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我要去隐居 > 第二章 第十一节 亡于父系部落

第二章 第十一节 亡于父系部落

我回答道:“怎么可能这些都是人的骨头,并没什么不同。”希加也不反驳我就继续说道:“以前大家经常和女王卫队战斗,许多战士战死在母系氏族的领地里,就被草草的埋葬了,有时候我会率领部下去取回尸体,他们都烂成了白花花的骨头,我会将他们带回部落一根根的拼接好后安葬,知道为什么我会说这不是人的骨头么?平常人看到枯骨只会看到头部,而不会注意到骨头的其他部位比如肋骨,正常人都是二十四支每侧各十二支,而这具骨架就是二十六支多出来两个肋骨!”我和赵方就赶紧数了一下这副骨架肋骨的数量,真如希加所说是二十六根每边各十三根,其他和人类的骨头并没什么不同又先后打开了其他棺材都是多出两根肋骨,我就想到这些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能比人多出两根肋骨呢?棺材里出了骨头还有一些刀剑弓弩,应该是他们生前使用过的武器,发现中间的棺材里放着一把很漂亮的剑,剑的尾端有个蓝色的宝石,我下意识的拿起那把剑,就在这一刹那我好像回到了以前又好像来到了未来,就在我遇难的岛,缓坡的一端,有个大树的地方我真的建造了一个石头房子,缓坡的泥土经过混合以后也能达到很黏的程度,这个地方石头并不缺,我在地上打了四个树桩作为支撑,在这四个立柱之间,我用黏土和石头磊成房子的四墙,房顶选了一些薄点的石板,上面铺上草和木头当做房顶,房子里面也分开了两间一个是卧室一个是厨房,用岛上最多的资源石头搭成了一张床,上面铺了一些草垫子,躺在上面也很舒适,厨房也搭建了一个石头炉子,当然这些都不是我一个人做的赵方和希加以及父系氏族的人帮我盖了这个石头房子,那棵大树也正好遮住了我的房子,我躺在石头做躺椅上乘凉,微风拂过脸颊痒痒的,远处海浪在轻轻的抚摸沙滩,一切是那样的祥和美好,叫人躺下就再也不想起来,不知道多久我还是起来了,走进我的房子,穿过厨房走进卧房,红红在床上躺着,看我进来对着我微微一笑,我也躺在床上抚摸着她的头,红红也把头贴在我的胸膛上,两个人就这样躺着,既然这辈子我离不开这个荒岛,也只能在这生活了,红红也成了我定居荒岛的媳妇,她非常的温柔贤惠,又会做很多吃的,即使从我这学习了家乡的菜也做的比我好吃,平时大家做什么都在一起,比如叉鱼,采集等,她一直把我当成她的解放者,我一直以男女平等来对待她,对她也呵护备至,每天的时间都过的很慢,我和她就这样形影不离,天气好的时候大家整天都泡在海里,有时候躺在沙滩上晒太阳,我发现将椰子敲开一个口里面注入一些海水在加上一种树叶的汁水就可以当防晒霜使用,而且这种自制的防晒霜还有清香的味道,我很喜欢为红红擦防晒霜,她的身体线条是那么的完美,略微黝黑的皮肤也很有弹性,我给她擦防晒霜的时候她总是嘿嘿的笑,我知道那不是怕痒而是一种满足的笑,暴雨天大家就猫在家里从窗户看向远方的惊涛骇浪,有时候大家也会玩一些小游戏,我将一种树的叶子晒干用锅灰在上面画出了一幅扑克,也教会了红红怎么玩扑克,起初我还可以完胜她,可是后来变成她完胜我了,夜晚大家躺在石头床上听海浪的声音,红红喜欢将头埋在我的胸口睡,还喜欢将手放在我的胸口,我想这就是和自己心爱的人永远在一起的感觉吧,也终于明白了那句只羡鸳鸯不羡仙,我还会时常想起若兰,对她的思念也没有那么强烈了,但是又不能辜负了红红,假如有一天我获救了,我一定会陷入困难选择的境地,就在我有时候胡思乱想的时候,有一天我正在晒鱼干,红红从后面紧紧的抱住我,我问她这是做什么,她亲了我一下道:“我有孩子了!”我高兴的将红红举起来大声的呼喊:“呦吼!我有孩子了!”