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团宠幼崽Omega > 第76章 第76章

第76章 第76章

安闲的画像被收起来后, 下一位便是小司炎。

坐在司炎和安闲之间的沈业考的是体育,考试内容在刚刚的两个小时就已经被桂老师录了下来,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的需要上交的东西。

而在桂老师走到了小司炎身前, 对他微笑着伸出手后, 刚刚还沉浸在安闲的画像之中的小司炎, 顿时垮下了小脸蛋,整只崽身上都笼罩起了愁云。

小司炎吸了吸鼻子,期期艾艾地说:“老师,我可不可以申请重考啊?”

桂老师语气温柔:“当然不可以啦。”

小司炎:“……”

他、他又想哭鼻子啦呜呜呜qaq!

五年级的试卷对于一个幼儿园中班的小朋友来说,确实难度太大了, 哪怕小司炎的父母有给他请家庭老师, 提前学习小学的常识, 但是五年级的数学题,还是竞赛题,着实有点太为难他了。

小司炎吸了吸鼻子, 仿佛失去了灵魂一样, 瘫倒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炎总:生无可恋.jpg

救命了,我之前还觉得五年级的竞赛题应该挺简单的,结果刚刚扫了一下,好多题都好难啊,我都一点思路都没有[轻轻跪下.jpg]

不怪咱炎总不会做,现在的小学生竞赛题是真的难

隔空摸摸炎总的脑袋瓜,没关系,不就是住危楼吗!你可以!!!

大家都默认三少的考试也不行了吗哈哈哈哈, 万一三少给大家来个惊为天人呢[狗头.jpg]

!!!三少的芭蕾舞![支棱起来了!.jpg]

桂老师最终还是走到了纪时安的身前。

纪时安:“……”

他轻轻戳了戳小司炎的肩膀问:“炎炎, 你是不是也没有考好?”

小司炎回给他一个生无可恋心如死灰的眼神。

纪时安瞬间就懂了, 他看向桂老师问:“请问可以选择弃考吗?或者交白卷?”

“舞蹈考试没有办法交白卷哦纪同学。”桂老师挑了挑眉, “弃考是可以,但是弃考后会有相应的惩罚,并且会连坐同寝室的同学,纪同学想清楚是否要弃考了吗?”

听到惩罚两个字,纪时安一个激灵,顿时就道:“不弃考不弃考,我就是问问。”

笑话,如果住危楼都不算是惩罚的话,那真正的惩罚岂不是更加糟糕?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纪时安可能还会犹豫一下,到底是选择在八个直播镜头前跳芭蕾舞社死,还是选择一个未知但说不定更让他社死的惩罚。

但是如果会连坐小司炎的话,纪时安没有丝毫犹豫,还是选择了跳芭蕾。

社死就社死吧,自从参加了这个节目以来,他社死的名场面多了去了,也不多这么一个了。

纪时安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表情宛如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一般透着一股子悲壮悲凉和苍凉。

爱极了凑热闹的小o崽崽此时也已经跑到了教室的最后面,嘴巴里还塞着热腾腾的烤红薯,手中不知从哪里摸来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加油!!!’,俨然一副小迷弟打call的小模样。

刚鼓足勇气的纪时安:“……”

澜崽要不你还是离哥哥远一点吧呜呜噫噫.jpg

哈哈哈哈澜崽真的不管在谁的直播间里都好有存在感

澜崽的模样就是我现在心里的样子,特想去现场给三少疯狂打call[狗头.jpg]

你一票我一票,三少今晚就出道[斜眼笑.jpg]

但不管纪时安再怎么拖延,最终的考核终归是要进行的。

盯着周围八人的视线,在八个直播间摄像头的围攻之下,纪时安眼睛一闭双臂一张,彻底放弃挣扎。

纪时安的身材比例其实非常好,身上的肌肉也长得很好看,这样的身材如果长在会跳舞的人身上,是会让外行人也一眼哇塞的程度。

可惜的是,纪时安并没有学过芭蕾舞,甚至没有系统地学过任何舞蹈。

让他跳猛a气息爆棚的健身操可以,芭蕾舞的话……就会像现在这样。

银灰色头发的青年alpha紧闭着双眼,双臂努力的空中挥舞,双脚也尽力配合地跳着舞步。

明明每一步每一个动作都在音乐的卡点上,却看起来格外僵硬,仿佛下一秒他的四肢就会因为配合不佳而打结一样。

至于视频中少女那个让人颇感惊艳的空中竖叉,纪时安实力不够,再加上那一丢丢害怕扯到的小心思,于是只能草草做了一个跳起大跨步,落地时还因为姿态太过僵硬而踉跄了一步,差点扑倒在地。

看起来像极了一个策马奔腾的狂野沙雕。

爆笑了家人们hahaha

三少是怎么做到把芭蕾舞跳得像广播体操一样的[笑不活了.jpg]

