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踏过梨花几桥 > 江无情接回孔雀

江无情接回孔雀

江无情未免蜚牛跟他进入冥府,会看破他的身份,便以监视为由,使蜚牛守在犷的巢穴周围,他前往冥府。彼时孔雀在冥府宫殿中,扶着几案习字。江无情进来,孔雀也未察觉,她低头写得认真,握笔的手看上去十分僵硬,指节像是竹节镶嵌拼接在一起的。孔雀的几案朝着殿内的窗户边,白色的光落在她身上,在几案纸张上投出淡淡的暗影,她鼻尖沁出细粒的汗,眼睛直直的盯住落笔的每一个字。

江无情见她背影,心中不由感慨,孔雀仿佛在一夜之间长大了,他突然觉得很陌生,不知道上前去应该说什么话才不会显得局促。

“小二。”终究是江无情先开口。

孔雀没有反应,或是她依旧是那样坐着,手中的笔悬停半空,一小滴墨汁凝在笔毫。孔雀僵直身体,似乎还在听着宫殿里还在暗暗回荡的江无情的呼喊声。

“小二?”江无情以为是认错了人,不敢确定的再次唤她。

这一声,无比清晰,不是幻觉。

孔雀缓缓抬起头,她见到面前诚惶诚恐,一副战战兢兢的小老头子神情的江无情,孔雀心中温柔而酸楚,江无情还记得来找她啊。

孔雀放下了笔,落落大方的起身,面若桃花,笑容灿然,施施然朝江无情走去。江无情在人间离开孔雀的时间才两天,孔雀在冥府竟然变得这样端庄。江无情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若还像从前那样,不会被孔雀说是无礼粗鲁的乡下村夫吧?

“冥王殿下,竟还记得来找我?”孔雀微微眯着眼睛,露出刻薄的目光,嘴角却是在上扬着,于是这番看似挖苦埋怨的话,也成了撒娇。

江无情顿时不知该如何安顿双手,只好负于身后,他扯开孔雀的话不谈,说起女魁的事情,又请孔雀帮忙找出犷的下落。孔雀听罢,没有急于回答,而是默了良久,复抬头问:“为什么要找出来?如果谁都找不到他们,他们不就自由了吗?”

孔雀的眼睛黑如深夜,不掺半分杂质,她心单纯如此,江无情该如何与她说明其中利害?

“小二,苟延残喘并不是真正的自由。”江无情说道,“只有。。。”江无情说不出话来,他顿住,脑海里一片空白,连他自己都不能坚定了。

“我读淮归给我带回来的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样的生活别人觉得是苟延残喘,可是我不觉得呀。为什么和旁人不同便不能被容忍呢?”孔雀语气坚定,她的眼中多出了江无情从前失去了的倔强,这样的孔雀,这样的问题是他也没能得到答案而最终放弃的,那他要如何回答孔雀呢?孔雀看着江无情皱起的眉毛,她浅浅一笑,转过身去,手指垂下,恰好可以让葱尖似的指尖触到黑色案几,玉色的指甲就像悬滴的冰晶,透出温暖的光。“天道律法,有益的是多数人。于是在要有舍弃和牺牲时,总是那无益的少数人。既然天道律法不容那少数人,为什么天道律法还不放过那少数人?这非正即邪的律法,是否太过于残忍?”

江无情诧然。

“你也没办法,对不对?”孔雀碧蓝色的瞳孔,深深的凝望他。她的话如同深渊里的回音,冰冷冷的。

江无情下意识偏垂下头,他不愿意被孔雀看出来,他是一个屈服者。同时,他的记忆又在不停回映他离开江城时,自以为洒脱而实际上狼狈的身影。

“孔雀,”他第一次这样称呼她,脆生生的语调,“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必有可悲之苦。有情之物远不比冰冷的律法公平。”

他抬头,无惧孔雀的目光,他直直的与孔雀对视,“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不如你同我去一趟,清楚了事情真相,说不定有别的感悟。”

孔雀默默低下头,眉目一转间,蜻蜓点水似的同意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