加他们的?大家也不吃早餐了,看到这个眼球也都没有了食欲,就赶紧追赶希加,瓦图克就不说了,我很反感这个人狂妄自大冷淡无情的家伙,但是希加却是一个好人,非常的仗义,我和红红包括赵方在部落里都很受他照顾,如果他遇到不测那是大家不想看到的,沿途的树上都有这样的鸟窝,有的建的很低直接就能看到里面的鸟,这个鸟就在里面趴着,等你去看它时才睁开死鱼眼死死的盯着你,也不飞跑锯齿状的嘴很是锋利,透着一股子血腥气,地上又增多了许多刀剑,也都锈蚀了,有的树杈上故意被折了一下,能够看出来是希加给大家留的记号,杂草重生的地方也只有一条开出的路也不难找到,旁边多了一些岩石洞窟,每个洞窟也都很浅,直接就能看到里面,走了将近一上午,终于前方没路了,地上也遗留下弓箭和刀,看来他们走到这就停止了,大家就向周围搜索,并呼喊希加的名字,只听见杂草尽头的大石头上有人应答,定睛一看竟然是瓦图克,大家就赶紧来到这个大石头发现下面有个小洞希加正躺在里面,旁边还有个战士,看来其他两名战士已经牺牲了,希加断了一只手正在残喘着,我和赵方赶紧上前查看希加的伤势,瓦图克也从大石头下来,希加的断手处也简单的包扎了,血是止住了,就是疼痛使希加的头上满是汗珠,赵方就问瓦图克到底怎么回事,瓦图克也叹了一口气一改先前嚣张的样子,就描述了这一晚夜行的经过,希加他们辞别大家以后就向前急行军,起初也没什么不同,大家也都还好,走到石头地的时候,就发现月空时常被一群飞鸟遮盖,一开始以为是蝙蝠大家都没在意,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乌云遮盖,天黑的不见五指,一名战士就点燃了火把,这一点不要紧天空中的飞鸟都飞下来将拿火把的战士拽到空中,火焰顿时熄灭,只见夜空中这名战士的轮廓伴随着惨叫瞬间消失,骨头渣子都没剩,众人都被吓呆了,父系氏族的精英战士常年和彪悍的女卫们战斗,更不用说那些海里陆地上的野兽,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士,但是遇到这些锯齿鸟也都被这种瞬间杀人于无形的力量而折服,就在大家不知所措的时候月亮突然走出了乌云,白花花的月亮地,空中的锯齿鸟都各自发出嘤嘤的叫声,欢呼雀跃着都飞向众人,大家哪敢在怠慢,都向周围的大石头跑去,希翼能钻进石洞里保命,就在这时一名倒霉的战士又被拽到空中,希加死死的拽住这名战士的腿,眼看着锯齿鸟沿着这名战士的腿下到希加的胳膊上,希加的胳膊正慢慢的被蚕食掉,希加惊恐着看到自己的胳膊消失,瓦图克当机立断一刀斩掉了希加胳膊保住了希加一命,描述到这里瓦图克也低下头说道:“没想到我这把好刀第一刀竟然是斩断自己战友的胳膊。”之后乌云又将月亮遮起他们才捡了一条命,天亮的时候这些锯齿鸟就又都飞走了,这时希加和吃力的说道:“看来我是挺不过去了,一定要在白天的时候结果了我,不要把我留到晚上。”眼看希加就要挺不住了,又想起骨海的赤炎哥,心中不由得一丝剧痛,实在不忍心看着希加就这样死去。

