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东牙 > 第三十一回。师姐师弟

第三十一回。师姐师弟

选定了比试的对手,乌赤金让洛小园站到书柜前,让他在数以百计的书册中选出一本自己要默诵的书,这让洛小园觉得自己又占了一次便宜,既然可以自己选,当然是选一本字数最少的书,于是他精挑细选取了一本看起来最薄的书做为比试的材料。

事实上,洛小园对自己的默诵能力极具信心,打小起,除了五兽棋力出神入化外,他惊人的记性更是让人称道,这帮助他熟记各种五兽棋谱及每个对手的布局习惯,更是洛小园在五兽棋对奕时的极大优势。

此刻洛小园手中握着薄薄的书册,他知道用不着多久就能将整本书默完,比试很快就会结束,大家都无需折腾太久。

乌赤金对水映月说:“小月,他既然选了妳做为比试的对手,那么妳就认真的去和他比试。妳要是输了,以后就去当他的书童,侍候他读书练功去,要是赢了,我这儿也有奖赏。”

“什么奖赏”水映月反问乌赤金。

“奖赏,我想想…,就让妳当小园的师姐,以后由他来侍候妳读书练功,他的读书练功也都尽归妳管,怎样”接着又对洛小园说:”如果你输了,就得喊小月师姐,听从她的教导,可以吗”

水映月嘟着嘴,不情不愿的抱怨:“这是什么奖赏我才不希罕他喊我师姐,我更不想教导他读书。爹爹,你再想想还有什么奖赏”

洛小园正想一口答应,他对自己的记性极具自信,更何况自己只要默诵一本书,水映月可是要背诵上百本书,哪知水映月竟突然一口回绝,这种占尽便宜的比试,自己也不好坚持什么,当下只好将嘴里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水映月的反应早在乌赤金的意料之中,这几年来,水映月念兹在兹的只有一件事,乌赤金哪能不知道她的心思,但是若自己主动允诺了这条件,只怕她会趁机狮子大开口。

“妳想要些什么奖赏”乌赤金明知故问的问道。

水映月知道乌赤金对自己所想了然于胸,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根本是多此一举,多半是想讨价还价,自己可不能上这个当,既然要装傻,大家就来个针尖对麦芒,以其人之傻还至其人之身。

“爹爹,这清风书斋我从小待到大,哪里还能有宝贝吸引我我看是没有,不如让我去休息吧,这个赌,你们谁爱赌谁去赌,我没兴趣。”水映月故作不在乎的说着。

乌赤金笑了笑说道:“妳不会连天运数术都没兴趣吧这样吧,索性大家父女俩就加赌一把大的,妳要是能在三年内,将我列的书单尽数教给小园,我就答应教妳天运数术。”

这天运数术乃是计算宇宙万物运行之术,举凡日月星辰之运行,大地万物之滋长,四季晨昏之替换,历朝历代之兴替,万物皆有其数,知其数便可御其术。

水映月自从两年前无意间翻看到物元志一书,记载的就是万物运行的基本法则,因此对万物之数术深感兴趣,尤其经乌赤金略加点拨后,更是对其着迷不已,整天尽缠着乌赤金钻研数术之道。

起初乌赤金对女儿研习此术颇为鼓励,此术若有小成,可以轻易地透过观察万物运行以趋吉避凶,若有大成更可透过掌握万物运行以翻江倒海。然而,水映月的天资聪颖,让乌赤金反而渐渐感到惴惴不安。

要知道万物之数包罗万象,有干有坤,有幼有长,乌赤金身为成年男子,一来不谙坤阴之术,二来两者的年龄差异就摆在那儿,对天地万物认知自是有所不同,对女儿的启发先天有其限制,如果水映月所学只是泛泛之术自无大碍,但水映月的进步一日千里,若对万物之数偏执一方,反而易受其害。

正因为天运数术的学习必须建立在阴阳相济相生,同侪互砥互砺的基础上,放眼东牙国,可与水映月匹配的同年则无此资质,勉强具备资质者,又与水映月年纪相去甚远,水映月对天运数术的学习只得被迫暂缓。

