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我要去隐居 > 第二章 第十九节 威猛车队

第二章 第十九节 威猛车队

这个巨型战车要比鲲之国的坦克大好多了,而且战车炮的口径也大于坦克,我就问可必达:“你这是建造了一个巨型坦克么?”可必达白了我一眼回道:“这可比坦克要利害多了,来十辆坦克都未必比她利害。”说完就拉着我给我先容这个战车有多么的优越,由于鲲墟情况大家都不清楚,就以类兽人为例,类兽人一般进攻时都是围起来进攻,所以这个战车周围都设计了射击孔,都架起重气子弹机枪,主炮也照比坦克的炮口径要大的多,而且这个车内空间很大,里面除了装配战斗人员后,还可以装进去维修工作人员也不显得拥挤,而且可必达还给自己在车里弄了一个指挥室,指挥室里还设有一张床,可必达还得意的在床上躺了一下,而且这个战车也设计成水陆两栖,抗酸性也加强了,防止被胃酸腐蚀掉,可必达还给这个战车起了个名字叫先行者号,先行者建成以后,鲲之国的首脑也都来参加竣工典礼,我又一次看到了薇夷,远远了望着,我也终于明白鲲之国的人为什么喜欢这个女子了,看着十分漂亮有拥有着独特的气质,谈吐大方自然,是那种人人都会看上的万人迷吧,就在我远远的望着她的时候,冥冥之中好像有感觉的她转头看向我,我也没有准备会被她再次注视着,一时间不知所措,她却微微一笑好似风情万种刹那芳华,我赶紧回过头不再看她,摄魂术已经清除了,可是为什么被她注视以后心里还是一惊呢?难道是我思念若兰的缘故吗?也可能这样的女人对谁一笑都会有这样的效果吧,我抱起我的小傻乖暗暗失神。

忽然肩膀被人一拍,我一回头发现原来是赵方,赵方笑眯眯的对我说:“哥哥,最近可好么?”我也很惊喜的回道:“你怎么来了不是在药房么?”赵方收回笑脸继续说道:“我想明白了我的妻子孩子才是我的追求,我不能就这样离她们而去。”我也拍了他的肩膀说道:“你能想明白就好,我也敬重你的想法,即使你想留下我 一样会祝福你的。”赵方稍微得了一些安慰,看起来他和那个林小妹也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样子,我以为他要加入先行者号车队,结果后来才知道药铺老板林三和林小妹已经作为车队医生加入到先行者车队,除了工作维护人员还需要一些生活中各式各样的人,当然这些人大多都是逃生族一批人,林三就是彻底的逃生族,将药铺生意交给了自己的侄子,就打算带着林小妹加入这次行动,当然赵方也跟着加入车队,这几天大家竟弄补给了,淡水食物都要补充满,光一个先行者号是不足以装下这些东西的,又在地方征集了一些货车,整个车队大约有二十多辆各式各样的车辆,鲲之国也派出了四辆坦克一个护卫连作为战斗部队,而且还有赵行天的秘密部队,终于到了出发的日子,巨大的先行者号行驶在路上,周围人山人海都来看这个巨大的战车欢呼着,大家也都透着窗户和门向大家挥手致意,就是可必达意志有些消沉,等到了鲲墟入口看到了四辆坦克和一些站着笔直士兵,远远看到队伍前站着一个女人却是薇夷,薇夷一身戎装英姿飒爽,离近了我才发现后面站着赵行天和他的隐秘部队,在后面就是那一连的护卫队,薇夷表情也不是很好,后来我才知道薇夷在短短的时间就当上了保鲲派的首领,鲲之国的红人,这样有利也会有弊,升的太快也就会招致人的嫉妒,产生嫉妒以后就会想办法去破坏这一切,保鲲派以鲲为主,本来是反对对鲲墟的探索的,但是去鲲墟探索呼声很高,在各大势力的博弈中最后薇夷成为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作为这次行动的最高指挥官加入先行者车队,也是保鲲派对逃生派行动的一个监督,我也明白可必达为什么意志消沉了,本来以为自己才是指挥官,没想到被薇夷换掉了,薇夷对我还是微微一笑,好像是说如何我都逃不出她的手掌心,就和赵行天进入先行者号里,可必达也赶紧猫着腰过来接待,为大家先容先行者号,后续各式的汽车也都开来了。

