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团宠幼崽Omega > 第68章 第68章

第68章 第68章

纪家里最不缺的就是行动力强的人。

在决定要去探班安闲之后, 纪时安和纪音澜当即就放下了手头上的事,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发去探班。

收着收着, 小o崽崽突然疑惑抬头问:“哥哥,什么是探班呀?”

“探班就是……”纪时安卡壳一瞬,试图用幼崽能听懂的说明说,“就是去看望正在工作的人。”

纪音澜点了点头,然后皱起了小眉头:“可是,大家的节目不是还没有开始吗,为什么柚子哥哥还在工作啊?”

纪三哥说:“他还有别的工作呢, 不只有大家的节目。”

小o崽崽顿时露出同情又心疼的小表情:“柚子哥哥好可怜……”

纪时安心说是啊, 方导的综艺录制时间安排向来比较紧凑,他和沈业专门为此空出了一段时间的档期,只专心录制这期综艺。

可安闲不行, 不知道是安闲自己的意思, 还是他的经纪企业安排的, 安闲的档期排得格外满, 每一期综艺期间的那三天空闲也完全没有休息时间。

他们相互交换过联系方式, 因此纪时安知道安闲手里头还有一部网剧在拍,拍《小手拉大手》的那几天, 都是安闲和那边的导演商量过后错开时间来拍摄录制的。

拍完综艺就赶回片场拍戏, 到了时间就再出发去拍综艺……

如此反复, 也不知道安闲平时到底有没有休息时间,拼命三郎也不敢像他这样不要命吧?

兄弟俩收拾东西的动作, 很快就惊动了在旁边房间埋头学习的小宿池。

了解到兄弟俩的意图后,小宿池想了想, 也放下了手里的书, 开始收拾东西。

安闲拍戏的片场也在首都星, 但是距离纪家所在的地方很远,因此纪时安打算带着两只崽崽在片场附近订个房间,在那里住一晚上,免去一天奔波一个来回的疲累。

想到这里,纪时安手上的动作一顿。

——既然池崽也要去,那就干脆把沈业一起叫上吧。

纪三哥的提议得到了两只幼崽的赞同,纪音澜眨了眨眼睛说:“那要不要把炎炎哥哥桐桐姐姐和乐乐姐姐一起叫上呀?”

纪时安一愣:“可以是可以,不过大家可能有事在忙……”

据他所知,小司炎的行程虽然安排得不算满,但是他的父母同样很重视幼崽的学习,因此小司炎没有档期安排的时候,都会在家接受来自家庭老师的常识攻击、啊不,是常识灌输。

夏桐桐应该有空,至于曲乐……

曲乐上次有透露说,她因为参加节目,已经断更一周了,如果再不赶稿更新,她说她的读者们也许就要给她寄刀片了。

听到她的话,当时的纪时安沈业和安闲同时露出了‘什么你竟然敢断更’的难以置信的表情,看得曲乐差一点当场掏出光脑现场码字给他们看。

纪音澜扒拉着他说:“那就问问嘛!看看哥哥姐姐有没有空。”

宠崽的纪三哥立即就想在他们的小群里艾特众人,但在消息发出去之前,他又立即删除了已经编辑好的文字。

安闲也在小群里,如果直接艾特的话,安闲就知道他们要去探班了。

澜崽可是说要给柚子哥哥惊喜呢!

于是纪时安任劳任怨地点解雇了安闲之外的所有人的小窗,询问对方是否有时间,没多久就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肯定回答。

夏桐桐所在的福利院这两天正好有公益活动,身为福利院里目前人气最高的、上了星网电视的‘小明星’,夏桐桐是整个福利院的小主角,自然没有办法走开。

而曲乐……正如她之前所说,她这几天要疯狂赶稿,也没有空。

小司炎倒是一口就答应了,于是一开始的一行两人,瞬间就壮大成了一行五人。

在纪音澜蹦蹦跳跳地准备出门的那一刻,小机器人眼疾手快地把自己塞进了幼崽的背包里。

它有一种奇妙的预感,也许这次出行会有额外的收获也说不行。

——这也许就是身为系统的直觉吧,小机器人如是心想。

然而还不等它暗戳戳开始激动,突然就听见了小小的滋啦一声。

小机器人心道不妙,低头一看,果然瞅见自己身上的小裙子裂了一条小口。

而划破它裙子的罪魁祸首,此时正瞪着一双黑豆豆眼看着它,绿油油的身体上一根根坚硬的刺存在感极强地支棱着。

系统:“……”

这个仙人掌是什么时候跑进去的!!!

察觉到小背包里的动静,纪音澜拉开书包拉链看了一眼,茫然地看着在他的包里打了起来的小机器人和小仙人掌。

“鸡腿侠和小仙?”小o崽崽一手一个,把打架的小东西们强硬分开,“澜澜不是说让你们在家里乖乖的吗?你们什么时候跑到澜澜的包包里面的?”

