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红袖凶猛[无限] > 第9章 黔中无战事

第9章 黔中无战事

第九章

把拜帖送到车马店来托请店老板转交的,是南阳顾家的分支,北山顾家。

“顾家是什么样的人家?”

去跟外面人打听本地大户,难免漏出风声、降低“高人弟子四人组”的逼格……自己人里面有个本地土著就方便得多了。

燕红来过镇上的次数不多,但李家村离镇上近,村中又有住在镇上的大户,燕红听村中闲汉长舌妇叨叨过不少镇上情况,还算是有所了解,当即毫不犹豫地道:“是顶顶有钱的大户人家,他们家住的地方叫顾府巷,听说到他们家去做家丁丫头都能领好几百文的月钱,还顿顿都能吃饱,可让人羡慕了。”

王荟&帅坤:“……”

“呃……其实也没什么好羡慕的,咱们能凭自己赚到更多。燕师妹,你可别真跑人家家里当丫鬟去了啊,这试炼者当得也太没逼格了。”陈艺郎抽着嘴角比比叨。

“哦,我知道了。”燕红老老实实听劝,末了又补充道,“不过你想多了陈师兄,我这种的当不了大户人家丫鬟的,人家要的丫鬟都得是家生子呢。”

陈艺郎:“……这不是当不当得上的问题好吧?”

“行了行了,都扯到哪去了。”帅坤把跑题的两人拉回来,“燕红,镇上除了这个顾家,你认识的李家,还有哪家算是大户?”

这可就超出燕红的常识范围了,一脸懵逼甩给帅坤看。

“……行吧。”帅坤又看到燕红头发里虱子在爬,浑身都不自在,冲王荟道了一句“等顾家人上门了叫她”,便拖着燕红去刷洗。

黄昏日暮之时,顾府的马车驶进了车马店大院。

同一时刻,一对风尘仆仆、满脸焦虑的农人夫妇,行色匆匆地赶到了北山镇。

这对农人夫妇是燕红的爹娘,燕老大和张氏。

晌午饭时,老太太指天骂地咒骂燕红偷了她的白面葱油饼子跑出去野着不归家,两口子还没怎么当回事。

燕红惯常听话、干活勤快,燕老大和张氏都不相信二闺女会是躲懒不干活的人,只以为是燕红发现老太太偏心、白面做的葱油饼子不给其他人只偷偷塞给偷奸耍滑的燕大宝,气不过了跟老太太倔一回。

到下午,张氏提早归家做夕食发现燕红仍然不见踪影,这才着急起来——正长身体的二闺女饭量不比燕大宝低多少,晌午饭没回家吃就已经极其罕见,到了准备夕食的时候还没回家,是无论如何说不过去的。

更雪上加霜的是,老太太愤怒地咒骂燕红偷了她的钱、悄悄摸走了好几个铜板儿……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

乡下没什么用得着花钱的地方,村人都只有要到镇上时才会揣上钱币碎银;两口子跑了一趟燕红大姐出嫁的人家、没见着燕红,都觉得这个胆大包天的二闺女没准儿偷了老太太的钱往镇上跑了,夕食也没顾得上吃,就焦急地往镇上赶来。

赶在城门洞落锁前进了镇,燕老大两口子的面上却不见喜色——乡下人一年才来镇上几次呢,两口子在镇上压根没什么熟人,想找也不知道该从哪找起。

“这个死丫头,会跑到哪里去呢!”又饿又累的张氏愤恨地一跺脚。

燕老大的脸色也不好看,踌躇了下,咬牙道:“去李家问问看吧,都一个村的……李家应当会帮咱们。”

这话燕老大其实自己也没多少底气,搬到镇上的李家大户跟一般村民哪谈得上多深厚的交情呢?见了面儿能微微点个头就算是客套了。

奈何两口子也没别的法子可想,只能硬着头皮往李家杂货铺的方向走。

穿过猪市坝场、经过儒林巷时,一辆大马车从车马店里出来,跟车的小厮看到路边出现行人身影,大老远就扯着嗓门儿呼喝:“让开!往边儿上站!”

