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小狐妖不想揣崽 > 第32章 第32章可以多亲几次(二合一)……

第32章 第32章可以多亲几次(二合一)……

直到江慎轻轻拉他,他才过神来,与江慎一起俯身跪拜,朝崇宣帝磕了个头。

江慎道:“父皇,儿臣前来请罪。”

崇宣帝今日精神瞧着的确错,在淑贵妃的搀扶下坐了起来,说话时依旧是那副温和的语气:“你何罪之有?”

江慎说出一早准备好的说辞:“……他一介平民,懂宫中规矩,儿臣念他念父母,才偷偷将人送出宫去。父皇若要责罚,便罚我吧。”

“原来是送出宫了,难怪淑贵妃让人去东宫传召,却跑了个空。”崇宣帝悠悠道,“淑贵妃,后宫事务皆是由你来管,以你所见,太子这罪该怎罚?”

“陛下。”淑贵妃道,“根据宫规,私出宫,当罚杖责三十,禁足一月,扣三月俸禄。”

黎阮抬起头。

江慎在来的路上就和他说过,见到皇帝之后,让他一句话也别说,江慎会替他解决。

可是他没到,惩罚竟然会这严重。

江慎似乎对早有预料,连眸光都没动一下,却见身旁的少年先说话了:“陛下,您还是罚我吧。”

江慎一怔,转头看他。

少年还跪在他身边,但经直起了脊背。他仰头望向前的崇宣帝,脸上没有才装出来那副畏首畏尾的模样,认真道:“是我求太子殿下带我出去的,能让他替我受罚,这样公平。”

黎阮的法很简单。

凡人那点惩罚手段对他来说其会带来多少伤害,只要被人赶出宫去,罚他什都可以。

但这件事一始是他闹出来的,他能全然江慎替他扛着。

江慎眉宇蹙起,正口,却见崇宣帝问:“你说,你愿意受罚?”

黎阮应道:“嗯,愿意的。”

“杖责可是很疼的。”崇宣帝语调很缓慢,“有些和你年纪一般大,身体比你结识很多的小太监,受了那杖责之后,都要在床上躺十天半个月。”

“……你受住吗?”

黎阮面改:“我怕疼。”

说完就被江慎拽了一下,江慎压低声音:“别胡闹。”

黎阮:“……没有胡闹。”

这话说出来有几给鼓劲的意。如果黎阮法力还在全盛,直接施法护住,挨顿打下来是可以一点也疼的。

但现在嘛……

疼就疼,反正能让江慎替他挨打。

上,崇宣帝笑起来:“瞧着弱禁风,倒是个重情的,那……就依你?”

江慎急道:“父皇请三,他——”

“陛下,您就别吓唬他们了。”说话的是淑贵妃。

她掩口笑了笑,温声细语道:“真难,臣妾看着太子殿下长大,还是头一次见他这着急。”

江慎抬眼望向前,那美貌年轻的人坐在龙榻边,掩口微笑。

紧蹙的眉宇一点点舒展。

崇宣帝倒是神情悦:“是说好了多演一会儿,朕还看太子会会杖下救人呢,怎这就演了?”

“是臣妾的错。”淑贵妃道,“可臣妾看着太子殿下这模样,有些于心忍。再说了,若真赐了杖刑,棍棒无眼,万一伤着这位黎公子,殿下要怪我的。”

江慎道:“儿臣触犯宫规在前,就算真被罚也心甘情愿,敢有任何怨。”

淑贵妃含笑答,朝黎阮招了招手:“孩子,过来,让陛下好好看看你。”

黎阮先看了看江慎,后者微可查地朝他点了点头,他才起身,往龙榻走去。

没等他走近,淑贵妃便起身,主动将他牵过来。

“陛下您瞧,臣妾就说宫中传会有错,太子殿下带来的,的确是个难一见的美人呢。”

淑贵妃靠有点近,身上的脂粉香熏黎阮有点舒服,但他忍住了。

他正跪下,被崇宣帝忽然伸手扶了一下。

“用跪。”崇宣帝对他说话时,语气着比平日还要温和一些,但黎阮却出他话中有多少亲近之意,“站着说话就好。”