小仙人掌:“……”

小机器人:“……咔哒。”

被、被抓包了qaq!!!

*

小司炎住的地方离纪家稍微有点远,不过正好和安闲的片场在同一个方向,沈业四人开车过去正好能顺路把他捎上。

一般情况下,拍摄现场是不允许外人探班的,不过身为圈内还算有头有脸的人物,沈业的关系网很广,很快就找到了安闲剧组里的老熟人,拿到了探班的通行证。

但在得知沈业要来探班的对象是安闲时,老熟人的态度却让沈业觉得有些在意。

林可期:你们是要来看安闲吗?

沈业:对。

林可期:安闲的话……

林可期:算了,没事。

林可期:你们来吧,需要我跟安闲说一声吗?

沈业:不用,大家偷偷过去给他惊喜。

沈业:他怎么了?

林可期:没什么大事,就是他这几天状态不太好,张导把他批得很惨。

林可期:就怕你们来了之后会被张导牵连,毕竟张导那性子……你应该也听说过。

沈业和纪时安同时沉默了两秒,然后纪时安问:“哪个张导?”

“经常拍网剧的那个张导。”沈业皱了皱眉,“我记得他作风一直不太好。”

纪时安瞬间就懂了。

作风不好,又一直沉迷拍摄网剧……纪时安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知道是哪个张导了。

这位张导的脾气和作风在圈内也是出了名的,和大部分导演排斥资本塞人的作风不一样,这位张导是只要给得够,塞谁进来都可以,出品的剧非雷既白,经常被观众骂无脑无营养。

只不过,能进去是一回事,进去之后能不能被好好对待,又是另一回事了。

毕竟就算是塞钱的演员,也是会被分成三六九等的。

安闲这次在剧里的角色是个男三,戏份不算很多但存在感很强,非常考验演技。

偏偏安闲的演技确实一般般,哪怕再努力,他的演技都有一种脱离角色的感觉,无法让人沉浸入角色之中。

再加上安闲的经纪企业……至少在纪时安和沈业看来,那经纪企业对安闲实在算不上重视,就算肯花钱把他塞进剧组,估计也没有下什么大手笔。

纪时安几乎能想到,安闲在剧组里会被张导折腾成什么样了。

沈业突然想起来,第一期节目录制时他们被关在监狱大牢中,安闲曾经无意间说的话。

——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真的很好。

那时的安闲表情羡慕又落寞,让人心酸又心疼。

所以,安闲的梦想到底是什么呢?沈业不知道,在场的其他人也没有一个人知道。

至于安闲是为了什么才选择放弃梦想进军演艺圈的,就更没有人能知道了。

*

此时的剧组内,安闲正被经纪人余阳劈头盖脸地骂。

“你到底有没有用心啊?企业给你找的这么好的资源,你就这么敷衍了事?”余阳压着声音骂道,“张导刚刚又跟我说要改剧本,你的角色高光本来有不少的,你看看现在还剩下几个?!”

安闲沉默地垂着头,身上披着一块大浴巾,浑身上下湿哒哒地不停往下淌水。

他刚刚拍的那场是落水戏,水就是普通河里的水,虽然现在天气很暖和,但河水还是冰冰凉凉,现在又听到经纪人的话,安闲只觉得那凉意直接窜到了他的心底。

余阳还在那里疯狂责骂:“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陈总对你给予了那么重的厚望,你就这么辜负他?真是白瞎了你这张好脸!”

安闲的拳头霍然捏紧,又很快就松开。

他睁开眼定定地望着身前的地面,只觉得大脑里乱哄哄的,纷杂地情绪压得他几乎要喘不过气。

就在这时,张导叫安闲去拍下一场戏。

这一场戏是连着上一场落水戏的后续剧情,安闲饰演的角色从水中上岸后,被反派的手下欺辱,当着围观群众的面扇耳光,并出辱骂。

纪音澜等人就是在这个时候到的片场。

由于安闲正在拍戏,沈业的朋友林可期就带着他们来到了一旁的休息区,这里的视野正好可以看见当前的拍摄场景。

刚坐下的纪音澜忍不住探出小脑袋,很快就找到了浑身湿漉漉的安闲。

安闲穿着一身古朴青色长衫,浑身上下湿透了,远处的鼓风机吹出凌冽的大风,把本就瘦削的青年吹得瑟瑟发抖。

站在青年身前的男人指着安闲的鼻子破口大骂,周围的围观群众却无一人阻拦,甚至拍手叫好。

末了,骂完安闲的那男子又抬起手,猛地落下打在安闲的脸侧。

纪音澜的眼睛骤然瞪大,下意识地就像冲出去,去拯救被‘欺负’的柚子哥哥。

好在纪三哥及时拉住了他,并说明道:“澜崽别去,安闲哥哥正在演戏,这些都是假的,不是真的。”

小o崽崽急慌慌的:“可是、可是他打柚子哥哥!”

