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小狐妖不想揣崽 > 第31章 第31章“可惜大家现在不能双修……

第31章 第31章“可惜大家现在不能双修……

小狐狸无辜地望着他, 神态有点发懵。

甚至因为江慎拉他拉得太快,一小截舌尖都没得及收回去。

“我不是故意咬到你的!”小狐狸回神,为自己辩解道, “谁让你忽然抓我!”

竟然还怨上他了。

江慎磨了下牙:“谁让你的?”

那话本子里描绘的妖怪吸食凡人精元, 至多就是靠得亲近一些, 吸取一些精气,哪……哪像这只坏狐狸。

江慎气得耳根滚烫。

小狐狸在半空扑腾一下,江慎松了手,让小狐狸落回桌案上。

他坐在江慎前, 理直气壮:“可是你刚才答应我,我想怎么做都可以。”

妖族的修炼式也是会步的, 有了当初在鸣山那好几个月的尝试, 黎阮早就索出了最合适的修炼法。

这种法子对凡人的伤害最小, 虽然根据江慎的法, 只能七一次,但一次就能顶好时间。

是仅次于双修的法子。

但江慎态度坚决:“这个不行。”

“为什么不行呀?”小狐狸气成了球, “做人怎么能话不算话。”

“凡人就是这么话不算话。”江慎伸出手去, 捏了捏小狐狸鼓起的脸颊, 故意道, “你第一才知道吗?”

小狐狸:“哼!”

江慎学他:“哼。”

一人一狐僵持了一会儿,江慎还是心软了, 问:“就没有什么别的法子吗?”

小狐狸需要他,他当然愿意帮忙,但不能用这种式。

这种事意味着什么, 小狐狸或许不懂,可他不会不懂。他自己的心思本就不那么干净,要是再哄骗或默许小狐狸帮他……做这种事, 那也太恶劣了。

小狐狸生单纯,心思纯净,他不能——

“那你要和我双修吗?”小狐狸问。

“咳咳咳——”江慎猝不及防被呛了一下,“双……双什么?”

“双修。”小狐狸眼睛眯起,给了他一个“你怎么还是这么没出息”的眼神,又重复了一遍当初头一次向江慎提起双修时的话,“就是要你和我睡。”

然后然看见江慎出了当初在鸣山时,一模一样的表情。

无论记忆是否缺失,格一点也没变。

但这次小狐狸不同了,他低下头:“可惜大家现在不能双修。”

之前他不懂双修具体要怎么做,所以才会在被打回原形时,也一直缠着江慎要求双修。

但他现在知道双修是什么意思了。

他变回狐狸时体只有这么一点,江慎那分量,他以人形与他双修都很困难了,如让原形做,他会掉的。

小狐狸遗憾道:“我不能和你双修。”

江慎还没从小狐狸为何能这么坦然的出双修中反应,便听见小狐狸自己下了这个结论,竟忽然感觉有些失落。

小狐狸好像……并不愿意与他做那种事。

也罢,他总不能勉强人家。

江慎按下心中低落,又试探地问道:“我好像听,只汲取凡人精气,也可以恢复修为。应该不用……吃那儿?”

“可以是可以……”小狐狸叹了口气,“现在好像也只能这样了,我会小心别伤到你的。”

江慎应了声“好”,穿好衣服,重新让小狐狸跳他怀里,在他脖颈间轻轻蹭了两下。

可接下两日,黎阮还是不能稳定变回人形。

就算有了从江慎那儿汲取的精元,也只够他每日勉强维持人形一到两个时辰,他担心度汲取精元又会害江慎生病,因此也不敢多吃。

这就不应该是那杯酒能造成的了。

黎阮猜测,大概是因为他现在的灵力原本就只够勉强维持人形,那杯酒让他法力运转短暂停滞了一段时间,正好将灵力消耗到了不足以维持人形的临界点。

就算没有喝那杯酒,他的灵力在这几日多半也要耗尽了。

前几日总是时不时出耳朵和尾巴,就是征兆。

黎阮索不再尝试变回人形,而是一直维持着狐狸形态,将灵力储存起,以备不时之需。

这样做唯一的缺点就是,黎阮没办法再跟着江慎出去玩了。

“那你乖乖在寝宫等我回。”江慎了小狐狸的脑袋,得小狐狸在床上舒服地打了个滚。

“我知道啦。”小狐狸问,“你今是不是要出宫啊?”

