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狼婚:认养一只狼 > 第8章 会渊使节

第8章 会渊使节

平宁扭头一看,是个一样带着丑陋鬼面的人,阿策赶忙将她护在身后,身形如青松一般挺拔,夕阳照在他后背,却将他的脸晒得微热。

很久之后,他才知道这是被人撞破隐秘之情的害羞。

“军营重地,不得擅入。”

那人紧了紧手中的剑刃,剑鞘和剑格之间咔哒作响,接着说道:“尤其是…女眷。”

他语气严肃,却有些不自然,似乎在尴尬。

他指了指阿策的面具,厉声道:“戴上。”

平宁不知道这人是谁,阿策却一下子就认出来,他是盖夜,自己与他交手多次,就算对方带着面具,也能一眼就分辨出。

“勾抽凉州剿匪的将官今日要来。”盖夜撂下这句话便走了,他向来惜字如金,不多说一句。

前几日,便见士兵们收拾行装,原来是准备征调去凉州剿匪一事,今日正是勾抽人员的日子,阿策光顾着与平宁的约定,加上征调的是士兵,和犬卒无关,就把这件事全然抛诸脑后了。

盖夜是在提醒他们不要被那帮人瞧见,不然少不了要受罚。

“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来。”以平宁多次在兵营蹲点的经验来看,这些抽调人马的事务都会午前安排妥当,今日却晚了这么多,太阳都要下山了,还看得清士兵和马匹的情况吗?

这边话音刚落,远远就来了一批人马,阿策见状还想将平宁藏起来,谁知她动作更快,一下子就爬上了树,掩藏在葱郁的树叶间,阿策在树下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生怕她摔下来,其他的就什么也顾不上了。

平宁一个劲儿的赶他回去,却也已经晚了,领头的将官威风凛凛的驾在马上,注意到这边的异常,随手指了个副手过来查看情况。

阿策又不善言辞,说谎更是不会,副手问了半天只知道这是个将军府的犬卒,至于为什么要在军营外逗留,阿策也答不出。

远处的将官觉得奇怪,正要调转那马头往这边来,队伍中走出来一个人,身形熟悉,他向马上的将官说了几句话,一行人又扳正了马头折进了军营中,差遣过来的副手见身份无疑,具体缘由也就作罢不问,急急追赶上去。

五日后,会渊使节一行随着晏将军的队伍来到咎原国都奉临。

一辆颇具异域风情的马车行走在奉临城的街道上,马车中正是会渊的大王子萧烬寒,会渊同咎原的交界一带一直有沙匪作乱,近几年沙匪之乱愈演愈烈,边境商贸大受影响,此次萧烬寒正是奉会渊王之命前来商议共剿沙匪一事。

会渊国虽不及恶乌强大,但和其他四国比起来当属鳌头,派大王子出使四国前所未有。

萧烬寒自幼体弱,幼年时更有几次已经到了命悬一线的险境被生生救了回来,传闻后来得了高人的仙方才渐渐养好了身体,会渊王因此格外珍惜这个命途多舛的儿子。

华丽的马车中,萧烬寒正枕在绝色舞姬的腿上浅睡,舞姬的纤纤玉手揉压着他的肩膀,渐渐下滑到胸口的地方…

将要探入衣中的柔荑被另一双手狠狠抓住。

舞姬一惊,心知自己僭越刚想要收回手,却被男人的手紧紧抓着扯开中衣,露出结实的胸膛。

只见男人心口位置,青筋凸起,皮肤好似透明,甚至能将他心脏的形状看得清清楚楚。

舞姬颤抖着收回手,生怕她一不小心便会戳破男人胸膛的皮肤,触及到脆弱的心脏。

“叫方统过来。”萧烬寒坐起身,声音冰冷,一个眼神也没有给舞姬。

舞姬匆匆叫停马车,不一会儿在队伍前驾马的护卫进入马车中,此人叫方统,是王后遣给萧烬寒的死士。

“大王子。”

“药人的消息你们是从何处得知的?”

方统心中惊异,大王子这么问,可见药人一事,王后还未曾向大王子提起,他犹豫着要不要说。

萧烬寒道:“王后难道没有告诉你,现在谁是你的主子?”

方统闻言,这才说道:“王后上月查到当年咎原的援兵中有人见过那对母子,安插在咎原的探子说是晏天石军中之人。”

“晏天石?”

萧烬寒神色晦暗不明,他早就察觉到王后有所动作,他并非王后亲生,先王后还在世时,替自己病弱的儿子寻得一个药人,在萧烬寒十二岁前一直养在他的宫中,这药人并不替他试药,以这药人的血肉作药引子,才可以医治他的病症。

这药人当年只比他小几岁,还是个孩子,一同被囚禁的还有这小药人的娘亲,听宫中旧人说先王后觉得小药人的血肉有功效可能来自于母体,便想让小药人的娘亲多产几个孩子,供自己的儿子入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