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团宠幼崽Omega > 第36章 第36章

第36章 第36章

谁他妈觉得孤单了!!!

小少年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表情变得有些扭曲,但从下往上看他的纪音澜压根没有发现。

小少年咬紧后槽牙,心说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 他有半分表现出什么孤单寂寞吗??

但抱住他的幼崽只有那么一点,小小一团仿佛一只手都能拎起来,仰头看他的时候, 肉乎乎的小脖子就那么大剌剌地露在他眼前。

——连一点防备心都没有。

这样的脖子,他一手可以掐断十个,小少年心想。

但不知为何,被幼崽这样抱着, 他心底的嫌恶和暴戾却慢慢淡了下去,就连眼底渗人的红也不知为何悄然退去。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升起了不继续作弄幼崽的想法。

这只是个游戏, 就算他把这家伙摔下悬崖又能怎么样?不会死也不会受伤,顶多让他受点惊吓——

小少年用力一咬舌尖, 让自己清醒过来。

他的目的, 不就是为了吓唬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吗?这家伙的力量在现实世界中太过诡异, 竟然能瞬间压制他,让他没有半分抵抗的余力。

在现实世界中无法反抗,那他就只能从游戏世界这种虚拟的地方入手了。

哪怕伤不到他,也要让他知道害怕, 害怕到在现实世界中也不敢再接近他一步,这样就能杜绝上一次被压制的情况。

小少年的嘴角又扯出一抹恶劣的弧度。

纪久望那家伙自从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就变得这般软弱。

这个世界伤得纪久望有多深,当初明明已经下定决心要一路走到底, 却因为这几个人类施舍的一点点温暖, 就把他封闭起来, 把他压制在最深处,甚至还想和他同归于尽。

——他不会同意的,绝不。

小少年眼底又隐隐泛起一抹红,他沉下眼眸,推开了依旧抱着他不放的幼崽:“别抱这么紧。”

纪音澜被推得一个踉跄,差点一屁墩坐到地上。

身后几步就是万丈悬崖,这要是没坐稳,再往后仰倒或者滚一圈,那可就直接掉到悬崖下去了。

身体在脑子反应过来之前作出行动,小少年本能地抬手,手中的剑尖挑住幼崽的领口,在幼崽的小屁股挨着地之前,把他从崖边往里挑了过来。

被剑整个挑起来的纪音澜惊奇的‘哇哦’了一声。

剑居然还能这么用!

好好玩!!!

小少年:“……”

艹!!!

让他掉下去不正好吗!帮他干什么!!干什么!!!

小少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右手,那眼神凶得仿佛下一秒就能把自己不听话的胳膊斩断一样。

锋利的剑刃划破了衣领,纪音澜从剑上掉了下来,这次是真的一屁墩特别瓷实地坐地上了。

但小o崽崽非但没觉得疼,反倒兴奋地拍拍手,期待地看着举剑的小少年:“哥哥好玩!澜澜还要玩!”

玩你个头啊玩!!!

小少年强忍住想瞪他一眼的冲动,翻身一跃站到了狭窄的剑刃上,冷声道:“上来。”

见有新东西玩,纪音澜立马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

长剑悬浮在半空中,只到普通人大|腿的高度,对于纪音澜来说却很高很高,比他半个身子还要高。

幼崽憋足了气往上跳,没跳上去。于是他试着换一个方式,肉乎乎的小胳膊抱紧剑柄,上半身先趴上去,短啾啾的双腿再继续用力,想借力爬上去。

还是没有成功。

小少年垂眸看着幼崽哼哧哼哧忙活了半天,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累得直喘气的模样,觉得刚刚郁躁的心情有变好一点。

“哥哥,澜澜爬不上去!”幼崽扯了扯小少年的裤脚,“哥哥好利害,一下子就跳上去了。”

小少年轻哼一声,心道一声蠢货。

剑的高度是可以由他来控制的,但他却相当恶劣地并没有选择这么做,而是弯腰拎住幼崽的后衣领,把他拎起来放到了自己身后。

“站稳了。”小少年淡道,“掉下去了我可不负责。”

“好哒!”纪音澜兴奋回答。

剑在下一秒开始移动,小少年并没有刻意放慢速度,因此剑的速度很快,还没来得及站稳的幼崽身子往后一歪就要倒下去,吓得他连忙抓紧了身前小少年的衣服。

“哥哥!太快了太快了!”纪音澜尖叫,声音却被淹没在呼呼的风声里。

小少年假装没听清:“什么?再快点!好!!!”

纪音澜:“???”

剑的速度唰一下又提升了不少,幼崽叽哇乱叫着紧紧抱住了身前小哥哥的腰。

“救命救命!澜澜要抓不住啦!”纪音澜大声尖叫,声音里却没见多少害怕,更多的反而是觉得刺激的兴奋和快活。

小少年得意地冷哼,指尖捏诀,对准了环抱住他腰身的两只肉肉短短的小胳膊。

只消一个小法术,他就能把这家伙摔下去。

就算游戏里不能受伤,从高空中坠落的失重感和恐惧感也是真实存在的,他不信一个三岁的幼崽在摔下悬崖的时候,还能一点不害怕。

只需要一个小法术,只要他的指尖一抖——

脑海里蓦地划过幼崽抱紧他,踮起脚尖拍他的头,奶声奶气又很是笨拙地安慰他的模样。

傻乎乎的,什么都不懂,分辨不了善恶,对谁都一副不设防的蠢样。

……他刚刚在想什么?!

