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体育app

繁体版 简体版
蓝胖子小说网 > 双城:英雄见证系统 > 第六章 凭什么?

第六章 凭什么?

在走回黑巷的路上,林文低头思考着一件事情。

他并不是在恐吓希尔科,而是在向希尔科称述着一个事实。

范德尔和希尔科,这志同道合却最终分道扬镳了的二人,是因为最终在理念上产生出了分歧。

林文跟着范德尔的这几年,也算看透了范德尔的想法,他主张着和平理念,力求与上城划分界限,但是祖安...又怎么可能不依附着皮尔特沃夫生存呢?虽然大多数祖安人口头上憎恶着皮城,但是他们却又羡慕着皮城人的生活,并且,祖安人要依仗着皮城来存活。

在皮城被限制的交易,在祖安却无人能管,也因此,皮城带动了祖安黑市,说来有趣,这算不算是先富带动后富?

而皮尔特沃夫之所以会如此富有,这是因为皮尔特沃夫的位置很是特殊,它坐立于瓦罗兰大陆和恕瑞玛大陆两个大陆的交点处,其地理位置带来的贸易加点绝对要远高于海岛比尔吉沃特,而在这样的地理环境上,那就算是一只猪,也会因此而高飞起来。

而皮佬们显然不是猪,他们聪明极了,在他们的治理之下,很快,皮尔特沃夫成为了整个大陆贸易和科技最发达的地方,而进化之城的由来也是因此。

希尔科比之范德尔,很明显,他很清楚的看到了皮城和祖安的差距。

希尔科认为,伴随着时间的流逝,皮城和祖安的差距只会是越来越大,而这一点,林文很同意,因为他是最清楚这一点的那个人。

他比所有人都要清楚,在不久之后杰斯就会研发出海克斯科技,当这位天才真正的把“魔法”给带入进了科技之中后,祖安就再也不能入皮佬们的眼了。

未军用化的武器都能轻松的收拾地沟老鼠,这大概...就是上城人的优越的自信根源。

所以从某些角度来说,林文不太希翼希尔科现在太跳。

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如果希尔科真的因为微光而进了卡蜜尔的视野里,那很可能第二天,他的人头就会出现在祖安的街头之上,这事不用怀疑,作为一位杰出的密探,卡蜜尔·菲罗斯有着这个实力。

而且林文记得很清楚,皮城幕后的掌控者...不对,按照时间线来看,现在的话她弟弟应该是还活着的吧?记得是等维克托有了光荣进化的教徒之后,她才亲手裁决了自己的亲弟弟。

以现在的时间来看...那现在的她应该是在七十岁左右的样子?

但就算是如此,她现在也只会比林文强,不会比林文弱,虽然得到了一张完整的英雄卡,自己的实力有了飞跃性的提升,但是林文并不觉得自己能打的过她。

毕竟作为菲罗斯家族最...不对,是整个皮尔特沃夫最强的密探,卡蜜尔·菲罗斯,她早就已经不是个人类了。

人类?心脏都变成了机械的人还能算是个人类吗?

林文在脑袋里排出来的榜单上,卡蜜尔这个小老太太在人类里,可谓是中上层的存在,t5里的排名绝对是在前列里,而且伴着未来杰斯研发出来的海克斯科技,军用在卡蜜尔的身上之后,未来的她可是有着摸到t4可能性的“魔法机械”人。

林文前几年之所以低调行事,就是怕自己过早的进入那小老太太的眼,毕竟搞暗害这件事,整个皮城没有人能和她比,作为最强的密探,她的智力,武力都是现皮城最高的存在。

总之,卡蜜尔绝对不能惹,要知道她用的可是海克斯核心,并不是那些能被仿制出来的海克斯水晶,卡蜜尔身上的那颗水晶心脏,是一个壳人族的核心制成的,而海克斯核心...伴着制作人哈基姆的死去,图纸的消失之后,卡蜜尔身上的那颗水晶,很可能就是世界上唯一一颗海克斯心脏了。