我紧紧的抱住红红闻她头发的味道,红红也激动着流下了眼泪,从此我就被家庭击倒,有了老大以后就有了老二老三,每天带孩子就成了我必做的工作,自从红红生完孩子后把心思都放在了孩子身上,对我就冷落一些了,我也就沦为她的带孩子的手下,每天慵懒的生活也变的充实起来,再没有烈日炎炎的水中嬉戏,也没有了花前月下的调情,只有在孩子睡着的时候大家才有机会互相拉拉手,完后忙累了一天也都进入梦乡,转眼间三个孩子也就长大了,老大去了父系氏族,老二去了母系氏族,他们都是为了和平而去,老三留在身边,某一天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怎么也起不来,红红走过来安慰着我,我发现她头发都白了老态龙钟,说话也很沙哑,我大限已近,我不敢相信我已经快到那边的世界了,红红不知道在哪弄了一面镜子给我照,我看到镜中的我也是白发苍苍满脸的皱纹,一个非常的瘦小的老头,纵观我这一生在沙滩过了将近一辈子,虽未大富大贵也没有过的很贫穷,更让人欣慰的是有个好女人和我一起生活,又有了三个孩子,想到这里我停止了思维,红红见我已经死去,伏在我的胸口痛哭着,从手里拿出一把匕首就要自戕,我想要制止但是怎么也动不了,就在红红将匕首刺入腹中时发现一阵闪光,我依稀在哪看到过这个闪光,我心急红红即将死去,不惜咬破舌头大叫,眼前又变样子了,只见红红拿着把刀就要刺入自己的腹内,其他人也都准备自刎,我手里还握着那把镶嵌宝石的剑,嘴里流淌出咬破舌头的鲜血也正准备自杀,原来这一切都是幻觉,让大家都自杀的幻觉,难道和这把剑有关?我赶紧将剑扔棺内,大家也赶紧停止自杀的行为,我和赵方又把这些棺盖盖上,问问大家也都是被引导着自杀,小公主说道:“这些神人好利害,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办法迷惑了大家。”赵方回答道:“我曾经听别人说过点燃人鱼的油可以让人产生幻觉,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美人鱼存在么?”“不管是什么这个地方不宜久留。”说完大家都回到了主室,这个主室已经没有路可去,横在前方是一个巨大的封门石,众人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拖不得动,眼下也到了晚上,索性封住耳室的门,大家先在主室内休息了,早上就在大家还在为怎么出去而发愁的时候,石门居然打开了,外面站着希加说道:“这个门只能在外面开启。”大家都走出金字塔洞窟,发现外面是金字塔远处的一个秘密出口正好绕过了食人花地,我很惊讶于希加怎么会知道外面能够开启石门,他只是朝我点点头示意也不要问了,现在横在前方的是一座陡峭的山峰,山的那一边就是父系氏族部落,大家还在想如何能翻过去的时候,希加招呼大家和他走,大家就跟着希加一路上也都没多说话,不一会就走到了一处山洞,外面用草和树枝掩盖着不是希加引大家来到这里还真找不到这个隐蔽的洞口,穿过山洞就到了另一边,就在我打算问问希加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却先说出了事情的缘由,这个洞是他开凿的一开始只为去另一边侦查,后来发现另一边有所不同,也非常危险,他探查了这个金字塔,也发现了金字塔的秘密,所以才引大家出去,我还是有疑问为什么希加不早点告诉大家这些呢?就在我还没想明白的时候,大家就快走到了父系氏族部落了,远远的就听见了喊杀声,有男有女就明白是女王卫队来进攻父系氏族了,大家快步走到部落,发现很多女王卫队都使用弓箭标枪和酋长部落战斗,酋长部落虽然都是男子但是面对女王卫队还是处于下风,精壮战士都随着希加瓦图克参加营救行动了,而且都战死了,就剩下一位战士,瓦图克见状一把抱起没有防备的小公主,就冲了出去,我和赵方都没反应过来,等跟着冲出来营救时候,瓦图克用刀抵在小公主的脖颈向远处的女王高喊道:“你的女儿在这里,赶紧放下武器投降!”