三少:旋转跳跃我闭着眼[沉浸式表演.jpg]

明明每个动作都在拍子上但是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搞笑哈哈哈哈

好怪哦,再看亿眼[猫猫偷窥.jpg]

救命脑补了一下三少跳猛a必跳操的模样……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三少的胸肌腹肌[疯狂斯哈.jpg]

怎么可以没有竖叉,差评差评[指指点点.jpg]

是怕扯到吗?懂的都懂[猫猫偷窥.jpg]

疯狂落泪,我期待的《穿芭蕾舞服的三少》真的不能播吗[哭泣猫猫头.jpg]

教室里的音乐旋律终于结束了。

纪时安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该用什么形容词来描述,他捂着脸坐回座位上,根本不敢看周围人的表情。

——太丢人了噫噫呜呜!!!

桂老师举着终端的手微微颤抖,嘴角的弧度看起来似乎也有些别扭,仿佛在强忍着更大的笑意一样。

“好,纪同学的最终舞蹈考核结束。”桂老师轻咳一声收起终端,冲在场的八位同学笑道,“恭喜大家的入学小测顺利完成,考试的最终成绩将在明天早上八点准时贴在教学楼下的公告栏上,届时大家新的宿舍分配也将一并公布。”

在离开教室之前,纪音澜指了指第一排桌子上的东西问道:“老师,这些东西怎么办呀?”

“不用管。”桂老师说,“考试用具大家放在原位即可,会有人来回收。”

纪音澜欲又止止又欲,一直等桂老师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以后,他才小小声地嘀咕了一句:“可是,澜澜想问的是,这些食物可不可以拿走欸……”

哈哈哈哈完全没有对上脑回路的澜崽和npc[真的会笑.jpg]

便宜老师怕是怎么也想不到,明明是来参加考试的,澜崽竟然可以连吃带拿吧hhhh

澜崽:澜澜只是肚子饿饿,澜澜只是想吃东西,澜澜能有什么错呢[委委屈屈.jpg]

嘉宾们顿时就被幼崽的小声嘀咕逗乐了。

考试结束之后,作为新生的他们今天就没有其他事情了。

明天后天是学校难得的双休假期,今天晚上没有晚自习,这期间娱乐区向所有学生开放。

不过晚上的宵禁时间依旧是十点,十点前必须回到寝室。

安闲看了一眼时间说:“这些食材既然节目组、啊不,既然老师们不需要,大家就不要浪费了吧。”

纪音澜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柚子哥哥做饭澜澜吃!”

“就是这样。”安闲笑得温柔极了,“反正现在还早,这里也有工具和食材,你们可以先研究一下之前找到的线索,晚饭就交给我,还能省一顿饭钱呢。”

所有人的眼睛都跟着一亮,纪时安当即对安闲比了个赞,笑出自己的大白牙:“那就交给你了安小逸。”

安闲做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

刚刚那两个小时的考试时间中,纪音澜用掉的食材并不多,像蒸土豆蒸山药之类的菜,二次加工加一点调料之后,味道也可以非常不错。

安闲大致扫了一眼剩下的食材,很快就确定了要做什么菜。

线索的整理和推理交给了几位哥哥姐姐和小宿池,纪音澜小司炎和夏桐桐三只小崽崽帮不上忙,便凑到了安闲的身边,时不时帮他递上食材和工具,更多的时间却是在一旁喊‘哇好香’‘哥哥加油’等工作。

好家伙,这发展我是万万没有想到啊

哈哈哈直接所有人白嫖一顿[笑死.jpg]

方导怎么都没有想到,明明是诡校的剧本,嘉宾们却能玩出这样的花儿来吧[hahaha.jpg]

另一边,沈业纪时安和曲乐分工筛选着手里的纸条,眉头却渐渐皱了起来。

和第一期第二期的剧本不太一样,第三期的节目背景设置更贴近现实生活,也让他们的代入感更强了一些。

这所学校里透出的诡异感,从一开始就萦绕着所有人。

比如学校刻意划分出来的,三个档次环境不同的宿舍区,比如住宿吃饭等等日常生活竟然都和学习成绩挂钩,也比如他们的班主任桂老师几次三番表现出来的诡异感……

这些细节无时无刻不在告诉他们,这所学校大有问题。

而现在,这些纸条上的有些线索,也更加证实了他们心头的疑问。

——‘小雅已经熬不住了,也许下一个熬不住的人就是我……’

——‘我真的受够了,为什么爸爸妈妈还不来接我回家?!!’

——‘我已经很努力地在学习了,可是、可是我真的学不会,我能怎么办,我已经一周没有吃饱饭了,我真的好饿好饿好饿——’

这些字条似乎来自于同一个学生,但看字迹,又像是不同的人留下的。

每一张字条都是一句控诉,没有一个字提这所学校的不合理制度,却字字句句都在控诉这样的制度。

学习成绩是评判一个学生的标准,却不应该成为评判一个学生的唯一标准。

一大叠纸条中,除了寥寥几张有用的线索以外,大部分都是来自于‘被压迫’的学生的控诉。

而且从纸条上所透露出的情况来看,这所学校里似乎发生过不少学生‘意外死亡’的事件。

真的只是意外死亡吗?