我也看到了林三开着那个送货的货车,林小妹撅着嘴看来赵方也是对她说明白了,我看到他们来了就去和他们打招呼,发现这个送货的货车也都改装了,可以在车里面生活和工作,赵方在货车里收拾着行李,看见我来句招呼我上车,我进去一看这个车就是个小型的房车,生活所需的各式各样的器具应有尽有,林三和林小妹也来打招呼,发现林三一改先前的漫不经心而是充满了希翼的样子,林小妹还是那样微微的撅起嘴也不多说话,林小妹的父母都去世了,由他的爷爷抚养长大,有机会出去林三也不想把她留在鲲之国,就在这时候可必达像一个僵硬的小老头捧着自己的东西走下先行者号,我就明白了一定是薇夷发现了他的那个办公室应该是被征用了,无奈可必达捧着自己的东西走到后面的货车,鲲之国的首脑们和人民也都来送行,期间还有些保鲲派举着抗议小牌抗议这次鲲墟的行动,但是这些抗议也无法挽回势在必行的鲲墟探索,前方两辆坦克开路,先行者号夹在中间,后面两辆坦克断后,士兵们除了进到先行者号和货车进行防卫的,其他都进入到运兵车里,随着鲲墟入口的大门缓缓的开启,一个宛如巨蛇般的车队浩浩荡荡的向鲲墟驶去,大家都欢呼着这一壮举不知道是为了鲲之国即将开疆拓土,还是为了探索未知的目标而激动,而对于我和赵方只是又一场逃生之旅!

鲲墟是黑暗的,鲲之国的人造阳光照不到这里,路边还有些不知名的枯骨,而且这里并不是死气沉沉,鲲产的怪物也驻扎在这里,但是看到这全副武装的强大车队都在蠢蠢欲动却不敢出来攻击,时不时的还能听见飞来飞去的不明飞禽,每辆卡车上都有两名保卫连士兵坐在车顶警戒,士兵们也都是百里挑一的勇士,发现有异动都十分警觉起来,我和赵方林小妹到没那样的紧张,起初还观望周围的景象,后来除了开车的林三大家三个就在那吃林小妹做的点心,林小妹是属于那种贤惠而又喜欢做一些小点心的甜美女孩,虽然赵方表明了自己一定要回到自己的家,起初她是很难过,过了没多久就又露出可人的笑容,大家的医疗车和炊事车还有装物资弹药的车都在中间先行者号的后面行驶,被坦克和战斗车辆围在中间,看似很安全,到了饭口车队也停下,大家取饭回来各自回车里进餐,士兵们也换班吃饭,必须有人警戒,鲲墟虽然是黑暗的,但是也有不知名的异光照射着,看时间也到了晚上,据薇夷下达的命令夜间不行车,除了值班的军士大家都休息,原本我应该去先行者号住,只是我不想再看到薇夷总感觉都很尴尬,好在赵方这货车还有地方,除了给林小妹弄了一个隔间,大家三个男人住一起也不显得很挤,我和赵方住着上下铺,来到这个黑暗的地方赵方异常的想家长吁短叹的说道:“不知道我的媳妇孩子怎么样了,也不知道我的二宝生下来没有?”我安慰他道:“放心吧大家一定能够回到家的,你回到你媳妇孩子身边,我回到我山上的小屋,你忙完家里活就来到山上大家在一起喝几杯岂不美哉。”听我这样一说赵方突然来了兴致翻起身就和我说:“还记得那次我家杀羊我弄了一个羊头和羊腿到山上喝酒吗?”我也很兴奋的接过话来说道:“那次大家喝了一夜,后来酒都喝没了,半夜去镇子买,天空飘着小雪,结果你自己到了镇上,我确在半路躺在雪里睡着了。”

