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 第30章 水土不服[九千营养液加更]有没有听……

第30章 水土不服[九千营养液加更]有没有听……

目前来看,她的眼光没有出错,个敦厚的君子。

她也不求女婿能够像林如海这边出息,但要能够有他对妻子一半的敬重,她满足了。

后她的思绪转了她的儿子身上,他今年十六了,今年要娶媳进门了,很快,她要抱孙子了吧,希翼他们夫妻能够鹣鲽情深,过子……

赵茵走后,贾敏把这两个新嬷嬷镇压下去了。

她在这个时候别明显的感觉了娘家和她想法上的不一致。

这不贾家,她确实知道母亲对庶出看不上眼的。

她上头有三个姐姐,但从小大,她连她们三个的面没有见过回。

现如今,对那三个姐姐的印象,她们深深低垂着的头。

脸长的什么,她的记忆已经模糊了。

而且母亲对手中的权利看得很重,现在她两个嫂子嫁进来这么多年了,大嫂子续娶,膝下也没有子嗣,不放权担心她伤害琏儿倒也说的过去,但二嫂子原配,也贾家生了二子一女,现在珠儿已经这十三岁了,再过两年二嫂也要做婆婆的人了,母亲还没有把手的权利下放的意思,只将不太重要的琐事二嫂管,最重要的钥匙一直在母亲的手。

母亲□□出来的下人想法也跟她一的,这不适合林家的状况。

贾家勋贵出身,而林家书香世家,虽祖上也有爵位却跟贾家那种武勋不同。

而且因为林家子嗣难得,哪怕庶出子女,那也捧在手心的。

让才这么点大的人过来服侍她,又能做什么?

他们过来问安已经足够了。

娘和茵姐姐说的对,她们在照顾孕方面有经验有经验,但其他的,她们的一些想法跟林家水土不服,她得要选着听。

随着贾敏坐稳胎满了三个月,消息传出,有许多有交情的故交写信或送礼表示关心。

林府上下一阵喜气盈盈的忙碌。

不过这忙碌,跟小孩子没多大关系的。

对瑛玉他们三个来说,还照常的去上课,照常的偶尔跟着父亲一块儿出去赴宴。

只因为母亲身体不适,不再外出,他们也不再跟着母亲出去了而已。

但要说完没有变化……那也不可能的。

他们已经七岁了。

这个年纪,已经不完的小孩子。

虽再府内因为管的严,在他们身边乎听不什么刺耳的话,但一旦出去了,很多消息会动的灌入耳内。

大人们知道了,孩子或多或少的也会从父母长辈那听一些只片语。

有些人的态度变的微妙了起来。

尤其一些官职差不多人家的嫡出子女。

之前他们交,看似不在乎庶出,但不所有人不在乎的。

不过因为林家情况殊,所以他们嫡出的小圈子也接纳了林府三人。

在没有嫡出的情况下,讲究这个没有意义。

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

瑛玉他们三个现在出门做客的时候,有些人因为年纪还小,不会看场合,大咧咧的把话说了出来,“我听说你们要有嫡出的兄弟姐妹了,你们以后在家会欺负吗?”这家中没有庶出的。

“以后你们不知道会不会子难过,时候我可以帮你们……”这家中有庶出,而且嫡庶分明,待遇明显不一的。

“啊,恭喜,你们以后多一个弟弟妹妹了。”这心大,家中嫡庶界限不太明显的。

还有些庶出早眼红他们三个的待遇,明明庶出,为什么他们的子却能过的这么?

现在他们也要跌落下来了,而且庶长子啊……不少人看琛玉的目光微妙。

要他嫡母这一胎嫡子,他这个庶长子还不知道能不能长大呢。

有人幸灾乐祸,“以后咱们一的了,琛玉,我跟你说,后见了你嫡母,态度要再恭敬些才行……”

林如海知道了这些,很不高兴,却也知道这无可避免的。

除非没有规矩的人家,不总嫡庶有别。

这规矩,这也礼法。

当今太子,非长,因嫡出,没多久册封为太子。

只林如海看着三个孩子因为庶出的身份嫌弃,心难免有些不快。

不过,这三个孩子倒也了他意外惊喜。

面对这些多少包含着恶意的话,珞玉和琛玉眉头微皱,有些不快,总体情绪却平稳的,面对那些看热闹的话还一一反驳了回去。

瑛玉的胆子小一些,一开始没听懂,后来听懂了,委屈的眼眶红了,但顾忌着不能在外面哭,眼泪要掉不掉的挂在睫上,让在花丛后远远看着的林如海想要过去安慰她了。

他克制住了。

总不能一直让孩子活在他的保护之下。

也不会真的有人敢对他们做什么,身边的丫鬟婆子也跟着。

顶多一些口角。

他听了最后一句:“你哭什么,我说你个姨娘养的又没说错,你以后长大了,还不定会随配什么人家呢,现在掉眼泪,以后不得哭瞎。”

林如海眉头紧蹙。

这个小姑娘哪家的,怎么才小小年纪张口配人家,规矩学哪去了?

这时候林如海看着珞玉上去了,在瑛玉耳边不知道小声说了什么,瑛玉一愣,随即破涕为笑了,而那个小姑娘气急的跺了跺脚,用手指着珞玉半晌说不出话来,后扭头跑了。

林如海有些奇,她说了什么?

等回去之后,把珞玉叫了书房,“今你在花园跟你姐姐说了什么?”

珞玉不很想回答,抬起眼睛看了看父亲,看他正背着手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她撅了噘嘴:“父亲,你先答应,不能说我。”

林如海敛了敛神:“你说。”

珞玉眨巴着眼睛,十分乖巧:“爹,你没答应我呢。”

林如海似笑非笑:“你说不说?你之前说想要的梨花笔洗不想要了?”他用出了诱大法。

珞玉:“……”

心动写在脸上。

那个笔洗可爱,她跟爹要了回了,爹总吊她胃口:“爹——”她拉长了语调撒娇。

但看爹那铁石心肠的子,珞玉还妥协了:“爹,我说了我吗?”

林如海不动如钟:“这要看你说了什么。”

珞玉抿了抿嘴:“我也没说什么,我问了姐姐一句话。”

林如海表示洗耳恭听。

珞玉眼睛往地面看:“我说,姐姐,你有没有听有狗在吠啊?”

林如海:“……”

林如海:“?!”

他的乖巧小棉袄,什么时候居会拐着弯骂人了?

人,总双标的。

林如海会说那个张口说配人的小姑娘规矩欠佳,但在自家的小姑娘骂人的时候轻轻揭过。

还认为她友爱姐妹,值得夸奖,把她想要了很久的笔洗送她以示奖励。

只,看着珞玉拿着笔洗欢喜的子,林如海认为他该跟云氏谈谈了。

她总不能一直把女儿当儿子养。

s..book5344425708951.html

天才betway体育app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