江慎点头:“嗯,我要去刑部一趟。”

又是好几去,李宏中还是没松口。

虽然江慎没让人给李宏中用刑,但牢环境恶劣,再拖几,那位老臣恐怕就要在牢中了。

他得亲自去看看。

“原本还答应出宫时带你去玩,可惜……”江慎顿了顿,又道,“你上次想吃糖人,我回时帮你买。”

小狐狸耳朵竖起:“好呀!”

太子东宫,出宫的马车已经一早就备好了。

江慎走出宫门,守门的小太监迎上前,要扶江慎上马车,视线却又不自觉地往他后打量。

“你在看什么?”江慎瞧出他这心不在焉的样子,问他。

小太监连忙跪地:“奴、奴才不敢!”

“起。”江慎道,“不是问你两句话,本殿下是会吃人不成?”

“不……不会。”小太监道,“奴才只是在想,已经好些时日没见小公子,不知小公子是否安好,所、所以才……”

江慎恍然:“你惦记他?”

“不不不不敢——”

“紧张什么。”江慎摆了摆手,没让他搀扶,自己跳上马车,才悠悠道,“反正你惦记也没用。”

他的小狐狸只会喜欢他,旁人再是惦记也没用。

江慎在心头甜滋滋地想着,俯了马车。

马车缓缓驶离,守门的小太监才抬起头,心下骇然。

这几日太子殿下都没带小公子出门,宫中已有风风语,太子薄情,小公子尚未得恩宠几日,便已经失宠了。小太监原本还心存怀疑,可听了太子殿下的话,又觉得传并非是假。

惦记也没用是什么意思,难道那小公子已经被厌弃,再也不会出现在人前?

又或者……已经暗地里送出了宫?

小太监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回望东宫,深深地叹了口气。

刑部牢建于地底,环境阴暗,透不出半分光亮。刚一走去,便能闻到一股腐败湿的气味。

江慎在狱卒的引路下往里走,很快在牢最深处见到了他想见的人。

从押解回京入狱到现在,李宏中已经在这牢里待了有五六日。他靠坐在墙边的破草席上,神态略微有些疲惫,但上的囚服依旧是素白干净的,花白的头发也被一根木簪系在脑后。

模样倒是瞧不出有多狼狈。

见了江慎,甚至还朝他笑了笑:“老臣就知道,太子殿下迟早会亲自见我。”

狱卒帮江慎打开牢门,又搬了把椅子去,才转离开。

“李大人,既然我了,大家便开门见山吧。”江慎在李宏中前坐下,平静道,“把指使你做这些事的幕后之人供出,我这就放你出去。”

李宏中道:“老臣已很多次,无人指使,是老臣一心想完成三殿下未完之事,误入了歧途。”

“你是当真不怕?”江慎眯起眼睛,“也不怕你的家人因你而受到牵连?”

听了江慎这话,李宏中眸光微动。

他挺直的脊背忽然松懈下,靠在囚室冰冷湿的墙上,缓缓叹了口气:“家人?我还有家人吗?”

江慎脸沉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牢狱中光线昏暗,看不清老者的容,只能听见他似乎轻轻笑了下:“我是什么意思,殿下应当最清楚不。在祖庙纵火是诛九族的大罪,老臣在祠祭司干了一辈子,清楚得很。”

“但我的家人……殿下还找得到吗?”

江慎没有回答,他望着墙边那老人,眼神变得极其冰冷。

“我找到了。”半晌,江慎轻声道,“上至你的夫人和迈的母亲,下至你刚满五岁的小孙女,还有侍奉你家多的仆役,一家老小共四十七口人,我全找到了。”

“……在距京城数百里的一处无名山谷之中。”

在李宏中被捕的第二,他家中那数十口人便举家逃离了京城。江慎自然派了人去追,却在前几,发现那逃走的一家老小,全在了一处山谷之中。

一个活口也没留下。

江慎原本以为,这家人是在逃命时,意坠崖而。

可现在看……

“他们是自己跳的。”江慎冰冷道,“你知道自己如被捕,家人必将受到牵连入狱,以相威胁。所以你在离开京城之前便计划好,索将人全都杀了,这样旁人便不能再用他们威胁你了。”

“……李大人,好狠的心啊。”

李宏中深深吸了口气:“……我对不住他们。”

“你是够对不住他们的。”江慎闭了闭眼,“寻到那山谷中时,前一日正好下了雨,山谷之中血流成河,我派人搜寻了两日,才将所有尸找全。”

“想知道那些残骸是什么样吗?要不要我现在让人带给你看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