女王听见瓦图克的高喊也是呵呵的一笑,看到这个笑声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夜晚,撩人的香气,卧榻上勾人的美人,脑中好像有一个声音要我过去跪在女王的脚下,我的舌头有伤,我又不经意间碰触了伤口,突然醒悟满头都是汗珠,这难道是什么邪术么?我再看女王,她又微微一笑,这时我才发现我已经向女王所在方向走出了好几米了,回头一看大家也都惊呆了不知道我要做什么,这时女王站起来说道:“自从擅创禁地,她就不是我的女儿了,而且进入禁地的也必须死,就算你不杀她,回到我这里我也会一样处决她。”小公主一把推开瓦图克的刀说道:“你看到了吧我早就说过。”就在这时女王卫队又一次进攻,除了瓦图克和那位战士加入战斗,大家都撤出来远离这个战场免得卷进去,就在大家想要撤出去的时候,赵方突然摸向自己的后颈,把手伸回来的时候多了一支镖,他惊讶的看着大家突然摔倒,大家也在惊讶的同时身体各个地方也都射进了毒镖眼前一黑没有知觉了。 迷茫中我听见吱嘎的声音,好像是干木头门开启的声音,缓慢的睁开眼睛一看,女王正躺在躺椅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我,我发现我的四肢都被捆绑在一个木头架子上,吱嘎声就是这个架子发出的,我使劲挣脱着,看来也是徒劳,捆绑的很是结实,女王的身后还立着两名女卫,女王又露出那勾魂的笑容说道:“怎么样能逃出我的手心么?我想你一定很挂念着我吧!”说着慢慢爬起来双手如丝一般在我的身上游走,偶尔用嘴轻吻我的身躯,她的身体也紧贴着我就像一只蛇一样慢慢的将我包裹,我能感觉到她身上凹凸的妙曼形体,她的脸离我很近,吹气如兰想要亲又不亲的望着我,我哪受过这样的刺激呢?在那晚要不是赵方突然出现恐怕我已经成为女王的奴隶了,如今又这样引诱我,我血脉膨胀无法把持住,就要亲吻她的嘴唇时她却迅速后撤,使我扑了一空,更激起了我的欲望,这样被引诱着身体还不能动,这种感觉非常的难受,好几次都想请求女王将我放下来好尽兴结绳之欢,但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沦丧之间还有一层薄膜,最后我感觉我还是屈服了,我知道只要碰触我的舌头上的伤口我就能清醒,但是我骨子里就没有想要碰触的意思,眼里也只有女王那美好的身体,诱人的香气使我不能把持住,就在我要彻底沦丧的时候,一个雄厚的声音突然响起:“够了!”我似乎又被拉回现实,又出现了那个闪光这次我离女王很近,我好像看到一个蛇头的怪物吐着舌头,头以下居然还是人的身体,哪还有什么女王,顿时欲念大减,就在闪光过后我又看见女王,只见希加走过来我以为他是来救我的,结果让人大跌眼镜,希加居然跪在女王跟前请求着说:“我求女王陛下只喜欢我一个人,我不想女王陛下再添别的新宠!”这时小公主和红红过来给我松绑,松了半天也没有松开,捆绑的太紧忽然只听见一声:“哈哈哈!”的笑声响起,只见瓦图克被五花大绑的押解过来,瓦图克对着希加说:“枉我把你当成战友最亲密的朋友和上级,你居然背叛酋长投靠女王。”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希加会是这样的人就说道:“希加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为什么背叛大家呢?”希加听见我和瓦图克的话直勾勾的盯着女王头也不回的说:“我心里只有女王一个人,为了她我愿意做任何事情包括背叛,我都心甘情愿的,”这时酋长和赵方也被押解过来,看来酋长部落是真的灭亡了,酋长一过来就对希加和女王破口大骂,女王的女卫举起标枪就要杀死酋长,女王伸手止住了,就这样除了小公主和红红,将大家这些俘虏都关在一个大牢房里,这个牢房很大,还有不少父系氏族的战士和平民,牢房外面有一类似于深井的洞口泛着蓝光,我把我看到的蛇脸和赵方说了,酋长听见后懊恼着说道:“他们本来就是蛇族,都怪我平时贪玩没有好好治理部落以致现在的局面。”我就不明白,就问酋长他们怎么能是蛇族呢?就听酋长慢慢道来。