这是什么辣鸡学校啊,气炸了简直

方导设置的这所学校模式,简直就是现实中某些学校的放大版,把各种情况都戏剧化放大之后,就有了这所‘不正经学校’……

小声说,现实中某些学校的情况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疯狂落泪.jpg]

意外死亡,怎么可能会有这么高的意外死亡率啊

那张‘小雅已经熬不住了’是什么意思,不会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吧?

肯定是的……虽然知道是假的,但我已经开始心痛了,哪个孩子不是爸爸妈妈的心头宝啊呜呜呜

纸条上透露出的信息让几个整理纸条的人心情有些沉重。

纪时安有些烦躁地啧了一声,突然扫见依旧在认认真真翻看纸条的宿池,动作骤然一顿:“池崽。”

小宿池疑惑抬头:“怎么了?”

纪时安张了张嘴,想把宿池手里的纸条拿过来:“池崽就别看了吧,小崽崽就和其他的小崽崽一样,去帮安闲哥哥做完饭就好。”

沈业和曲乐这才反应过来,翻看纸条的人不止他们几个成年人,还有一个年仅七岁的幼崽。

虽说这些只是虚拟的节目背景,但对于一个小崽崽来说,其中的内容还是太过沉重了些。

小宿池却看了纪时安一眼,摇了摇头,语气里带着超乎这个年纪幼崽的成熟和沉着:“我没事,不用担心。”

他曾经的经历可不比这些纸条上的内容好到哪里去,更何况他很清楚这些是虚假的,不是真实的。

这样的负面情绪,还影响不到他。

我竟然在池崽的眼睛里看见了……呃,沧桑?

池崽是纪家收养的孩子?还是代养育家庭?我总有一种池崽以前过得不是很好的感觉……

池崽一直都表现得很懂事,但就是太懂事太成熟了,看起来不像七岁的小崽崽[心疼抱抱.jpg]

我一直以为池崽是因为太过天才,才和其他的小崽崽哥哥不入[落泪了.jpg]

为什么没有人怀疑是纪家对池崽不好,所以池崽才变成现在这样的?

???楼上有什么大病吗?纪家要是对池崽不好,池崽对纪家的人会是这样的态度吗???

可是……池崽除了对澜崽比较亲近一点之外,没见他对纪家的其他人有多亲近啊,真的不怪大家多想[轻轻皱眉.jpg]

直播间又混进了什么奇怪的生物,一整个大无语的状态[下头.jpg]

得了吧,池崽的性格本来就不是很粘人的那种,让他像澜崽一样天天跟哥哥姐姐撒娇根本不可能,和澜崽关系好难道不是因为澜崽年纪小所以池崽喜欢宠着他吗[这都不明白是不是撒哔——.jpg]

安闲注意到了另一边四人有些不同寻常的气氛。

趁着做饭的空隙,他叫了一声纪时安,用眼神询问他是否遇到了什么困难。

纪时安冲他摇了摇头,一旁的沈业说:“没什么事,回宿舍之后大家再跟你一起梳理一遍。”

安闲比了个‘ok’的手势,接过纪音澜递来的盘子,把锅里热腾腾的番茄炒蛋盛到了盘子里。

“线索整理得如何了?”安闲把餐盘端到了后方的一个空桌子上,“晚饭已经好了哦,可以来吃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学校提供给小o崽崽的考试工具中没有多余的碗筷。

纪时安也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这……大家洗个手来吃手抓饭?”

安闲轻轻皱眉:“食堂应该有把?花点校园分换几双一次性碗筷应该可以的。”

“一次性碗筷……”小宿池突然开口,从衣服口袋里摸出来两包东西,正好是筷子和折叠碗,“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我点的菜比较多,食堂阿姨就多给了我几份餐具。”

他本来想着,反正纪音澜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饿,身上带一点一次性餐具会方便一些。

谁知正好在这里能用上。

曲乐眨了眨眼,对小宿池比了个大拇指。

简简单单的一餐饭吃得大家格外满足,纪时安捧着肚子餍足道:“这顿可比中午那顿吃得满足多了,中午那顿要用校园分换,我和炎炎都不敢放开了吃。”

曲乐夏桐桐和安闲沈业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唯独中午把几乎所有校园分都花光了,吃得超级满足的纪音澜和小宿池没有说话。

小o崽崽眨了眨眼,低头露出一个小心虚的表情。

大家都没有吃好,只有他和池池哥哥吃好了,这多不好意思呀qwq。

安闲真的好贤惠呜呜呜

不管什么食材,只要经过安小逸的手之后,感觉就变得格外好吃了起来[疯狂流口水.jpg]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