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团宠幼崽Omega > 第26章 第26章

第26章 第26章

沈妈妈、沈青青和小云雪被收治在特殊的治疗病房。

纪音澜跟着二姐来到这里的时候, 沈业正守在三人的病房门口,靠墙而立眼眸低垂,指尖在胳膊上稍显急切地轻敲着。

“桃子哥哥!”幼崽高高兴兴地跑过去, 给沈业的大腿来了个拥抱,“桃子哥哥吃早饭了吗?”

沈业掩去脸上的疲惫和担忧,蹲下身也抱住了纪音澜。

“还没呢。”他说, 焦躁不安的心在听见幼崽的声音时,突然就平缓了下来。

也不是不担心了,只是他一直都觉得,这只小o崽崽仿佛有什么魔力一样, 每次看见他的时候,无论什么负面情绪都能被暂时缓解。

就像是一个行走的情绪稳定药剂,只是远远的看一眼,都能让人瞬间忘掉所有的不愉快。

沈业抱着幼崽坐到一旁的凳子上,鼻尖隐隐闻到了一丝草莓味,低头一看,就瞅见被幼崽拎在手里的小蛋糕。

“给桃子哥哥吃!”纪音澜晃着小揪揪,“本来想给哥哥吃姨姨做的草莓派,但是草莓派不小心被澜澜都吃掉啦……”

幼崽似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肉肉的小脸带着些赧然, “草莓派可好吃了, 澜澜下次再带草莓派给哥哥吃,哥哥对不起。”

软乎乎道歉的小o崽让沈业觉得心都要化了:“不用说对不起呀, 草莓派本来就是澜澜的, 澜澜想全部吃光也没有关系。”

“真的吗?”纪音澜的小表情顿时亮了。

沈业笑着说:“当然是真的。”

“那……”幼崽咕噜咕噜转着眼睛, “那澜澜可以吃一口哥哥的小蛋糕吗?”

纪时安没忍住笑出了声。

沈业也笑, 他拆开蛋糕盒子, 切下带着草莓的那一小块蛋糕递给幼崽。

馋了一路终于吃到心心念念的小蛋糕,纪音澜很是珍稀这块两口就能吃完的蛋糕,小心翼翼地抿下一口奶油,软嫩嫩的嘴巴边顿时沾上了一圈奶油胡子。

见幼崽吃得香,沈业忍不住问:“这么好吃呀?”

纪音澜毫不犹豫地点头:“好吃!澜澜最喜欢吃蛋糕啦!”

纪三哥小小声地和纪二姐吐槽:“骗人哒,澜崽啥都最喜欢吃哈哈哈。”

纪二姐给了他一个脑瓜崩。

沈业摸摸纪音澜的小揪揪,也开始吃蛋糕。

其实他不仅没有吃早饭,前一天的晚饭也没有吃,这几天他心里一直记挂着妈妈和妹妹,就算吃也是食不下咽,啥味儿也尝不出来,吃东西也只是为了保证身体能扛住不倒下而已。

作为一个易胖体质的艺人,沈业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吃过蛋糕这样高热量的食物了。

平时的他很是自律,就算有人把蛋糕奶茶喂到嘴边,他也很少会吃。但这次沈业却有些忍不住,或者说是不想去考虑那些事。

也许是紧绷了好几天的心神急需放松,也或许是幼崽吃蛋糕的小模样太香太香了,沈业给自己找了个小理由。

能吃出来蛋糕用的是品质上好的材料,奶油几乎入口即化,甜甜的却不会让人觉得发腻,蛋糕体也非常湿润柔软,吃起来一点也不费劲。

不知道为什么,沈业觉得这块蛋糕格外香甜,还带着额外的安抚功效,几乎抚平了他心底的最后一丝焦虑。

妈妈和妹妹们已经被送到了特殊病房,有专业的治疗师对她们进行治疗,而且纪星云也说过,她们的情况不算特别严峻,是可以治好的。

但沈业依旧忍不住担心、自责,悔恨自己没有早点发现妈妈她们的异常,让她们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这样的焦虑来势汹汹,让平时向来情绪稳定的他有些承受不住。

哪怕刚出道时被人黑,被黑粉在全网追着骂,被圈内前辈打压,受到诸多不公平的对待,沈业都没有这么难过不安过。

——他甚至没有接经纪人给他打来的诸多电话。

沈业知道这样做会让经纪人担心他,但是他真的真的,不想把自己失控的一面暴露在别人面前。

但是这样几近失控的焦虑,被幼崽的一个拥抱,和一块小蛋糕抚平了。

一块蛋糕没多少,等纪音澜小口小口吃完手里的一小块,沈业的蛋糕也吃得差不多了。

治疗师在这时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沈业连忙问:“医生,检查怎么样?”

“周岚的情况是最好的,沈青青的情况本应该是最严重的,不过她运气好觉醒了天赋,身体素质比另外两人更好,所以恢复需要的时间应该不长。”医生指着检测单上的数据说,“至于云雪……”

医生顿了顿,叹息道:“她年纪太小了,身体本身就比较弱,所以身体更容易被魔气侵蚀”

沈业的眉头再次紧紧皱了起来。

医生安慰他说:“不过你放心,云雪年纪小,恢复能力其实不错的,给她一点时间可以痊愈。”

沈业点点头:“谢谢医生。”

具体的治疗方案,医生说让他等会过去找他谈,沈业应了一声,就推开病房门去看望房间里的三位病人。

房间里三张床位,母女三人正好一人一床。

靠门的床位是沈青青的,最小的小云雪在靠窗的床上,沈母周岚在中间的床位,方便她能同时挨着两个女儿。

沈青青是三人中状态最好的,沈业几人进去的时候,她正靠坐在床头,漂亮的眸瞳看着窗外绿茵茵的草坪,眼底闪着微光。

像是在感慨曾经的种种往事,也像是在展望不曾期待过的未来。

听到开门的动静,沈青青就望过来,眼睛更亮了几分:“哥!”