其实母系和父系并不是因为制度不同而分开,而是人族和蛇族所分,森林中的金字塔正是酋长的祖先建造的,当年部族被打败以后,并没有全部被屠戮,一小部分藏了起来,在岛的另一端建立了政权继续对抗怪物,起初也有成效,部族的祖先都是英雄,挫败了怪物的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但是没有神人的帮助很快也被怪物击溃了,又要经历灭族的时候,部族和怪物的首领蛇族定了一个条约就是部族每月要向真神献祭一个人,当时部族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下来,蛇妖就在部族的牢房修建了一个献祭坑,说着酋长一指那个牢房外的泛井口就是献祭坑,每月都要将献祭一个人投入坑中,蛇妖有一种迷惑人的本领,和人相处时只要她们不想让你看到蛇妖的样子,就会迷惑人,看到的都是人的样子,这时突然有个声音响起:“只要我想让你看到我的样子!才可以看到真实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女王领着卫队来到了牢房,还有希加小公主和红红,红红的眼睛微微泛红显然是哭泣过,女王依然坐在那个躺椅上接着说:“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大家也没什么隐瞒的。”仿佛变戏法一样原来美人的脸孔都变成了蛇首人身,犹如眼镜蛇的头吐着舌头,只有红红和希加没有变,我大喊道:“希加你看看你深爱的女王是什么?”酋长插过话来:“没用的希加已经彻底被迷住了,已经被女王魅惑了无论女王变成什么样子他都会死心塌地的跟随女王。”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你也差不点被彻底魅惑住,要不是希加嫉妒打乱了女王的魅惑,现在你也和他一样。”这下我终于明白了就说道:“这个蛇妖的魅惑真的了不得。”只听见女王笑了一声顶着蛇脸来到我跟前说道:“现在你还想得到我么?”突出的舌头都舔在我的脸上,我赶紧向后撤,又接着听女王说道:“你们以为那些所谓的神人是怎么被击败的?首先这些神人确实利害,不用得计谋是无法击败他们,他们有高超的武艺,聪明的头脑,还有卓越的指挥能力,可惜他们没有磐石一样的定力,不知道大家混入其中将他们逐个魅惑消灭!”女王得意的哈哈大笑,赵方突然的插嘴说:“原来你是个千年蛇妖啊?”女王突然收声说道:“大家都是真神创造的,只要我喜欢我可以随时献祭给真神,真神还会再创造我出来,也就是说大家是杀不绝灭不掉的。”瓦图克也说道:“难怪这些女卫已经超过了男人的力量原来都是蛇妖啊!”酋长对瓦图克说道:“为了不引起恐慌,蛇妖的事只有历代酋长知晓,你不知道也是自然。”我又问为什么虐待女人的事,酋长回答道:“自古便有重男轻女的习俗且蛇妖一般都是女人,女人地位低下,可以防止蛇妖混入其中。”女王也接着说:“也不尽然大家都是蛇妖,也有不少被摄魂控制的人类。”赵方问道:“既然每月酋长都献祭一个人给真神,为什么要发动战争把人类部族都灭了呢?”女王哈哈一笑说道:“这都是真神的主意,有时候他老人家喜欢一个一个吞噬着,有时候也喜欢一群,就比如现在!”说完一群卫兵从牢房里押解出一群俘虏投入献祭坑中,期间哭喊声四起,连丛林里剩下的那名战士也被投入坑中,红红吓的捂住脸哭泣,小公主也不去看,我和赵方也背过头不去看那残忍的画面,只有酋长死盯着他的人民死在屠刀之下,等这一批人都杀完以后,女王拍手叫好,希加也附和着拍手,赵方鄙夷的对希加说道:“你可真不要脸,别忘了你也去过禁地,按道理你也应该死去。”