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踏过梨花几桥 > 江无情左右为难

江无情左右为难

江无情一声长长的叹息,万千愁绪悲苦郁结在胸口,偏偏如同石头一般砸在自己胸口,难以喘息。江无情放开孔雀的手,转身看去,他才走了十几阶,回头看去,广场上铁链噔噔撞击古老的石柱,属于冥府的黑色旌旗猎猎迎风。十几阶的高度,已然让江无情难以承受,他的脊背被未知的力量压砸,他想要蹲下来,好好喘口气,可是不行。此刻蹲下,再难站起来。

孔雀看穿江无情神情里的疲惫,她心疼,可是她不懂。

“走吧。”江无情声轻无力,高大的身躯在前阶梯上缓慢挪动。孔雀默默跟紧在江无情身边。

行至大殿,江无情抬手脱下“三川河海”,恢复了他的真面貌,可他没有一丝轻松。一抬眼,又看见一身青衣,满脸忧愁的淮归在等着自己。那副迫不及待又极力控制的情绪在淮归脸上没有任何遮掩,生动的展现在江无情面前。

“小二,你先去玩。”江无情凝视淮归,对孔雀说道。

孔雀还想反驳,她如今不再贪玩,也识得许多字了,可是见此时气氛凝重,孔雀没有多,默默退出去,绕过大殿前面。

江无情收好“三川河海”,朝淮归走去,他也不想掩盖自己的筋疲力尽,直道:“你有何打算?”

淮归悲苦的一张脸,犹是温柔的问:“我能不能见见她,就一眼。。。”

淮归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字音一落,他也愧疚的垂下头。他自责自己当初明明找到了女魁,却没有第一眼认出她,才导致她受这么多年的囚禁之苦。

“不必介怀,这是黄帝的安排。”江无情无意中看穿淮归内心的想法,可是此时,他身心俱疲,并没有意识到,这些想法并不是淮归告诉他的,他接着说道:“当初黄帝畏惧人,又想保住女魁性命,犹豫不决,耽误了为女魁正名的最佳时机,再加上当初须弥山为难,黄帝为了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只得说女魁已死,在外作孽的是魔物旱魃。后来为了保住女魁性命,是可厌和凤凰安排一场假死的戏,暗中将女魁送往蛮荒赤水之地,囚禁多年,只是为了让加入了昆仑神气的赤水可以洗脱女魁身上的煞气,以便日后重登天道山。”

江无情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淮归一眼,“她变成旱魃的模样,是黄帝的障眼法,除了可厌和凤凰,就只有她自己和蜚牛知道。”

“障眼法?”淮归眸动,急忙摇头,尖利的否定道:“不可能的,黄帝在撒谎!”

江无情脸色微变,淮归眼中露出惊恐的神情,他的身体直往后退,“女魁在洛水出生,冥府长大,直到涿鹿之战,黄帝得知女魁在先君的教导下会了吞风布雨之法,才上门认亲,昭告六界。不过三日,就花巧语命女魁前往不周山熄灭域火。女魁散尽修为,被天道山拒之门外,又担心连累冥府,只得东躲xz!”

淮归眼中腾起怒火,凶恶的盯着江无情。

江无情淡淡的看了淮归一眼,绝情的转过身去,往殿后走,“你退下吧。”话语冰冷。

江无情离开大殿,倒在大殿后的甬道门边,大殿里颓然的脚步声渐渐的远去消失,江无情抬起手搭在额前,宽大的黑色袖袍,遮挡住江无情疲惫不堪的脸。

孔雀说,他变了。

是,他变了。

他最清楚他自己的变化,他一夕之间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那类人。

他前一刻自欺欺人,后一刻捶胸顿足。

他是因为担负了冥王的责任才诸多顾虑,变成现在的模样。他也是因为这份责任才悔恨自己过去的行为。他所憎恶的,是如今他以为正确的。

这何其讽刺?

江无情多想淮归此刻带着女魁远走高飞,又害怕、不愿淮归这么做。江无情可以随心所欲,冥王却要顾全大局。

啊。。。从前的模样变成了“随心所欲”这样自私的形容,如今的隐忍却成了“顾全大局”的退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