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团宠幼崽Omega > 第25章 第25章

第25章 第25章

谁他妈是你的大宝贝?!

不对不对, 谁他妈把你当大宝贝??!

宋青松成功被这张只有短短十个字的字条,气成了一个鼓成球的河豚。

但他还真得去,毕竟他心心念念的乖乖徒弟纪音澜, 还在纪时安那兔崽子的手上。

宋青松怒气冲冲地收拾好行李,买下前往首都星的最早航班, 拎着睡眼惺忪的死鱼眼幼崽小卤蛋离开了。

宋老爷子不知道的是,他前脚刚带着小陆单离开旅店, 宋有然后脚就追到了旅店。

走进旅店之前, 宋有然再次确认了一遍追踪术的结果,确定没问题后才信心满满地走了进去。

这次总该不会再出错了吧?

然而,“不好意思先生, 这位客人刚刚才离开。”

宋有然:“……”

我哔哔哔——

*

机甲丘比特在宇宙中的飞行速度相当快, 路上纪音澜撑不住困意睡了一觉,等睡醒时才发现天已经亮了。

三岁的小omega表情茫然,刚开机的大脑运转很慢, 过了许久他才反应过来,他正睡在自己家里的大床上。

牛奶和烧烤躺在幼崽身边酣睡, 一猫一狗呼吸平稳,连肚皮起伏的频率都很接近。

纪音澜坐在床上发了会呆, 头顶上的小揪揪歪歪斜斜地支棱着, 却非常顽强地没有倒下去。

记忆逐渐回笼。

纪音澜啊了一声, 掀开被子跳下床,打开房门噔噔噔地就跑了出去。

睡在被子上的奶牛猫被他的动作惊醒,喵嗷一声从床上弹了起来,落下来时猫爪爪精准踩中大金毛的大尾巴, 把沉眠中的烧烤也整醒了。

一时间, 原本安静的卧房里一片兵荒马乱。

推门而出的幼崽和另一个小小的身影撞了个满怀, 个头更小一些的纪音澜哎哟一声就要往后摔,却被对方及时抱住,免去了一屁墩坐地上的命运。

“池池哥哥!”满鼻子的草莓甜让纪音澜心情大好,“澜澜想死哥哥啦!”

宿池沉默一秒,非常小声地说:“我也想澜澜。”

说完,宿池的耳朵尖还可疑地红了,似乎并不习惯这么直白地表达自己的思念。

然而他的声音太小,注意力全在草莓味上的小o崽并没有听清楚。

纪音澜仰头看着草莓味的哥哥,萌哒哒歪头:“哥哥说什么?”

宿池:“……容阿姨早上做了草莓派,澜澜要吃吗?”

“要!”纪音澜顿时松开池池哥哥,欢欢喜喜地往楼下餐厅跑,一猫一狗跟在他的身后,大宅子里顿时多了些热闹气。

——明明家里其实只是多了一个三岁的幼崽而已。

但是这个三岁的崽崽仿佛拥有什么魔法,所到之处便是欢声笑语,哪怕只是听他用小奶音讲着没头没尾的童稚语,都能让人心生温暖,忘却往日烦忧。

周管家有些忧心忡忡:“澜崽慢点,不要跑着下楼梯!”

话音刚落,下完楼梯的幼崽就啪叽一下被地毯翘起的边边绊倒,咕噜咕噜滚到了正巧路过的容慧知脚边。

“姨姨!草莓派!”纪音澜眼睛亮晶晶,一点不觉得摔倒了疼,满心满眼只有好吃的。

容慧知抱起幼崽到洗漱间:“先洗漱,再吃饭。”

坐在餐桌边吃早饭的纪爸纪妈默契对视,随即相视一笑。

澜崽一回来家里的氛围就不一样了,前阵子澜崽不在家,明明家里的人不少,但就是没有这股子热闹劲儿。

洗漱完后的纪音澜终于吃上了心心念念的草莓派。

吃到一半,纪音澜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家里的人数似乎不对:“哥哥姐姐和冰淇淋侠?”

纪秋烟说:“他们有事在忙。”

至于冰淇淋侠,纪麻麻打算给它做个升级版的新身体,所以暂时扣押在了家里的实验室。

在没有重新压制住它的能力之前,纪秋烟依旧不打算就这么让它接触自家小o崽。

纪音澜想了想:“哥哥姐姐在忙桃子姐姐的事吗?”

纪妈妈已经从纪时安口中得知了澜崽的情况,对此接受相当良好,并回答说:“是的。”

“哦。”纪音澜咬了一口草莓派,有些心不在焉地慢吞吞嚼完咽下,“澜澜也想去。”

无条件宠崽的纪爸纪妈一致赞成,并表示等会去上班的时候可以绕个路,先把澜崽送去恐怖分局再去上班。

至于恐怖分局会不会让一个幼崽进去?这不在纪爸纪妈的考虑范围内,老二和老三都在分局,不怕澜崽去了没人看着。

不过纪爸纪妈的计划很快就夭折了,因为在两人带着幼崽出门之前,纪时安就先一步回来了。

纪音澜往三哥身后看了又看:“星星姐姐不在。”他有些失落地叹气,“桃子哥哥和桃子姐姐也没有来。”

纪时安抱起他:“所以三哥来带澜崽去找他们,澜崽想去吗?”