黎阮低低应了一声。

离近了,能闻到崇宣帝身上那浓郁的草香气。趁着崇宣帝看他的功夫,黎阮也偷偷抬眼打量那张脸。

眉心黑气萦绕,神情极其疲惫。

是命久矣之相。

“今日吓着了吧?”淑贵妃道,“陛下是故意吓你,是我宫人说,太子带来个小美人,前几日还将人捧在手心里宠着,近来却闻问,知将人藏到了何处。”

“我担心,你孤身一人这深宫中会受人欺负,便向陛下提了,陛下这才召你过来问问。”

“啊?”黎阮愣了愣,“我……我没有被欺负。”

“瞧出来啦。”淑贵妃含着笑意,又对崇宣帝道,“这哪是被欺负的样子,这明是浓情蜜意,恩爱着呢。陛下您说是吧?”

崇宣帝淡淡应了声。

淑贵妃又道:“你才刚入宫,还懂宫规,又没有位份官职,这两日私出宫的事便罢了。以后若还出宫,尽可派人到我宫中说一声,大大拿宫令出去,知道吗?”

黎阮规规矩矩应了:“知道了。”

黎阮觉很奇怪。

这皇帝和皇贵妃对他的态度,和他象中完全一样。

皇帝还算正常,除了最始他走近时,打量了他几眼之外,其他时候神情都是淡淡的,瞧出对他有多亲近,但也没有厌恶。

那位贵妃娘娘就很奇怪,好像极喜欢他似的,拉着他一会儿问他家事父母,一会儿又问他怎与江慎结识。好在这些事江慎之前都和他说过,黎阮按照,两人商量好的答案,一一答了。

在面对江慎的时候,黎阮就连撒谎都比平时顺畅多。他一一答完,面前这两人也没有要怀疑的模样,淑贵妃甚至还体贴地问他,将养父母也接进宫里来住。

被黎阮以老人家更适合宫外的活而拒绝。

该问的都问完,崇宣帝终于精神济,挥手让他们下去。

直到走出宫门,淑贵妃还拉着黎阮的手:“以后要是被下人欺负了,你就去我那里。旁的敢说,这后宫内的宫人,我还是管了的。”

黎阮应道:“好。”

淑贵妃又抬眼看向跟在他们身边的江慎。

江慎道:“今日多谢淑贵妃,替儿臣解围。”

“谈上解围。”淑贵妃道,“陛下时常念叨,太子殿下至今尚未婚,他放心下。殿下如今难动一真心,为爱所困办出点糊涂事,是情有可原。何况黎公子这子我很喜欢,模样也好看,舍罚他的。”

江慎垂眸答。

“还有……”淑贵妃顿了顿,又道,“殿下年纪经小了,宫中也该有个太子妃,臣妾会在陛下面前美几句,让殿下早日偿所愿。这也是……完了您母妃的遗愿。”

江慎眸光微动,低声应道:“那便多谢淑贵妃。”

淑贵妃乘坐凤辇离,江慎却没让人叫来车辇,牵着黎阮慢慢往东宫的向走。

走到前后都没人,江慎才低声问:“累了吧?”

“累。”黎阮长长地舒了口气,往江慎身上靠过去,被他搂进怀里,“和那些人说话也太累了。”

江慎低笑一声:“明白她是什意了吗?”

“明白。”黎阮脑袋在江慎肩头蹭了蹭,“只是感觉没安好心。”

凡人心复杂,黎阮很多时候都猜出他们心中所,但一个人待他是是真心,他是看出来的。

至少在那位淑贵妃圣上,她就瞧出有多少真心。

“你明白这些就好,别与她走太近。”江慎搂着他慢慢往前走,低声道,“她给大家下套呢。”

黎阮抬头:“什意呀?”

“原本的那些责罚,受了,其比免了好。”江慎道,“你初来乍到,犯错是在正常过的事。我宠你,所以愿意替你受罚,也是再正常过的事。但她如替你求情,说服圣上给你免罚,是坏了后宫的规矩。”

黎阮还是没明白,懵懵懂懂地看他。

“后宫中没人敢怪罪淑贵妃,也没人敢怪我这个太子,那你觉,这破坏规矩的罪责,要怪到头上?”

