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烟云万里录 > 第十四章 意乱情迷

第十四章 意乱情迷

“姜伯父,姜叔祖,长客敬……敬您二位一杯。”

亥时三刻,方家祠堂。

一张供桌置于祠堂西侧,只是供桌之上却并无牌位,只有两幅画像挂在墙上,画上之人正是姜明隐与姜玉良二人。三只高香立于香炉之中,看似已经燃了许久,只是那香灰却是高高的伫立其上,迟迟不肯掉落,一对火烛立于供桌两侧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似是夜太深了就连它们都感到了困倦。

可此刻方长客却独自一人坐于其前,两坛已然空空如也的酒坛摆在地上,而他手中正提着另一坛酒向自己口中倒去,地上还有着一滩酒渍,显然是他倒于地上敬给他二人的。

“清儿……要……要和我退亲,我父亲……也已经答应了。哈哈哈哈哈哈……看得出来,清儿现在是真的恨……我,这样也好,日后她……找我报仇的时候就不用……有太多顾虑了。”

“可是……呃……我不想退亲啊,我真的喜欢清儿呀!”

“她是……这个世上为数不多的……肯对我好的人了。”

“我……我从小就不受父亲待见,父亲他……他嫌我没天赋,担不起方家的重任,又说我害死了……爷爷,对我不是打就是骂。我……我拼了命练武就想让他多看我一眼,受了伤……我从来不敢说,我怕父亲……母亲不关心我,我以为……只要我不说,我就能告诉自己,他们……他们……不知道,这才没关心我。”

“只有清儿……每次在父亲打我的时候她会出来救我,给我上药、包扎。可……可现在,哈哈哈哈哈……回不去了……哈哈哈哈哈……回不去了,都回不去了!”

说着方长客又是一大口酒往嘴里灌了下去,许是喝得太急,竟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酒水和着泪水一起流了出来,流的满面都是,可他却也懒得擦掉,就这么直接躺在了供桌之前,他只想今晚好好的发泄一次,什么他都不想再管了,让这一切破事都他娘的死去吧。

明天他还是那个方家少主,那个武林的少年奇才——方长客!

可就在他躺在地上呼呼睡去之际,却是未曾料到一只蜘蛛竟是从门外爬了进来。片刻之后,那蜘蛛便已然爬到了方长客的手边,对着他裸露在外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下去,而熟睡中的方长客却是未曾有丝毫察觉,仍是沉睡在梦中。

恍惚之间他只觉得自己进到了一件水汽蒸腾四处弥漫的房间,还有阵阵香气扑鼻而来,令人陶醉。而在房屋西侧一处屏风之后,隐约可见有一女子一只脚堪堪踏出浴桶,青丝湿漉漉的垂于身后,玉颈轻仰,身材高挑匀称,腰肢婀娜,玉腿修长,隐约之间虽看不真切,但这种朦胧之感最是让人迷醉。

方长客一时间竟看的痴了起来,急忙捂住了双眼就要想屋外跑去,可房门却已是死死的关上,任他如何用力也无法拉开。就在他欲催动内力强行把门拉开之时,那女子却已然从屏风后走了出来,玉腿轻迈,正款款朝着着方长客走来。

“方大哥”

听着这熟悉的语气,方长客终是缓缓睁开双眼,向那女子看去,竟发现那女子赫然便是姜幼清。

此刻姜幼清浑身只着一件薄衫,青葱般的手指缓缓的覆上方长客的胸口,顺着胸膛向他的脸颊拂去,一张秀美的脸缓缓向着方长客靠近,口中吐气如兰,一股女子特有的体香不断的渗入方长客的口鼻之内,简直要将他的心肝都给融化一般。

“清……清儿……,你……你不恨我了?”此刻方长客却是不敢相信,当下用着略微颤抖的声音向那女子问道。

“我怎么会恨你呢?大家不是还要成亲的吗?难不成你都忘了?”眼前的姜幼清一边反问着方长客,一边不断地向他靠近,而方长客则不断地向后退去,可终是被逼到了墙角,再也没有了退路。

“清儿,你……你先把衣服穿上吧,免……免得得一会儿着凉了。”

方长客此刻紧闭双眼不敢向眼前佳人看去,虽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又觉得这一切是如此的真实!

“方大哥~,我这样子难道不美吗?你不喜欢吗?”姜幼清含情脉脉的向方长客看了一眼,便立即羞愧的低下了头,将自己整个人都埋在了方长客的胸前。

“清儿……我……我……”

就在方长客仍欲开口说话之际,却是猛然睁开了双眼,眼前哪里还有什么姜幼清的身影,有的不过是一片黑暗,连那桌上的火烛都已经灭了。

“呵呵呵呵……方长客啊方长客,真没想到我自己居然会是那种人!当真是下流至极啊!”

说着方长客借着月色,重新将火烛点上,祠堂内立即变得明亮一片。方长客对着姜明隐二人的画像跪地拜了三拜,道“长客下流之念还妄姜伯父赎罪,长客对清儿绝无非分之想。方才长客一时糊涂,还请伯父谅解!”

说完方长客对着画像纳头又是三拜,这才离开了祠堂。可他却未曾注意到,自己的双目之中隐隐有血丝显现,且那血丝还在不断地扩大。

且说那姜幼清自方长客等人离去之后,却是久久无法入睡,内心中亦是有太多的苦楚无处诉说,便起身去了方家祠堂,欲向父亲在天之灵倾诉一番。

两日之后,那位江湖人称“毒医”的洛紫衣就要到常州府了,届时她姜幼清便会随师傅一道去往安徽药仙居,想想倒还有些不舍。

正当她向方家祠堂方向走过去之时,却是不慎被一物绊倒在地。

“啊!”

就在姜幼清途径一道拐角之时,由于夜色浓重,她手中烛火又不甚明亮,而那人又盘膝坐于一处拐角,心有所念的姜幼清一时也未曾注意到那人,竟是直直的和那人撞在了一起。当即重心不稳向前摔去,却是直直的砸在了那人的身上。她手中烛台也是随之跌落在地,顿时周遭一切便暗了下来。

借着丝丝缕缕的月光,姜幼清依稀看出身下之人正是方长客,只是他脸上此时却是通红一片,呼吸极为浓重,心跳速度也是奇快无比。

原来,那方长客自祠堂出来方走了不过片刻,便感到身体愈加燥热,口中更是饥渴难耐,身体某处居然还起了反应。虽说这个时节气候的确炎热,可夜间仍不时有徐徐清风拂来,怎地也不至于会如此。

方长客还以为是方才那梦境乱了心智,当下便盘膝坐下运起了心法,欲要以此来平复他那躁动的心。

只是当他运气数个周天之后却发现内心愈加躁动,身体也是愈来愈热,一股气流更是在小腹及会阴两处来回穿梭且难以压制,而脑海之中更是不断地回想着方才梦中姜幼清沐浴时的模样。

那不堪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纤细修长的玉腿,烈焰一般的红唇以及胸前那一对玉兔……这些原本看得不真切的东西此刻竟在脑中变得无比清晰。

一股罪恶感由心底缓缓升起,可随之一道袭上心头的还有一股……邪念!

要是清儿成了我的人,她是否就不会离开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