小omega的眼睛顿时亮晶晶:“想!”幼崽举手欢呼,“澜澜最喜欢三哥啦!”

心满意足的纪音澜给了三哥一个大亲亲,在三哥脸上留下一小片草莓派的残渣。

临走前,纪时安嘱咐周管家说:“周爷爷,您等会帮我去空间站接个人。”他顿了顿,“啊不,是两个。”

他不能因为小卤蛋的存在感太低,而直接忽略他。

*

张明正的事情处理得非常迅速。

张明正的事说小不小,但恐怖分局的其他事件比起来,确实也算不上大。

——毕竟在恐怖复苏的头几年,难度排在前头的任务中,每一个任务对象手中都有不亚于三位数的人命。

也就是近几年管理局慢慢上手,人才也逐渐比最开始多了一些之后,他们才有空腾出人手去处理非第一顺位的事件。

就拿纪星云刚刚结束的那个任务来说,一队十人之数的灵者,足足花费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成功结案。

如果按照局里的流程走,张明正的案子说什么也落不到纪星云的头上,用高层们的话来说,那就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但纪星云不这么觉得。

在她看来,威胁到她宝贝弟弟的安全的张明正,比其他任何的任务都要让她更加重视。

任务是任务,澜崽是澜崽,根本没有一点可比性。

虽然纪星云在恐怖流分局只是一个小小的队长,没什么话语权,但她的实力足够强大,因此高层也愿意给她个面子。

张明正被带回总部后,人证物证齐全,各种书面报告也非常完整,再加上纪星云强硬的态度,审判部连夜派人来加班审了他的案子。

整个过程干脆果断,根本没有给张明正一点反抗的机会,就把他压进了专门为犯事灵者准备的监狱。

接下来的任务重点,就是治疗沈家三口人。

纪音澜跟着三哥来到恐怖分局,下车的第一时间,幼崽就被分局门口的守门人吸引了目光。

大门左右分别站着一个身穿黑袍的人,宽大的黑色兜帽将他们的面容遮挡得严严实实,宽松的黑袍也隐去了他们真实的身形。

看起来神秘极了,就像动画片里存在于传说之中的古老巫师。

纪音澜又害怕又好奇,想凑近去看看却又不太敢,于是整只崽都躲在三哥的身后,试图让三哥挡住自己,却又忍不住探出一颗小脑袋,晃着头顶上的小揪揪左看看右看看。

纪三哥被幼崽奇怪的举动整得莫名其妙:“怎么了澜崽?”

小o崽小声说:“哥哥不说话,澜澜在偷看巫师呢!”

哪来的巫师?纪时安满脑袋问号,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澜崽说的应该是二姐提到过的魔灵守卫。

可恶。

没有觉醒恐怖流天赋的他看不见。

是他不配.jpg

纪音澜小心翼翼地走了两步,发现那两个黑袍‘巫师’定定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便试探着从三个身后跑出来,凑到了其中一个守卫身前。

黑袍之下是一片混沌的黑暗,看不见五官,或者说它压根就没有像人类一样的五官。

换成别的幼崽,恐怕早就被这诡谲的一幕吓得哭出声了,但纪音澜却连之前的一丝怯意都消失了。

很奇怪,但对于纪音澜来说,某部分人类比这些奇奇怪怪的非人类更让他害怕。

反倒是这些非人类,每次见到的时候,幼崽就算不喜欢,但也从来都没有害怕过。

没有脸的巫师一动也不动,纪音澜就大着胆子想去摸摸他身上酷酷的黑袍。

手感有些飘飘忽忽,和真正的衣服完全不一样,新奇的触感让幼崽惊讶地哇了一声。

再一抬头,原本毫无动静的守卫却不知何时低头,黑洞洞的兜帽直直看着幼崽的小肉手。

纪音澜就软乎乎地朝它笑:“叔叔好!”

黑袍魔灵沉默许久,突然抬起胳膊,从宽大的袖袍中伸出一只雾气缭绕的手,手心里躺着一颗同样黑乎乎的圆珠子。

“叔叔送给澜澜?”见黑袍人点头,纪音澜很是惊喜地接过,礼尚往来似地掏出一颗糖果,放到了对方还没收起来的手心上,“送给叔叔!”

收到了礼物的纪音澜觉得超开心,走路的时候脚底跟安了个小弹簧似的,连带着头顶的小揪揪也跟着一弹一弹。

兄妹俩和往外走的纪二姐碰了个正着。

纪星云眼尖地瞅见了那颗黑色的圆珠子,有些惊讶地问:“魔灵珠?澜崽你从哪弄来的?”

得知澜崽是从门口的魔灵守卫手中得到的,纪星云很是惊讶:“那两个家伙可从来没理过人,就连他们的召唤者也没从他们手里拿到过礼物。”

闻,纪音澜骄傲地挺起了小胸脯:“澜澜可利害啦!”

“是特别利害。”纪二姐不吝夸赞,“魔灵珠对于魔灵来说可是好东西,魔灵幼崽吃了以后能……”

她的话还没说完呢,小o崽就把手上的黑珠珠塞进了嘴巴里。

纪二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