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团宠幼崽Omega > 第41章 第41章

第41章 第41章

一行三人很快就到了容明的学校。

容明读的这所初中是容慧知给他选的, 前几个月容明爸爸出了事,容慧知不放心半大点孩子自己生活,就主动把容明接走了。

这些年容慧知存了不少钱, 她自己一个人没什么额外支出,负担一个孩子读书的开销绰绰有余。

唯一让容慧知担心的是容明的心理问题。

初中年纪的孩子正是敏感,容明的母亲意外离世后,他便一直跟着他那不靠谱的爸生活, 结果前阵子他爸犯了事被抓, 家里唯一的房子都被拿去低了债, 如果不是容慧知把容明接走,容明怕是就要被送去福利院。

家里发生这样的事,容慧知是真的担心容明会想不开。

下车后, 容慧知径直走向了校门口那位带眼镜的男老师:“李老师, 容明现在怎么样?”

“在校医务室,校医给他用了退烧药,这会儿好一些了。”李老师说, “保险起见, 你还是把他带去医院看看。”

他的视线扫向一旁的两只幼崽, 似乎很惊讶容慧知竟然带着两个幼崽来学校接容明, 但并没有多问。

容慧知点头说:“好。”

这所学校是半封闭式学校,就读的学生基本都是住校生,周一到周五住在学生宿舍, 周六周日才能出校门。

容慧知一开始想给容明办理走读证,还给他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小房子。

她担心以容明现在的心理状况, 不适合住在集体宿舍, 但容明拒绝了他, 坚定地选择了住校。

容慧知拗不过他, 只能随他的想法。

所幸容明很让人省心,转学到现在过了这么久,容慧知一直没被叫过家长,这还是第一次。

李老师电话里说,容明上体育课的时候晕倒了,被送去医务室才发现,那孩子生病了正发着高烧。

也不知道容明病了多久,那孩子藏得也严实,周围没一个人知道,就连和他同一个宿舍的室友们都没有发现异常。

李老师隐晦地提了一句,说容明平时太内向了,不怎么和同学们交流。他知道容明的家里情况,平时也会多关照他一些,但容明看起来并不太愿意接受。

容慧知叹了口气。

这个年纪的孩子正是自尊心最强的时候,确实很难沟通。

他们的谈话并没有避开两只幼崽,纪音澜听了个一知半解,懵懂地意识到,小明哥哥遇到了很大很大的困难,现在又生病了,是个不怎么爱说话的哥哥。

期待见到新哥哥的纪音澜晃了晃头顶的小揪揪,心底的兴奋一点都没有减少。

不爱说话的哥哥也没关系哒,他爱说话就行啦!

纪音澜如是心想,他负责说话,小明哥哥负责听,这样就完美啦!

四人走了很远,终于走到了校医务室。

隔着老远的时候,纪音澜就闻到了特别浓的味道,幼崽耸着鼻尖闻了闻,眼睛霎时就亮了。

是他超爱的薯片的味道!还是番茄味的薯片!

但下一刻,纪音澜就皱起了小眉头,有些担心地频频朝味道传来的方向看去。

天赋能力觉醒了这么久,纪音澜已经有了辨识味道里带着的不同感情的方式。

味道变浓的原因,可能是开心、兴奋、激动等等正面情绪,也有可能是愤怒、伤心、绝望等等负面情绪。

而此时这浓郁的番茄薯片味里面,就满满的都是负面情绪。

沉甸甸的情绪压得纪音澜有些不舒服,一张小肉脸顿时皱得跟个小肉包一样。

纪长隐察觉到幼崽的状态,轻轻拉住他的小肉手揉了揉。

薯片的味道在他们来到医务室后,又浓郁了一个档次。

校医正在为容明拔针,见李老师带人来了,便对床上的人说:“同学,你家长来了。”

容明躺在最里边的那张病床上,床边的隔断帘拉了小半边,正好遮住了他的脑袋。

从纪音澜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薄薄被单罩住的单薄轮廓。

薯片的味道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李老师说:“我接下来还有课,就先走了,请假条我已经帮容明开好了,你等会直接带他回家就好。”

容慧知应了一声,便脚步匆匆走到了容明的床边。

“姨妈。”容明看到来人,想从床上坐起身,却被容慧知给安了回去。

“先别起来,躺着休息吧。”容慧知温柔又不容拒绝地说。

容明有些病恹恹的:“对不起,我又给姨妈添麻烦了。”

容慧知就说:“什么添麻烦不添麻烦的,生病又不是你能控制的。”说完她似乎意识到什么,有问,“你病了多久?一直瞒着不说,是不是因为怕给我添麻烦?”