之所以当初乌赤金一见洛小园便觉得他是个百年罕见的可造之材,就是因为他从洛小园与自己的互动反应中,发现洛小园的资质实乃学习天运数术的绝佳人才,年纪又与水映月相去不远,正是一起修习天运数术的最佳组合。

洛小园唯一的问题是基础不足,非经多年苦读启发,程度自不足以与水映月互砥互砺,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水映月有强大的动机去启发洛小园,而洛小园也有强大的动机追赶上水映月。

今天这个赌局,就是乌赤金的精心设计,目的就是让洛小园与水映月自动陷入这个局,以他对这两个孩子心性的了解,请将不如激将,若是好言邀约他们来做知识,他们肯定推三阻四,尤其是洛小园,不知为何总是对自己那么畏惧。

要是用计激发他们的好胜心,他们在谁都不愿输给谁的瑜亮情节下,肯定能收事半功倍之效,这点心机,在万山第一智者的眼里,还不是信手拈来而已。

水映月此刻总算从乌赤金口中听到天运数术这四个字,她的好胜心也因而完全受到激励,立即便反应道:“三年书单呢就算我愿意教,但他学得成吗”

“书单里的书,当年爹爹只花了不到两年就全数教会妳了,现在我多给妳一年时间,妳觉得自己办不到吗”说着又转向洛小园道:“当年小月只花了两年就读完书单里的书,现在给你三年,你做得到吗”

洛小园对他们父女俩你一言我一语的甚不服气,尤其是不把眼前的默诵比试当一回事,好似打心底以为这场比试水映月赢定了,是以洛小园大声的反击:“先跟我比完默书吧,真要是赢了我,你们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乌赤金笑着说道:“说的也是。眼下的赌局还胜负未卜,怎么就谈到三年后的赌注呢来吧,你们俩各就各位。”

乌赤金将书柜中的书本都取了下来,其中一百单七本书整整齐齐的像堵墙一样迭在桌上,把个子娇小的水映月完全遮挡住,坐在桌子的另一头是洛小园,他的眼前就摆着一本单薄的书册。

“师父,您是小园与小月最信任的人,所以要请您来当这个公证人。两孩子手边各自有一方纸镇,谁先将纸镇交到师父的手上,就取得优先默诵的资格,只要能一字无误的将书中所载默出,就算获胜。

如果取得优先资格,却无法一字无误的默出,就只能轮到对方默诵,而且没有时间限制,如果对方能够一字无误的默出,那么对方就算获胜。

如果两方都无法正确无误的默出,那就再比一次,直到比出胜负为止。”

灵蛇听完笑着说:“要是这俩孩子一直默不出来,老头子不就得坐在这里等到猴年马月你们可得加油,别瞎折腾老头子。”

洛小园自信满满的对灵蛇说:“灵蛇爷爷您放心,不会耽误您太多时间。”

另一边的水映月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乌赤金,就等着乌赤金一声令下。

“好了,都没问题,咱们就开始了。”

洛小园毫不浪费时间的将书本翻开,聚精会神地开始默读那本东牙群英志。只见他两速的上下移动,左手的拇指在其他四指的指节间不断点击,右手干净利落的迅速翻动书页,左右两脚一急一缓的打着节拍,看那模样根本不像是在默诵,反而像在练习指诀。

灵蛇与乌赤金看着洛小园默诵的模样大吃一惊,洛小园默书的模样,他们在数十年前也曾见过相见峰的开容山主演示过,那是一种来自远古时代的默书技法,透过节拍、逻辑与指节间的记点与运算,以出乎想象的速度将大量文字、图像、符号背诵下来。

没想到相隔数十年,他们竟然在洛小园这个厨师之子的身上,再次看到此般神技,两人对视一望,彼此交流的不但是惊讶,还有更多的疑问。

一旁的水映月也察觉到师祖与父亲的异样,她循着他们的视线也注意到了洛小园,她并没有被洛小园的动作给吸引,却对洛小园不断的快速翻动书页感到兴趣。

水映月心想,这书页翻动得如此之快,是已经完全背诵了下来,或者只是匆匆一瞥呢要知道水映月是个极其聪慧的孩子,背诵之能更是异于常人,但是眼见洛小园此状,如果翻过一页就代表已经背诵一页,眼前这个大自己不过一、两岁的男孩,可是毫无疑问的远胜于自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