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团宠幼崽Omega > 第38章 第38章

第38章 第38章

“丢掉?”纪音澜茫然地晃了一下头顶的小揪揪, 半晌后才琢磨明白小少年话里的意思。

幼崽的脸色顿时就变了,生气地反驳说:“哥哥胡说!叔叔姨姨才不会不要自己的崽崽!”

小少年冷笑:“那你怎么说明他们为什么把孩子丢在村子里,他们自己却一声不吭地就走了?”

纪音澜不知道怎么反驳他, 急得只会说:“你就是胡说!哪有帕帕麻麻不要崽崽的呀!”

“这种事情可多了去了。”小少年冷哼道, 黑沉的眼睛里压着幼崽看不懂的情绪。

幼崽气得头顶上的小揪揪都左右乱晃, 嘴里还在不停反驳:“崽崽是爸爸妈妈最爱的崽崽,才不会不要崽崽呢!”

小少年嗤笑道:“你怎么知道不会呢?”

他的黑眸比平时更沉几分:“那小女孩的身体不好活不了多久, 就算成功长大也无法修炼。物竞天择,弱小的残次品就应该被淘汰,她的爹娘不要她,也是情理之中,他们可以拥有一个更利害更优秀的孩子。这样弱小的孩子,从出生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才不是这样!!!”纪音澜打断他,稚嫩的童音因为着急而变得很大声, “没有一个来到这个世界的崽崽应该是错误的!!!”

小少年弯腰看向幼崽, 嗤笑道:“傻崽,你还是太天真了。你看,就连她的父母也不要她,这足以证明她的存在有多错误,不对吗?”

“不是的!姐姐身体不好,也绝对不是姐姐的错!”纪音澜气得眼眶都红了, “就算有错,那也是丢掉她的叔叔姨姨有错!”

小少年语气认真:“他们哪有错?他们只是做出了对自己更好的选择罢了。”

“错了就是错了。”纪音澜吸了吸鼻子,“麻麻跟澜澜说过,每一个崽崽都是上天赐给帕帕麻麻的礼物, 就算这个礼物可能不完美, 可能会有不好看不满意的地方, 但是、但是——”

“对于每一个爱自己崽崽的帕帕麻麻来说,这个崽崽就是最好的礼物!拿什么都不换!就算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草莓蛋糕也不换!!!”

幼崽稚气满满的小奶音在耳边缭绕,奶乎乎的声音明明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却让人心里发颤,仿佛触动到了最深处那块柔软之地。

小少年怔住了。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小o崽崽,对方还在叽里咕噜找话反驳他,一张肉嘟嘟的小脸都因为过于激动的情绪而憋得通红。

小少年没忍住,伸手轻轻捏住那坨说话时会打颤的软肉。

被捏住脸颊的幼崽的说话声戛然而止,纪音澜茫然地抬头看着小少年,浓密卷翘的睫毛疑惑地忽闪了一下。

“哥哥?”幼崽有些口齿不清,“哥哥为森莫要捏澜澜?”

小少年足足过了好几秒才放下手,别过头说:“没有为什么,想捏就捏了。”

没有一个来到这个世界的人是错误的。

如果,他是说如果。

如果这个傻崽说的是对的。

——那他呢?

*

小少年有些心不在焉,因此后面的任务都是由纪音澜引路。

小小的幼崽跟着箭头不停地跑呀跑,跑到了郎中家,帮郎中完成了收拾房屋的任务,又哼哧哼哧地跟着线索上了山。

下雨时的山路泥泞滑腻,幼崽刚走没两步,就脚下一滑要往前摔去。

然后就被小少年用剑柄勾住了后衣领。

“谢谢哥哥!”纪音澜回头露出大大的笑容。

幼崽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刚刚还和小少年争得面红耳赤,这会儿就忘得一干二净,小少年还是他很喜欢的小哥哥。

小少年心道一声傻崽,却没有发现,他的情绪比之从前已经平稳多了。

站稳后,纪音澜却并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看着小少年手中的剑,眼巴巴地说:“哥哥,大家飞过去吧!”

小少年轻瞥他一眼,心里虽然在说这傻崽是把他当工具吗?但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不慢。

在幼崽的大眼睛看向他的剑时,那剑就仿佛明白了他的想法一样,非常主动地浮了起来,还贴心地降低了高度,让短腿幼崽能轻松站上去。

小少年:“……”

这剑怕不是也被蠢崽给带蠢了吧!

小少年黑着脸站上剑,把站在他前面的幼崽用力往怀里一带,语气冷硬:“站稳了,敢乱动就把你扔下去。”

纪音澜乖巧软糯:“好哒!”

小少年就更生气了,这个傻子连别人的威胁都听不出来吗?