黎阮茫然地眨了眨眼,抬手指了指:“……我?”

“嗯,是你。”江慎觉他这模样尤为可爱,在他脸上轻轻捏了一把,“表面看上去她卖了我个人情,际是埋下了隐患。让人觉,你刚入宫几天就破坏宫规,错而罚,长以往怎了?”

“……哪怕是最受宠的后妃,都该有如待遇。”

黎阮皱眉:“那皇帝为什要答应她呀?”

“那就是我父皇这些年的行事风格。”江慎轻嘲一笑,“他乐看手下的人争来抢去,只看人如何出招,如何应对,却手替人解围。从来只有笑到最后的赢家,能入了他的眼。”

黎阮有点沮丧:“那事情变现在这个样子,麻烦大吗?”

“大。”江慎道,“今日只是件小事,但……”

淑贵妃才离前说的话,让他有些在意。

她让黎阮嫁给他做太子妃。

这事如果黎阮反对,江慎当然乐意之至。

但提出这事的是淑贵妃。

她一心只的儿子与江慎争夺皇储,可能是真心为了江慎好。

江慎身为储君,一直以来最利的一点,便是他始终没有婚,也没有子女。相反,四皇子江衡,膝下却经儿女群。

如果这时候,江慎再娶一名男子为妃,便更难有子女。

四皇子竞争储君的筹码便多一。

所以今日她在圣上面前说,担心江慎会对黎阮闻问,说的应当是话。这世上,最希翼江慎和黎阮能的,恐怕就是淑贵妃。

但当朝男子之间虽然可以婚,可男子因为能儿育女,能作为正室。如果淑贵妃这事真的办,民间对黎阮这位太子妃的态度恐怕会太好。

连带着也会影响江慎的声望。

而如果没能办,圣上只愿将黎阮封为侧妃,难保会同时着江慎再娶一位正妃。

淑贵妃知道江慎肯会同意。

这是挖着坑等他往里跳呢。

但江慎打算这快就把这些事说明给黎阮。

淑贵妃那边的后招还没来,圣上的态度也尚清晰,早早说出来,除了让黎阮发愁之外,没有任何用处。

江慎了,道:“没什,今天你表现很好,没有出任何差错,用担心。”

“真的吗?”黎阮眼神亮起来,“没事就好,我好担心又害到你啊……”

江慎只用这一句话就让他精神松懈下来,黎阮脑袋上忽然噗的一下,发间出一对兽耳。

“哎呀!”

黎阮连忙伸手去捂,好在这附近并没有旁人,漫长的宫墙下撒了满地月光,空的见一点人声。

江慎抬起手,帮黎阮拉起斗篷后的兜帽,盖在他脑袋上。

鲜红的兜帽挡住了头发和兽耳,只出一张五官精致,肤白皙的脸。

江慎眸光软下来。

他注视着那双在兜帽下依旧明亮的眼睛,伸手替他理了理衣襟,又轻轻拂去他脸颊旁的碎发。正牵着他继续往前走,却被后者拉住了衣袖。

“江慎。”少年轻声唤他,“我的尾巴也出来了。”

江慎往他身后看了眼:“无妨,看出来。”

他早就担心黎阮可能坚持到东宫,所以特意替他准备了带兜帽的斗篷,可以遮掩一二。

但少年还是没动,低声道:“人形也快维持了,要变狐狸了。”

说话时,那双眼仍然专注地望向他,仿佛是在期待着什。

江慎猜到了他在期待什。

小狐狸今晚对付那群人精累着了,从他这儿讨点好去。

他略微贴近了些,声音里含着点藏住的笑意,却仍装作经意般问:“坚持到寝宫了?”

少年也笑起来,模样有点坏:“坚持到啦。”

“好罢……”江慎叹了口气,像是觉有点好笑,却又拿他没办法。

接着,他抬起少年的下巴,温柔地吻了上去。

s..book5344525720873.html

天才betway体育app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小狐妖不想揣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