燕老大两口子哪敢招惹这种贵人马车,连忙贴到路边。

等前呼后拥的马车走远,两口子这才继续闷头赶路。

李家杂货铺在石板街与顾府巷交叉的路口处,两口子赶到时,李家杂货铺已经大门紧闭,关门歇业了。

燕老大两口子在杂货铺周边徘徊了会儿,鼓起勇气上去拍门。

没多会,看店的伙计没好气的吼声隔着木板门传出来:“大晚上的敲什么敲,没看见关门了吗,明天再来!”

“开开门罢,我是李家村来的燕家老大,找主人家有点事!”燕老大硬着头皮高喊。

隔了会儿,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声音从门内传来,一个看着二十上下的青壮伙计拉开了大门。

“燕老大?哪个燕老大?”这伙计看一眼燕老大,面带好奇地问道。

燕老大有点懵。

李家村姓燕的人家有好几户,燕老大确实不止一个;提到他时,村人一般会说是“燕霞(燕红大姐)她爹”,又或是“三叔公(燕家老爷子的辈分)家的燕老大”代指。

这伙计不是李家村人,是李家大户在镇上聘的本镇人,燕老大也不知道应当怎么跟外人自我先容,磕磕巴巴地道:“这……我是燕霞她爹,我二闺女跑丢了,我想来问问,今儿有没有咱们李家村的人找过来……”

试炼者四人组装成高人弟子在镇里招摇的时候吧,透露过“李家村”、“燕老大”这些信息,但并没透出燕红的名字,更别提她大姐的名字。

北山镇这种乡镇,镇上人相互间都能混个脸熟,小道消息传得极快,这伙计自然也知道下半天里在镇里传得沸沸扬扬的“高人弟子”出没一事。

因燕红她爹自称“燕老大”才来开门的看店伙计,一听这是闺女跑丢了来求主人家帮忙,面上就有些失望;再一看燕老大夫妇俩这落魄的形象,怎么看也不像是“高人弟子”的爹娘,更加没了兴致。

人家闺女跑丢确实是个大事,伙计也不好表现得太无情,强打精神敷衍道:“哟,人跑丢了可是大事,但咱们这儿真没见着人来,我这一天都在店里呢,没见着李家村来过人。不如这样,你们去巡检司打听打听?”

北山镇并无县衙,只有巡检司,听命于白云县县衙,行捕盗之职,也有一定的地方行政权责——比如协助县衙收缴公粮、调停邻里矛盾之类的。

对于州府大城之民来说,巡检司只是最末等的衙门(与现代位面派出所类似);但对燕老大夫妇这种山野愚民来说,光是听见巡检司的大名就已经让两口子两股战战、面色发白……

看店伙计有点儿同情这对夫妇,又打心底里嫌麻烦,挥手打发燕老大夫妇便关紧了大门。

燕老大两口子无助地站在杂货铺门口发了会儿呆,终究想不出别的办法,相互搀扶着往儒林巷巡检司衙门走去。

此时,试炼者四人正被恭恭敬敬地请进顾府东院。

顾家大老爷在东院备下酒席,见气度不凡的三人连带满脸好奇的燕红踏入院内,老远便笑着拱手:“贵客光临,蓬荜生辉,几位仙师,请上座,请上座。”

“当不得仙师,顾老爷太客气了。”王荟笑呵呵地拱手还礼,侧开半身,朝牵着燕红的帅坤一抬手,“帅师妹,燕师妹,入座吧,不要辜负了主人家一片热忱。”

他这么一动作,还想让管事把“女眷”带开的顾大老爷就不方便开口了……

待帅坤和燕红坐下,王荟和陈艺郎才入座,用行动彰显了一番“高人弟子”超脱凡俗眼界的风范,顺带打消土著想把他们四人分开的念头——在这种幽冥侧成分极高的位面做任务,尤其还是夜间,分开行动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顾老爷对四人这“不分尊卑”的举止有什么想法且不提,待这位顾府的当家人挂着真假不知的真诚笑容坐下,帅坤便开始了她的表演……

“顾老爷如此热情款待大家师兄妹四人,若我等不做表示,就有愧恩师教导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