我看向赵方,他也在挠着头在想办法,就在众人都在想办法的时候突然从草丛里蹦出一只山羊,看了大家一眼就赶忙逃走,瓦图克当然不会放弃这样的狩猎机会,就在他搭弓射箭准备射击逃跑的山羊的时,从山羊跳出来的草丛里传来了一声低吼,随后跳出来一只野狗,原来是野狗在捕食山羊,山羊慌不择路才窜到大家面前,瓦图克搭上的箭直接射向野狗,野狗嗷嗷的一声被射中脖颈倒地,然而这并没有结束,随后又跳出来四五条野狗,虽然是野狗但也很奇怪,这些狗就像锯齿鸟一样没有生的气,就张着死鱼眼,但是牙齿却是巨大已经超出了野狗该有的牙齿,这几只野狗看向大家都留着口水,好像大家就是待宰的羔羊,红红和小公主离野狗比较近想要跑开,我马上示意她们不要动,我听一些老猎人说过一旦遇到猛虎豺狼一定不要马上逃跑,因为要是不动,以人类的身高对一些动物还是有威慑力的,有些食肉动物是拿捏不准到底攻击还是不攻击,一旦逃跑这些食肉动物便再无顾忌,毕定会使出全力攻击捕食,人和野狗就这么僵住了,野狗都发出呜呜的低吼声,好像下一秒就会扑过来,红红和小公主也都吓的不行,我和赵方都拔出那捡来的弯刀,瓦图克和另一名战士也都搭上了弓,突然我感觉很奇怪,这些畜生难道是在等待同伴?难道这里的野狗也和非洲草原的那样成群结队的?不能在这样僵下去,不然一会在跳出来几只大家就招架不住了,就在我准备攻击的时候,这些野狗也没有按耐住,率先扑过来,但是面对父系氏族的射手根本还不是一个级别,嗖嗖两箭直接洞穿了扑过来的两只野狗,剩下的两只也被我和赵方左劈右砍两刀砍倒,两个女孩也快速的撤到了大家身后,就在这个时候又从草丛里跳出几只野狗,大家正要攻击的时候,发现前后都被野狗包围了,大约跳出二十多只,有的跳出来就饥不择食的吃起被射死砍死的野狗,不到两分钟就啃光了一只野狗,能清楚的听见野狗啃咬尸体的声音,仿佛那食人的地狱恶鬼,空气中弥漫着血腥气息,最后只剩下带着血肉的骨架,看到这些大家都毛骨悚然的,大家都护在希加的身边,防止有野狗窜进来,趁它们啃食剩下同伴尸体的时候,我和赵方架起希加就跑,两位女生紧随其后,瓦图克和另一位战士断后,但是野狗们都热衷于啃食同伴的尸体并不顾忌大家,好像大家早晚都是盘中餐,腹中肉,大家都拼命的跑,以至于希加的伤口都崩裂了,血流如注,我见后面的野狗还没追上来,就要给希加治伤否则他会失血而死,眼下没别的办法只能用我治疗肩窝伤的办法用火烧可能会止住血,就让大家就近拾了些柴生了一团火把我和赵方的弯刀放进去烧烤,等刀身都火红的时候在取出,捡了一个木头棍子让希加咬住,希加看出来我要做什么,他本想求死不想遭这份罪,也不配合我咬木棍,我就和赵方强迫他张开嘴咬住,拿起烧红的刀身对着断臂的切口就烫起来,一股烧肉味传来,希加疼的就要咬断树棍晕了过去,我不能怠慢这把刀有些冷却了就换一把接着烫,果然这个办法可行希加断臂的血是止住了,赶紧用绳条将伤口包裹住,他紧闭双目额头上都是汗珠,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处理完希加的伤口,后面又传来沙沙的声音,看来野狗们也终于吃完了,开始追击大家,就在我为希加治伤的时候,瓦图克和那位战士也做了几个陷阱,来延缓野狗的追击,如今只好背起希加接着逃命,我和赵方换着背希加在前面跑,两位女生在中间也拿起刀剑防御,瓦图克和另一位战士断后,野狗追了上来,他们两就一边跑一边搭弓向后射箭,有的射中有的射偏,制造的陷阱也起了一些作用,野狗的第一次攻击就被压了下去,偶尔会从旁边的草丛里窜出一只野狗,红红和小公主也被吓了一跳,乱挥舞着弯刀,也没砍到任何的野狗,到差点砍到自己人,那个没有背希加的人就回来解围,如此也挫败了野狗的几次攻击,但是也到了大家精疲力尽的时候,瓦图克的箭所剩不多,两位女生也累的放慢了脚步,我和赵方也都背不动希加了,两人抬着希加跑,就在此时前面出现了一个树洞和大家先前休息的树洞差不多,我招呼大家先进去避难休息一会,众人也精疲力尽了都钻进树洞,这个洞口很窄只能进出一个人的大小,瓦图克和另一位战士就拔出弯刀守住洞口,这些野狗也不敢轻易的进来,先前进来几只都被砍死,我和赵方把希加放下,这个洞内还算宽敞,大家进来后也不觉得拥挤,希加好像苏醒了一个劲的喊要水喝,瓦图克从腰间解下水囊扔了过来,我也很奇怪以瓦图克的为人怎么能对希加这样的好,而且他们是上下级的关系,希加死后最大的受益者就是瓦图克,但是从瓦图克这看不出一点想要夺位的意思,就在我疑惑的时候,树洞的深处传来了两声“咩咩”我和赵方走进去一看原来是先前的那只山羊,这只山羊正趴在地方快速喘着粗气,从它的褪下流出了血,原来这只山羊受伤了,应该是被野狗咬伤了,一直跑到这个洞才坚持不住躺下等死,赵方看着它那么辛苦的样子,走上前念叨一句:“早死早托生,下辈子变成人。”