没有了沉甸甸的情绪压着,她的身上终于透出了些少年朝气,不再像之前那样死气沉沉。

“感觉怎么样?”沈业问她。

“很不错,医生说我要不了多久就能出院。”沈青青压低声音说,眼神看向旁边床睡着的周岚,“妈妈和云雪的情况稍微差一点,医生给她们打了针,有安眠作用,这会儿都睡了。”

看到她们的面容,沈业就觉得自己安心了不少。

沈业给周岚掖了掖被角,又去看睡在最里面的小云雪。

他和小云雪其实不熟,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只有一次和妈妈妹妹视频的时候,听她们先容过这个新的家庭成员。

是个无父无母,从小就在福利院长大的可怜孩子。

沈业还记得,当初听说妈妈他们领养了一个孩子时,他还觉得张明正是个喜欢孩子,心地善良的人。

事实却大相径庭。

沈业也给小云雪掖了掖被角,又在心里骂了一万遍不做人的张明正。

骂完也消不了气,沈业勉强整理好情绪就准备去医生办公室谈论治疗方案,刚出病房的门,就看见病房门口那个支棱着小揪揪、小心翼翼往里探头探脑的小omega。

沈业暴躁的心情一瞬间又平静了下来。

他把踌躇着不知道该不该进门的幼崽轻轻推进病房:“澜崽进去吧,青青姐姐醒着呢。”

小o崽崽就一蹦一跳地进来了,看见房间里的姨姨和另一个姐姐都在睡觉,他又立即停下蹦跳的脚步,还因为停得太突然身体惯性向前冲了两步,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好在跟在他身后的纪二姐眼疾手快拉住纪音澜的后衣领,才免去幼崽摔得狗啃哔的下场。

纪音澜拍拍小胸脯,小小声地说:“吓死澜澜啦。”

沈青青笑着看他们,脸上的表情在看见小omega的时候,显得更加柔和了一些。

纪音澜从三哥手里拿过小蛋糕,脚步轻轻地走到沈青青床边,把小蛋糕递给她说:“桃子姐姐生日快乐!”

沈青青于是一愣,呆住了好一会才回过神:“你怎么知道……”

连她自己都忘记了今天是她的生日。

一旁的沈业也怔住,突然想到什么说:“是昨天的灵镜,听张……说的吗?”

纪音澜冲他们露出甜甜的幼崽招牌笑容,本就圆乎乎的脸被笑容挤得看起来更肉了,嘟起来的小肉脸上还有两个甜度爆表的小酒窝:“姐姐吃蛋糕!”

纪三哥在一旁酸唧唧地说:“澜崽一直记到现在呢,路上碰到蛋糕店就一定要进去,说桃子姐姐过生日不能没有蛋糕吃。”

纪二姐也觉得酸唧唧,自从开始工作以来,她的生日几乎从没在家里过,澜崽出生之后这几年,她升为队长之后更是忙得不可开交。

真要算起来,似乎纪家三个alpha兄姐的生日,都没有和自家宝贝幼弟一起过过。

沈青青听完却只觉得感动。

自从张明正在他们面前撕破伪装露出真面目之后,沈青青最讨厌最厌恶的日子之一,就是她自己的生日。

因为在这一天,张明正会为了立住好爸爸的人设,对她们母女俩特别特别好。

但是无论张明正做得有多好多完美,沈青青都只觉得恶心反胃,因为她很清楚这完美假象之下,掩盖的是多么让人绝望的真相。

从那次生日之后,沈青青就再也没有期待过生日,甚至昨天在灵镜中听到张明正提起她的生日,她的内心都只盘旋着厌恶和憎恨,没有一丝一毫即将过生日的期待和喜悦。

沈青青接过纪音澜递来的蛋糕,还没拆开就闻到了铺面而来的桃子香。

“是和桃子姐姐闻起来一样好吃的桃子蛋糕!”幼崽显得很兴奋,仿佛过生日的人是他自己一样,在那期待又着急地催促,“姐姐快吃蛋糕呀!”

“好。”沈青青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干哑,还有些不易察觉的轻颤,“谢谢澜澜。”

纪音澜搬了个小凳坐到她旁边,小肉手撑着下巴,眼巴巴地瞅着沈青青的动作。

蛋糕精致的包装盒被拆开,桃子的清甜混合着奶油的香甜瞬间溢向整间病房。

沈青青清楚地听见,趴在她床边的幼崽咽了下口水。她有些想笑,嘴角就抿出一个小小的弧度。

沈青青切下一块最大的、带着满满桃子果肉的蛋糕递给纪音澜,又朝纪二姐和纪三哥招招手说:“一起吃吧。”

幼崽惊喜地哇了一声,浅色的瞳眸里满满的都是蛋糕的影子。

看到澜崽又拿到这么大一块蛋糕,纪时安就说:“少吃一点啊澜崽,医生才说你吃多了有点消化不良呢!”

“澜澜才没有吃多。”纪音澜就气鼓鼓地鼓起脸颊,“澜澜饿啦!”

纪时安刚想说怎么可能,毕竟澜崽在家吃了五个草莓派,来的路上还把带给沈业他们的草莓派也吃得一干二净,这才多久怎么可能又饿了。

但他突然想到了前段时间在天使星福利院的时候,澜崽也是刚吃完没多久就又饿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