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踏过梨花几桥 > 江无情统筹寻女魁

江无情统筹寻女魁

蜚牛说完,无意间抬头望见庭院门口的青色身影,轻盈如同一枭雨烟。蜚牛定睛一看,身影逐渐清晰,淮归扶门而立,眼泛水光。蜚牛大吃一惊,连忙低下眼,不过转念一想,淮归身为阎君,和冥府的人在这里也是正常的。

蜚牛猜测,方才自己说的话,淮归应该都听得十有八九了,再顾及到淮归和女魁从前的情意,蜚牛心虚不已。

而江无情和孟依笙也察觉到身后的淮归,他两同样也猜出淮归和女魁情分不浅,二人的脸色极其微妙。

“女魁自愿吞下的丹药是什么?”淮归走近。

孟依笙和江无情见他与平常不同,目藏寒光,想来不便插嘴,加之现下淮归脸色渐好,更是安静在一边听着。

蜚牛见淮归如今模样,不似从前温和有礼,怕是在东宫时怒上心头,还未消气,心中稍有些畏惧。而她有意被孟依笙带回,也是因为见到淮归和孟依笙一同去了东宫,和淮归在一起的人,多半是冥府的人。女魁在冥府长大,冥王可厌对女魁有抚养之恩,女魁出逃、和犷同流合污,遭到天道山的追杀,或许将实情告之冥王可厌,可厌能救女魁一命。蜚牛既然无法劝阻女魁,只好想办法最大保全女魁。

“是犷的引丹。”蜚牛早就做好了打算,没有一丝隐瞒,自然说得心平气和。

孟依笙和江无情听了倒是没有什么惊讶,他们早就心中猜到了。只是淮归,他虽然也猜到那三颗丹药是犷的引丹,可是实情未定前,总是会报以期待,实情确定后,总是加倍心痛,因为还要承担一份多出来的期待。淮归便是如此,他从蜚牛口中听到实情,心中犹如万箭穿心。

淮归深吸一口气,收在宽大袖口里的手紧攥成拳,他努力平复心绪和身体的平衡。

引丹是个邪异的灵物,用以吞噬和献祭,六界安定后,凤凰立下规矩,任何以引丹吞噬他人这,以引丹献祭他人者,皆处死刑,判入冥府炼狱。

淮归一听女魁竟然自愿且那般义无反顾的吞下犷的引丹时,巨大的失落带来的冰冷包裹住他,他只能在心中懊恼,为什么当初自己进入蛮荒圣庙中,没有认出女魁?今时今日,淮归才想起了在地牢中见到的枯木桩怪物看到自己时的目光,那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女魁!她曾经饱含热泪的看着自己,她心中的感动和惊喜在那个眼神中表现得多么明显啊!可是他只是一眼,就断定那个丑陋的怪物,不是他的女魁。那么女魁那时候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她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会不会常常想着自己当初不识的绝情,辜负了她的情意,这些年她对自己又会如何自处?

淮归可以预料,女魁不会再回到他的身边了。这正是他所痛苦之处,他分明如此爱她,寻她万年,不改初心,可是竟然不识她的模样!他真的是爱着女魁的吗?

“你既然说出这些,想必有别的打算。”淮归红了双眼,他还算清醒,知道当务之急是要找回女魁。淮归刚要先容江无情和孟依笙的身份时,忽而顾及,迟钝半秒,道:“这二位是新君冥王近侍,你若想求新君顾念先王情分,便要先找到女魁。”

蜚牛一愣,口中不由自主轻声嘟囔“新君”二字,她心有疑惑,却不敢质疑,只得下意识的把头低垂下去。

江无情明白淮归的苦心,也附和道:“若是赶在天道山之前,找到女魁,述清罪状,或可保住女魁性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