“是啊我都把你忘了等回家睡了一觉我才发现你不在了,又赶忙去山里找你,幸好那天不是很冷不然非冻坏你不可。”大家两个就要这样聊着,互相倾诉着思乡的心切,林三在旁边也不说话默默的听着,大家两聊到了深夜,就在大家准备睡觉的时候,周边突然响起来恐怖的撕喊声,是那种尖尖的声音刺激着大家心都要跳出来,我和赵方拿起步枪,货车的周边都改装有射击孔,大家都屏住呼吸将枪口伸出去,林三和小妹也各自拿着武器准备战斗,从射击孔我观察到并没有受到攻击,黑暗中亮起一双双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大家,士兵们也都准备好战斗。

听到这凄惨的叫声犹如电锯,突然寂静的无线电里清脆的一声:“攻击。”赵行天马上下了战斗命令,坦克的炮管和运兵车的重机枪都对准了这些眼睛在一声令下后,只听见密集的枪声和炮声向这些眼睛倾泻而去,大家在无线电听见赵行天下的命令,也从射击孔向外射击,经过了一次射击以后,这些眼睛就像灯一样都灭了,叫声也停止了,世界又安静了下来,大家都不敢再睡,听到了这些恶魔般的叫声大家都没了睡意,这时候又接到命令把各车的探照灯都打开,车队的探照灯全部打开,照着外面犹如白天,却发现没有有什么东西,刚才那密密麻麻的血红眼睛都没有了,就在大家都诧异的时候,就听见凄惨的叫声,只不过这次是人的叫喊,只见在车顶进行守卫的士兵,都纷纷的在一时间被不知名的东西抓走,说是抓走,其实被抓的时候这些士兵就已经死了,鲜血流了满车顶都是,大家在车内不敢射击怕误伤了自己人,没被抓走的人都赶紧进到车里,由于探照灯照射强光大家都没有看见是什么东西将这些士兵抓走,大家都猫在车里静静的听着车外的声音,这些怪物再也没有出现,就这样熬到了白天,车队不可能就这样窝在这里,还是需要出去探查一下,出门发现车顶上全是血,武器都掉在了地上和车顶上,大家都擦拭着车上的血迹,昨晚上一共失踪十多位士兵,薇夷似乎很是痛心,绣眉微蹙也没有多说什么,看着车顶留下的血迹,她咬着嘴唇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会为他们报仇的!”看似没有什么奇怪的,薇夷这样做却得到了大家的拥护,首先看到死去的军士非常伤心,这就得到了底层士兵和群众的拥护,之后又下了为死去的人报仇的决心,表示自己并不是一个弱女子,大家的凝聚力增强了,都纷纷去清理车上的血,都各尽其责,不一会就收到开会的消息,我走下货车就向先行者号走去路上看到可必达,他似乎很有兴致,但是又强隐瞒自己的表情,我心想这家伙又幸灾乐祸,一些主要人员都集合在先行者号,薇夷坚决要为死去的人们报仇,不肯向前走,可必达翻了翻书就说道:“这个怪物可能是叫夜凶,周身透明里面有两个眼睛,身里面都是强酸,裹住人的同时这个人就会瞬间腐蚀而死。”我看了看他拿的书叫《鲲之怪》也不知道是谁写的,赵行天在一边说道:“你既然知道这个怪物为什么不上报?”可必达听见这个话表情一变就说道:“我也不敢确定就是这个怪物。”我看着这个老头,心想这个家伙一定是因为薇夷夺走了指挥权而耿耿于怀,所以即使发现这个怪物也憋着不说要看薇夷的笑话,这点小伎俩我看可必达窘迫的表情就猜到了,我能猜到薇夷也猜到了,只见她忽然站起来大声的说道:“可必达知情不报致死了多名士兵,该打,来人杖责三十!”可必达听见薇夷下命令要打自己,差点跪了下来,可能也没有想到薇夷一个女子怎么会这样有魄力,赶紧向薇夷行礼说道:“我真的不知道,要是知道我一定会报告你的,我错了。”薇夷走近可必达面前说道:“如果再有下次你瞒着消息不报,我绝不姑息!”可必达擦拭着头上的汗连连行礼道歉,并称想办法为死去的人报仇来弥补自己的过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