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踏过梨花几桥 > 旧事重提

旧事重提

女人的眼泪总是有一股能够柔软所有心扉的力量,就像现在,无论是淮归还是那个黄衣的妖异男子,都因为女魁的泪水心痛不已,淮归的心疼刻在眼里,他注视无力瘫坐在地的女魁,心中更多的是对自己的责怪和悔恨。而那个黄衣男子,他满眼愤怒,像一只急红眼的斗牛,怒气冲冲的瞪着满眼女魁的淮归。恐怕这个时候黄衣男子对淮归出手,淮归也不会移开他的目光,因为他眼中的情感如此令人揪心刻骨。

所以,当孟依笙对这点深信不疑的时候,孟依笙显出身形,迈着轻巧的步子,慢慢走到淮归身后,他想淮归或许没有注意到他,他又忽地一下,变出人身。

孟依笙的出现的确达到了震慑黄衣男子的作用,黄衣男子对淮归的敌意隐藏起来几分。可是淮归并不在意,他注视女魁,已经哭红眼却仍旧对他没有任何喜悦神色展现的女魁,他多想问一问她啊:这些年你在哪里?为什么我找不到你?

“当年,所有人都说你死了,但是我不信。你答应过我,让我在昆仑等你。”淮归恍惚记起那日,他等到了昆仑的大雪,好美的雪,好冷的雪,“昆仑的雪,下了三场,传来了你战死的消息。”

女魁垂下眼眸,深吸泪水,她颤抖的站起来,在黄衣男子的搀扶下站起来,她抬手用绸缎做的衣裳袖口擦掉了泪水,只剩下一双红肿的眼睛和同样因为哭泣而如同染上胭脂的脸颊。

“这些年,深谢阎君大人挂记。”女魁眼中只剩下苍凉,“时光难再追,破镜不重圆。”

淮归忽地惊慌,“女魁!”淮归慌忙的说明,“我,我从来没有放弃,我真的从来没有放弃过,我没有忘记你,我真的,找了你很久,很久。”

淮归的声音逐渐减低,和他的泪水一样,轻盈的划过他的脸颊。

女魁微微一笑,她点头,含着感激的谢意,带着更加凄悲的目光,“我记得有一次,你冒着被天道山诛杀的风险,潜入了天道山在蛮荒的神庙。如果里面关着的是我,你一定会带我走吧?”

“当然。。。”淮归毫不犹豫的肯定在说出口的一瞬间,里面奋不顾身的情感骤然消散,淮归睁大瞳孔,巨大的恐惧感紧紧包裹住他,他忽然明白了什么。

也就是此刻,黄衣男子对淮归的敌意转换成了一种可怜、嘲讽。

孟依笙也惊呆了,原来一直万事不争的淮归竟然这样固执!

“我就是那只,”女魁再次眼含泪水,“丑陋,愚钝,只会带来灾祸的,旱魃。”她说着这样的话,心底倍受痛苦煎熬,她替淮归说出了心中疑虑的答案,她也勇敢的面对了这些年自己变成怪物的事实,只是因为淮归,她没有再心怀怨恨,倾诉不公,她的心现在和她的语气一样温柔。

这个真相如同利剑插中淮归的心脏,他当初只看了一眼那个丑陋邪恶的怪物,他的女魁怎么会是那个怪物呢?他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就算那个怪物当时含着泪水,以那样欣喜的目光看着他,他依旧头也不回的走了。

可是,可是那是女魁!他不是满心都是女魁吗?他不是苦苦找寻了那么久的女魁吗?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没有能够第一眼,认出她呢?她在那个只有黑暗和风沙的地牢里,被困在那里数万年之久,她看到自己的那一瞬间该是多么欢喜,又该是多么失望?

淮归长叹一声,喉中漫出浓烈的血气。

“淮归。”孟依笙察觉,立即站近淮归,可是淮归却看向了女魁,女魁眼里始终的冷漠犹如另外一把利刃,从他心里刺穿出来,淮归登时眼前一黑,几乎昏死,身体落叶一般的倒向孟依笙。

孟依笙接住淮归,抱住淮归,他对面前的女魁和此时挂着笑容在脸上,幸灾乐祸的黄衣男子没有一点善意要展示。他冷冷的盯着他们,恨不得自己的目光变成刀子,狠狠的扎进这两人的身体里。

女魁对淮归没有留一丝情意,她淡淡的瞥着孟依笙,道:“深谢阎君多年挂记,从今以后,就不必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