小少年骤然回神,眼神再次冷冽下来,他不能再犹豫了。

然而还没等他动手,纪音澜的脚下却突然一滑,身体向旁边歪去。

小小的幼崽抓住了少年腰上的玉坠,那玉坠本就系得不紧,被幼崽一抓顿时松散开。没有了能固定住自己的地方,幼崽的胳膊在空中胡乱挥舞两下,从剑上摔了下去。

突然的失重感让幼崽顿时就慌了,他胡乱地在空中挥舞着四肢,朝剑上的小少年发出求救:“哥哥救命!澜澜摔啦!!澜澜摔下去啦啊啊——”

没来得及动手的小少年有些愕然,却又觉得这似乎是天意。

小少年控制着长剑停在空中,别过头不去看慌乱地向他求救的幼崽,但幼崽的声音随着山谷间呼呼作响的风声,一道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带着些哭腔,满是害怕和恐惧。

就是这样,就是要让这个蠢东西知道害怕,知道自己的力量有多渺小,让他再也不敢靠近他,不敢在妄想治好‘他’……

下一秒,小少年咬了咬牙,从剑上跳了下去。他的周身涌出些许法力波动,瞬间就追上了在空中下坠的幼崽,把幼崽抱进了怀中。

他们停在了半空中。

长剑跟随主人冲到他们身边,小少年抱着幼崽重新站上了剑,把幼崽吓得握成拳头的小手拉到自己腰间,语气凶巴巴的:“抱紧了,再掉下去我可就不管了。”

纪音澜:“qaq好!”

幼崽用比之前更大的力道抱住小少年,剑再次起飞,这一次小少年控制了速度,没再像之前飞得那么快,而是慢慢悠悠地在缥缈的云雾间穿梭。

小少年黑着脸和自己生闷气,他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反悔把幼崽救下来,明明知道对方压根不会受伤,而他的目的就是要吓唬对方。

可他还是把他救下来了。

这是他头一次做出连自己都难以理解的行为。这样超出自己理解范围内的行为,让他很是焦躁,他觉得事情的发展似乎隐隐有脱离自己掌控的趋势。

这样不对,他对自己说,这样是不对的。

可是……到底什么才是对的呢?小少年突然有些迷茫起来。

慢悠悠的跟散步一样的御剑飞行,让纪音澜渐渐缓过劲。

他抬头看看蓝天白云,看看远处郁郁葱葱的山林,又低头看了一眼深不见底的悬崖。

突然,幼崽扯了一下小少年的衣服:“哥哥!”

小少年回过神,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什么事?”

“刚刚的游戏,可以再来一次吗!”纪音澜兴奋地说,“超级快超级快地飞起来,然后澜澜掉下去,哥哥再接住澜澜!”

一开始的害怕劲儿过去之后,纪音澜再次回味刚刚的感觉,竟然觉得有些上头。

就像帕帕给他买的过山车模拟体验游戏一样,虽然有些吓人,但是真的好好玩好好玩!!!

听懂幼崽话里意思的小少年:“……”

这个蠢东西是不是真的哪里有点毛病???

纪音澜疯狂蹭着小少年的后背,小肉脸蹭完就用头顶的小揪揪蹭,蹭来蹭去地撒着娇:“好不好嘛!澜澜觉得好好玩,还想多玩几次!”

小少年怒道:“想都不要想!”

这么幼稚又傻缺的‘游戏’,他死也不会答应这个蠢东西的!

数分钟后,山谷里回荡起幼崽兴奋又刺激的尖叫。尖叫声持续几秒钟便戛然而止,变成稚气开怀的笑声,没多久又变成了短暂的尖叫声。

小少年冷着脸,重复着加速御剑,推幼崽下剑,再俯身接住幼崽的行为,整个人都麻了。

他到底,是为什么,要做这么愚蠢的事!!!

没有人能回答他这个问题,就连小少年自己都回答不了。

他没有察觉,或者说察觉了但不愿意去承认的是,听见幼崽那样稚嫩却无忧无虑的笑声,他一直躁郁又满是戾气的内心,似乎都变得没有那么让他难受了。

——小少年是喜欢听幼崽笑的。

纪音澜来来回回玩了十多分钟,终于觉得有些累了,便拉着小少年回到了悬崖边,盘着小肉腿端正坐下。

小少年别开眼不去看他。

他觉得这个蠢蠢的幼崽天生就克他,不管是在现实世界还是虚拟世界,都有办法让他对他毫无办法。

这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也许从一开始,他就不应该升起吓走他的念头。

反正,这个年纪的幼崽忘性大,又没有什么耐心。

就算说了要治好纪久望的‘病’又怎么样?幼崽没有耐心,但是他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