“那也是假的。”沈业也连忙安抚说,“澜崽刚刚没有听见巴掌声,对不对?那就是假的,没有真的打上去。”

纪音澜回忆了一下,发现事实却是如沈业所说,他并没有听见手掌打在柚子哥哥脸上时的声音,于是便放下了心。

旁边的张导却突然咔了一声,把安闲和反派手下叫了过去。

休息区距离他们的位置太远了,纪音澜听不见张导对安闲和另一个演员说了什么,只隐约看见安闲的脸色似乎不太好,唇色都有些泛白。

这次上场前,安闲接过经纪人递来的水桶,猛地把水从头到脚淋了个遍。

刚刚张导说戏的时间有些长,他身上的水都干了一些,看起来不像是刚从河里爬起来的模样,只能人工再补一些水。

这一桶水刚下去,安闲就打了个哆嗦。

——水里被人加了冰块。

安闲不知道是谁加的冰块,剧组里对他有意见的人太多太多了。

他咬了咬牙,忍住那一瞬间的晕眩,重新站回了原来的地方。

休息区的小o崽崽皱起眉头问:“柚子哥哥为什么要淋水?是在洗澡吗?可是柚子哥哥连衣服都没有脱,怎么洗澡呀?”

纪时安耐心地和他说明,说这些都是剧本需要巴拉巴拉。

小小的幼崽听得懵懵懂懂,虽然依旧不太懂为什么一定要往身上泼水,但他隐约明白,这也是柚子哥哥工作的内容之一。

纪音澜露出同情又心疼的小表情:“柚子哥哥好辛苦啊……”

纪时安和沈业也在心里感慨,说了句是啊。

第二遍很快就开始了,依旧是刚刚的剧情,这一次反派演员在辱骂结束后,抬起手用力挥下——

一声相当清脆的‘啪’的巴掌声,清楚地落在了休息区内几人的耳朵里。

小o崽崽愣了愣,扔下怀里的小背包就要往安闲的方向冲去,被沈业和纪时安两人合力拦住,才没让力气超大的幼崽跑出去。

“澜澜听到把掌声了!”纪音澜皱着小眉头,“他打柚子哥哥了!澜澜听见了!”

沈业和纪时安他们当然也听见了。

第一遍是借位假打,或许是张导不满意效果,第二遍就变成了实打实的真打。

真打确实没什么,身为演员为了最终的效果呈现,基本上都有真打经历,但是安闲的对手戏演员,下手太重了。

安闲他们拍摄的位置距离休息区真的挺远,就连反派演员的大声吼叫的辱骂台词,纪时安他们都听不太真切,但那声巴掌响却大得惊人。

足以听出反派演员到底有多用力了。

反派那一巴掌把安闲也给打懵了,但这一遍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似乎让张导很满意,没有让安闲再重拍。

这场巴掌戏结束后,接下来的几场戏也是安闲的。

一直到外边天色隐隐暗下来,安闲才结束了湿身的全部戏份,披着浴巾来到了休息区。

他一眼就看见了在休息区的众人。

纪音澜第一个迎上去,丝毫不嫌弃地张开双臂,想要抱住浑身湿哒哒的柚子哥哥。

安闲却猛地躲开幼崽的抱抱,声音听起来有些哑:“澜崽别抱,哥哥身上都是水,脏脏。”

被躲开的纪音澜立即调转方向,跟没听见安闲的话一样,啪叽一下就把安闲的双腿抱了个结实。

小o崽崽抬头看着安闲,浅色的瞳眸中映出安闲脸侧红肿的巴掌印:“哥哥痛痛……”

安闲一愣,下意识抬手碰了一下自己的脸颊,顿时轻轻吸了一口冷气。

虽然他只被打了一个巴掌,但那一巴掌他挨得非常结实,要不是他强行稳住身体,那一下怕是直接就能把他打趴下。

沈业看向安闲身后的余阳,对方冲他们笑了笑说:“五分钟,小逸接下来还有戏,得做准备。”

余阳看了一眼安闲脸侧的红肿:“脸也要敷一下。”他轻轻啧了一声,眉头顿时拧了起来,“怎么肿得这么利害,等会让小陈给你补个妆,得想个办法遮住,不能耽误进度。”

一旁的纪时安听得一愣,心头泛起一丝很怪异的感觉。

他怎么觉得这个经纪人,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在责备安闲,仿佛脸被打肿了也是安闲的错一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