容明没说话,但看表情似乎是被容慧知说中了。

容慧知一时不知道是该心疼还是该生气才好:“你这孩子……”她叹了口气,揉了揉容明的脑袋,“下次不许再这样了,有什么事就跟姨妈说,你的事情对姨妈来说怎么会是麻烦呢?你要是什么都不说,姨妈才会觉得苦恼。”

容明低垂着头嗯了一声:“谢谢姨妈。”

语气很温顺,但细听之下却又带着一丝拘谨和疏离。

容慧知在心里叹了口气,心知这事儿急不得,便又揉了揉小少年的脑袋,去找校医了解容明的病情。

姨姨的味道变淡了一点点,纪音澜看看容慧知的背影,又踮起脚尖往病床上看。

床边摇晃的小揪揪闯入容明的视野里,他这才注意到,姨妈竟然还带来了两只幼崽。

扎着小揪揪的omega崽崽跟他打招呼:“哥哥好。”

容明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两只幼崽应该是姨妈工作的那户人家里的孩子。

容明看起来就更不自在了,声音里染上写局促:“你好。”

那只看起来很可爱的小o崽就笑了,拉着身边拽着张脸的红眼幼崽说:“这是隐隐哥哥。”

酷崽冲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容明抿了抿唇,敛下眸子也没吱声。

容慧知很快就和校医谈完,校医说目前的检查来看,容明是身体受凉后又累到了,拖了几天没有治疗,所以看起来比较严重。

不过保险起见,还是去医院做个彻底的检查比较好。

容慧知表示明白,然后问容明:“衣服和书包需要收拾一下吗?姨妈给你请了几天假,这几天回家休息,等病好了大家再回来。”

“姨妈,我、我不想去医院。”容明有些犹豫,“我已经没有发烧了,回宿舍睡一觉就好。”

容慧知却摇头说:“不行,你现在是退烧药起效了所以没发烧,但是病还没好,大家去医院看看。”

“生病了就要去看医生,吃药打针好好吃饭好好休息,才能快一点好起来。”纪音澜说,“小明哥哥不要怕打针,打针不可怕,只有一点点疼。”

幼崽说着就伸出手,肉肉短短的手指比划着:“真的只有一点点哦!”

容慧知被幼崽逗笑了:“咱们澜崽说得对,打针不可怕,所以明明也不会怕对不对?”

容明看看自己的姨妈,又看向眼睛亮亮的小o崽,嘴唇嗫嚅片刻后,低声说:“我去宿舍拿几件衣服,书包在教室。”

“好。”容慧知道,“大家一块去。”

正说着,医务室的门突然被敲响:“医生好,我是来给容明送书包的。”

少年的声音有些吊儿郎当,听着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

纪音澜注意到,小明哥哥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突然瑟缩了一下,原本淡了些的番茄薯片味,突然又变浓了不少。

好奇怪哦,幼崽心想,小明哥哥是讨厌那个哥哥吗?

纪音澜动了动小鼻子,闻到了少年身上的味道。

幼崽不知道这是什么味,但他不喜欢这个味道,有点难闻。

容慧知接过少年递来的书包说:“谢谢你啊,同学,辛苦你跑一趟。”

“没事儿阿姨,我和容明一个宿舍,平时关系很好的,来送个书包而已,不用谢。”少年看向病床上的容明,唇角勾起一抹弧度,“你说是吧,容明?”

容明的手掌蓦地握紧,他抬眸看了一眼来人,又飞快地收回眼神,睫毛有些微地颤抖:“嗯。”

少年朝容明笑了笑说:“你可要快点好起来啊,大家大家都会想你的。”

这次容明没有说话,少年也并不在意,朝容慧知摆摆手便离开了:“阿姨再见。”

容慧知不疑有他,问道:“明明,刚刚那同学是你朋友吗?”

正准备掀被子下床的容明动作一顿,半晌才出声,含糊道:“嗯。”

“你朋友人不错呀,还记得给你送书包呢。”容慧知笑着说,“走吧,去宿舍拿衣服。”

容明点点头,低垂着头眼神闪烁。

一直抬头看他的纪音澜感觉他的表情有些不太正常,却也说不出哪里不对,只能伸出手放在容明的手上,轻轻摸了摸说:“哥哥不难过。”

容明跟受惊了一样,迅速把手缩了回来。

纪音澜被他吓了一跳,有些慌张地问:“澜澜把哥哥摸疼了吗?”

“没、没有。”容明小声说,“抱歉,我就是、有点突然……”

一直没有说话的纪长隐抬眸看了他一眼,心里头却冷哼了一声。

朋友?

嗤。

*

刚退烧吹不得风,容明身上的校服又太单薄,好在容慧知出门时多拿了件外套,正好给容明披上。

此时正是学校上课的时间,学生宿舍楼空空荡荡,楼下的宿管在确认好容明的情况后,便放人上了楼。

容明的宿舍在三楼,掏钥匙开门的时候,不知为何他的手有些抖,几次都没有成功把钥匙插进锁孔里。

纪音澜热

心肠地问:“哥哥要澜澜帮忙吗?”

“不、不用。”容明的声音也有些抖,所幸宿舍门终于被成功打开。

容慧知问:“要姨妈进去帮你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