一刀结束了这只山羊的痛苦,赵方拿着水囊接了一水囊羊血,我就问他做什么,他却说:“吃什么补什么。”说着就给希加喂起了羊血,期间希加吐了几次显然这个血非常的膻,瓦图克安排战士守住洞口,和两名女生赵方一起料理起这个山羊,我负责照顾希加,去角扒皮掏出内脏就准备支火烤羊,可是这个树洞里没有柴火可用,就算有在这个封闭空间烤羊不被野狗咬死也会被烟熏死,就在这束手无策的时候我发现这个树洞后面别有洞天,用刀打烂后面腐蚀的树干,一截甬道就显现在眼前,我让大家先在这等,拿起弯刀我就钻进通道,发现这个通道并不长,一会我就走出了通道,出去后豁然开朗,这一边有些残破的石墙,估计年代很久远了,上面都长满了植物,回头一看这个地方只能由树洞的通道进来,树洞的旁边都是陡峭的石头山,想要不走通道就只有跳下来,这个高度不死也残,我招呼大家来到这里架火烤羊,留一个战士守住洞口,其他人都去拾柴生火,实在没有就砍断周围的树作为燃烧物,将羊头尾刺穿架在火上烧烤,烤的滋滋冒油散发的诱人的香味,洞口传来战斗的声音,看来这种香味对于野狗是致命的,瓦图克赶紧协助那名战士守洞口,等烤好了大家就先吃,给希加也吃了些,小公主和红红也吃了很多,这几天大家都没好好吃顿饭,这羊肉也确实鲜美,临熟的时候还洒了点希加随身带着的海盐,别有一番滋味,我和赵方吃完就去换瓦图克和那位战士,我发现洞外还有野狗在徘徊迟迟不肯离去,就和赵方去扒那破损的城墙来堵住洞口,这些城墙年代久远也不难卸下石砖,瓦图克他们吃完也过来帮忙,希加吃过羊肉以后也精神多了,眼下就要面对的是夜晚的到来,如果夜晚那些锯齿鸟升空时大家应该找到地方躲避,我发现这个城墙周边也留有一些废弃的石屋,就问希加这个城是他们部落的么?希加却说从来就没听说这还有一石头城,这些石屋多半也都露天了,最好的躲避办法就是进入树洞里,将两边都用石砖封住,天亮在拆除,于是大家也都进到树洞封住洞口,瓦图克和那位战士就在通道睡下了,我和赵方睡在洞口附近,两名女生在中间,红红见我和赵方在洞口也不好意思过来搂着我睡了,小公主突然顽皮起来故意的躺在我身边惹红红生气,红红看见小公主躺在我旁边也过来躺在我的另一边,这两个女孩较上劲,一边的赵方倒是很尴尬只好到洞中间睡了,这一晚大家都睡的很好,白天都劳累过度了,晚上吃的又很饱,这一夜我几乎是没有做梦也没听见什么声音,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红红的一只手按在我的胸前,小公主又是一脚搭在我身上睡姿及其不雅,我一看这两女生还没醒,只好在躺会了,我看一旁的赵方也在睡觉,只是希加已经醒了,昨天喝了赵方给他的羊血也精神了狠多,我还是要看看他的伤口也顾不得两位女生了,看完伤口有愈合现象,看来命是保住了,希加也苦笑道:“多谢你了,看来以后我当不成战士了,这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你要安心养伤,不能老是求死,不当战士就去做点别的嘛!”

“在大家部落当不成战士的男人是一种屈辱,一般都会选择献祭。”赵方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就说道:“我知道每月都会献祭给真神的那一人。”小公主也接话道:“奇怪我以为只有大家部落才献祭,原来你们那边也实行这一套啊?”

“原始部落也难怪会这样,只是可怜那些被献祭的人了。”这时瓦图克在一边说:“那到不是,能被献祭是一种荣耀。”希加也说道:“能够献给真神确实是一种荣耀,但是我还是喜欢做一名战士。”

“那么这个真神又是怎么传神呢?”希加回道:“大家的部落都是真神创造的,包括那些女人部落。”每个民族都有个创造一切的神,我也不再多问,仅存的那名战士去寻水,不一会就装满水袋回来了,大家又吃了点昨天的羊肉,把剩下的都包好路上吃,眼下没别的路可走,只有继续向前穿过这个古城。

s..book5026225503286.html

天才betway体育app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我要去隐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