女王望向希加又大笑说:“如今禁地已经不算禁地了,也正是他挖掘了捷径大家才能取胜!”瓦图克也说道:“原来他早就背叛了,大家都还蒙在鼓里!”希加也哈哈大笑说道:“我是故意将你们引到禁地的,去面对那些古老而又残忍的怪物,这样可以消耗掉部落的精英战士,卫队还能能从捷径直接攻击部落的薄弱的后方。”瓦图克懊悔的站起来说道:“那天你开金字塔的门,也是你引卫队去攻击部落的时候!”希加回答道:“说的没错那天在金字塔密道中也是我引蛇妖进来迷惑大家,本来想要大家自杀,再去攻破部落,没想到被这个小子给破了,无奈当天我趁大家都睡着了,就引卫队从捷径向部落发动攻击了!”瓦图克气愤的大砸牢门,这一批人很快就投入坑中,女王看到献祭了这么多人高兴的哈哈大笑,打算明天再来献祭剩下的人,他们走了以后,我看向酋长头发都白了眼中渗出了血一动不动,我蹲在酋长身边,他费尽力气的从怀里掏出那个我送给希加的打火机递给了我,就再也不动了,这时瓦图克在一般跪下说道:“酋长已经死了!”部族的男女老少听见酋长死了都跪了下来,酋长在目睹了自己的族人被成批的残杀后,终于没有熬住愤怒而死,看着手中的打火机我顿生一计,就小声对瓦图克和赵方说:“怎么都是一死还不如趁机拼一把!”赵方赶忙说道:“怎么拼我都听你的!”瓦图克也放下了隔阂同意和我一起拼一把,我就让他把全部落的衣服都收集来,做成三个燃烧球,等明天轮到大家献祭的时候,先将火球扔出制造混乱,再夺取武器暴动,最好能劫持女王,逼卫队放下武器,策划好这一切我负责点火瓦图克和赵方负责将火球扔出去,没想到第二天什么都改变了,女王并没有来,只有希加带领着卫队来献祭我剩下的人,牢门打开的那一刻,我在后面将火球点燃,第一个火球扔在了牢门口,卫队都迅速散开,这样牢门就没有阻碍了,正当希加反应过来准备指挥卫队反击时候,第二个火球朝着即将近前的卫队扔去,卫队的女战士们正要去堵住牢门口,见火球飞来都闪躲,但是也有来不及躲开的,由于衣服都是干草和树脂合成的,沾点火就会点燃,慌乱中被点燃的战士四处推拽又点燃了几个卫兵,与此同时部族的战士和平民都门去夺取卫队的武器,就在这时打火机再也点不然第三个火球,赵方看点不着火球就不再等我,也去夺取兵器,计划到是很好去夺取武器,但是卫队短暂的慌乱之后马上又恢复秩序,从战斗力高超的蛇族手下夺取武器谈何容易,很多族人都惨死在卫队的标枪下,虽然这样大家也成功的杀死卫兵占领了牢房,希加也趁乱逃出了牢房,目睹了昨天献祭的过程,众人也都明白不成功便成仁,都已经视死如归,拼了命去和卫队战斗,占领牢房后瓦图克率领着囚犯冲出牢房,发现外面卫队早就做好了战斗准备,女王在最后方,端坐两边站的小公主和红红,两排弓箭手都拉满弓,最前面是一排标枪手也都严阵以待,我看的出来这两排箭下去大家势必会损失惨重就赶紧招呼大家退回来,但是大家都如脱缰野马一般,哪还听进我说的话,都拼了命的向前冲,两排箭雨倾泻而下,大家噼里啪啦倒下一半,剩下没有中箭的也都趴下避箭,就在大家准备起来继续向前冲的时候第二批箭雨也随后到来,有的趴在地上却也无法避开被射成了刺猬,我和赵方在后面,箭还没有射到这么远就是不知道瓦图克情况如何,在来一波箭估计大家都会歇菜了,女王还是半躺在椅子上好像这些都是很平常的一样,就在卫队的第三波箭准备发射时,只见小公主拿着一把断箭抵住女王脖颈,

s..book5026225503288.html

天才betway体育app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我要去隐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