御剑飞行的速度自然比小短腿快多了,两人很快便找到了被大雨困在山中神庙的那对年轻夫妻。

这个小山村里的郎中的确很有本事,但是脾气古怪极了,一直闭门不见外人不说,终于见到人了以后,还非得让夫妻二人上山帮他们采药草,才答应帮他们治疗女儿。

夫妻二人爱女心切,天未亮便赶上山,只为了能早点采完药好让郎中出手为女儿治病。

谁知药草是摘完了,但天却突然下起大雨,下山的路本就难走,被雨水一冲刷更是寸步难行,只能在这个破旧的小神庙里躲雨。

纪音澜和小少年找到他们的时候,夫妻二人正跪在神像前,闭着眼睛为女儿真诚祈福。

这座神庙显然常年没有修缮过,大门歪歪斜斜闭不上,窗户到处都是破洞,大雨淋湿了大半座庙,偶尔刮起的大风也呜呜作响。

&nb sp;庙内的神像也又脏又旧,神像前的祭桌上只摆着几颗野果和一些药草,显然是夫妻二人刚供上去。

年轻的夫妻跪在荒野破旧的神庙之中,屋外是大风大雨,屋内的二人却置若罔闻,神色虔诚眼带敬意。

他们在为女儿祈福。

就算是这般荒凉的神庙,就算祈福后也几乎不可能有效,但他们依旧不肯放过任何机会。

这一幕让小少年有些动容。

这只是游戏,是虚拟的故事情节,这些都是假的。

——但现实中确实有跟这一样,甚至有比这更不可思议的温暖。

小少年垂下眼帘,黑沉的眼底染上些许茫然。

那些温暖以前都被他刻意忽略,哪怕发生在他的眼前,他也只会觉得那些都是虚伪的,都是那些心机深沉的人类做出的伪善举动。

带着目的的善良,真的是善良吗?不,不是,那让他恶心。

可是、可是……

小少年的视线又落在了身旁的小团子身上,这只幼崽,又是为了什么接近他?

他突然想到,一开始并不是幼崽要接近他,是他篡改了幼崽的任务,才让幼崽来到他的身边。

但那之后,幼崽的一举一动似乎全部都在他的意料之外。

为什么要摸他的头安慰他?为什么要给他拥抱?为什么在他展现出恶念之后,依旧如此信任他?

真的只是因为这只幼崽太傻太蠢了吗?小少年在心底否认了这个推论。

他见过太多太多比幼崽更蠢的人类,但那些人见到他之后,无一不惧怕他,憎恶他,想要把他碎尸万段。

从没有人像这个崽崽一样,毫无戒备地靠近他。

小少年突然弯腰捏住幼崽的小肉脸,让对方的视线从那对夫妻身上转移到他的身上。

然后问:“你对我是什么感觉?”

纪音澜傻愣愣地反问:“什么感觉?”

小少年:“喜欢?讨厌?还是憎——”

他的话还没说完,幼崽就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喜欢啦!”

小少年瞳孔骤缩。

小o崽崽晃着小揪揪,柔软又明亮的幼崽笑容,似乎把这昏暗的天际都照亮了。

“澜澜喜欢哥哥!”纪音澜说,“就跟喜欢旺旺哥哥星星姐姐安安哥哥一样,喜欢哥哥!”

这是小少年头一次直面如此直白的情感冲击,小小的幼崽似乎不知害羞为何物,喜欢就是喜欢,没有扭捏也没有顾虑,更没有那些让人厌烦的弯弯绕绕。

这样直接的感情表达,让小少年突然间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

哪怕是在面对比自己更强大,强大十倍百倍的强敌时,他都从未这样慌乱过。

但这样的慌乱并没有让他觉得不舒服,他甚至未曾在自己略带焦躁的内心中,找到哪怕一丝一毫的厌恶和烦闷。

他只是焦躁这些让他有些不能理解的情绪,却并不觉得讨厌。

小少年沉默片刻:“你为什么喜欢我?”

幼崽就认真思考了许久,茫然地问:“喜欢需要原因吗?”

小少年很想反问他,喜欢为什么不需要原因呢?可是就连他自己也整不明白‘喜欢’到底是个什么感觉,说出的话似乎就更加没有说服力了。

小少年决定闭口不。

纪音澜扯了扯他的衣角说:“有些人澜澜一看见就觉得喜欢,但是有些人澜澜就不喜欢。哥哥就是澜澜一看见就喜欢的人,就跟池池哥哥桃子姐姐他们一样。”

小少年问他:“你有一看见就讨厌的人吗?”

纪音澜就压低声音说:“有呢,澜澜就不喜欢下水道叔叔,哥哥不要告诉别人,麻麻说乖崽崽是不可以在背后偷偷说别人坏话哒!”

小少年定定地看了他一会,抬手揉了一把幼崽头顶的揪揪,然后迈步往庙里走去:“走了,做任务。”

第一个任务的结局,是雨停后小女孩的爹娘带着草药回村,老郎中终于松口为小女孩看病,并用夫妻二人带回来的草药为小女孩配了药。

老郎中说,服用此药三月后,再来找他配药,小女孩的病他能治。

听到老郎中的话,纪音澜欢呼一声,啪叽一下抱住小少年的腰,欣喜道:“哥哥太好啦!”

小少年看了一眼闹腾的幼崽,眼神嫌弃极了,却并没有推开他。

——这是个奇怪的幼崽。

他心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人,会因为别人的事情而难过,也会因为别人的事情而开心呢?

这是幼崽区的第一个新手任务,任务完成后会得到对应的游戏物资奖励,以及第二个任务的线索。

头一次玩这种游戏的幼崽却已经觉得有些累了,于是拉着小少年去了之前的苹果树下,又摘了个苹果和小少年分了吃。

等苹果吃完,纪音澜发现刚刚还在他身边的小少年,又和上一次一样不见了。

幼崽捏着苹果核,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似乎又忘记问小哥哥的名字啦。

*

纪音澜从游戏中退出来的时候,纪大哥还没有回办公室。

小机器人觉得无聊,正捧着幼崽的智脑看动画片,时不时发出诡异的、毫无波动起伏的笑

声 。

一旁的小仙人掌似乎觉得这个机器人很怪,因此缩在沙发的小角落,一动也不敢动。

纪音澜摸摸小仙人掌的叶瓣,从茶几上搜刮了一堆零食,舒舒服服地窝在沙发里,和小机器人一起看动画片。

等到窗外的天色开始暗淡下来,纪大哥终于开完会回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