对,能不惹她,就不要惹她。

————————

等林文返回福根酒馆前,推开福根酒馆的大门后,林文却感受到了氛围很不对劲。

眼前的酒馆里,范德尔的一群手下,一帮凶神恶煞,身体和面上都纹着各种纹身的男人,女人都站了起来。

还有人拿上了武器,都背对着酒馆大门,看向了吧台的位置。

林文的个头不高,他现在也就是刚到一米六多点的样子,毕竟这具身体现在只有十五岁,在长身体的阶段营养并跟上,也因此,看不到情况的林文只能拍了拍前方的一个大块头。

对方回过头,一张生满横肉的大脸上写满了不满二字,但是当看到拍他的人是林文后,他面上的神色一变,温和的对着林文点了点头。

“格莱,让让,我看看发生了些什么事。”

名叫格莱的大块头摇了摇头,伸手拦住了要往里走的林文,看着林文出声说道:“林文,你还是别进去了,条子们下来了。”

作为范德尔的手下,他当然知道执法官下来底城的原因。

皮城佬会下来祖安,那会做的就只有一件事,就是——

抓人

皮城祖安,两座城市,上下相邻的姊妹城,用着互不干涉的方针,但是说是互不干涉,可是皮佬的执法官们下到底城后,不干涉?

呵,底城的黑幕交易,八成都是上城的皮佬们下来做的。

“蔚她们现在在你那,你进去不好。”

格莱人虽然粗大高壮,但是心思却很细腻,既然范德尔能让对方大肆搜查,一脸的无所谓表情,那就代表着蔚现在不会在福根酒馆里,而更大的可能性...就是被面前这人保护起来了。

福根酒馆的二把手——地沟执法官——林文·洛兰特。

也因此,林文若是和执法官交谈了,那只会让事情变得更麻烦。

“他们已经来了?”

林文皱皱眉。

这也太快了...

从他接到蔚到去希尔科那里,前后也不过只过了四个小时,而现在,执法官就已经来到了底城。

就算是坐升降机,但路程怎么也要一两个小时吧?外带上搜查证,以及各方面的因素...

林文又感到有些头疼了。

蔚她们...到底是做了什么?

竟然会让执法官们当天就出来抓人。

“我不进去,我就看看。”

格莱点点头,高壮的身子让开,他还拍了拍自己前面的人。

等那人回过头,不解的看着格莱,格莱用拇指往后点了点,然后,对方就看到了对他微笑着招手的林文。

很快,林文的面前就自发的让出了一条路,他坐在一张桌前,看了看还剩下小半瓶的沙根酵母酒,这种酒吧...林文倒也不嫌弃,毕竟酒精的度数很低。

于是林文将酒给倒进了一个干净的小杯子里,小口的喝了起来。

这种酒是来自于恕瑞玛的一个名为纳施拉美的港口城市,制作的材料也很简单,就是用上恕瑞玛当地的沙根,加酒精发酵,味道上的话会有那么些的酸涩,但是口感却很是不错,很适合祖安的小萝卜头们喝。

嘛,就有点像是在嚼面包的感觉?

林文品尝着酒,看着吧台前,认真的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

他的五感早就已超越了常人。

“马库斯,够了!”

林文看到了一个褐色卷发的女执法官伸手按住了一个青年。

“范德尔...这件事你们过界了,把人交给我。”褐色卷发的女人很高大,但在范德尔的面前,却如同一个小孩。

范德尔摇了摇头:“格雷森,她们不在这里。”

“这次的事情不是小打小闹,范德尔,把人交给我,否则下一次我带来的就不是那么几个人了。”格雷森看了看四周,还是出声说道:“你不会想执法官对黑巷进行大搜查的。”

“格雷森,人真的不在我这,我没人能交给你。”

“混账,你以为大家在来之前没有做好准备吗?!大家得到了消息,她们就是...”被格雷森按住的青年不忿的抬手指着范德尔。

伴着他对范德尔的大叫,酒馆中,一众人都往前走了一步,其中一个壮汉用鼻子重重的哼了一声。

这让除去格雷森之外,包括马库斯在内的执法官都紧张了起来。

其中一个更是掏出了枪。

“回去。”

范德尔对着他们摇了摇头。

而格雷森也是转身按下了枪,然后转头看向范德尔,开口道:“借一步说话?”

范德尔本来想摇头,但是看着格雷森的眼睛,他点点头,走出吧台,他走向了一旁的地下室,对格雷森说道:“来吧,走这边。”

格雷森跟向范德尔走向地下室前,抓住了马库斯,慎重的警告他:“你不要给我惹出麻烦,这里可不是皮城。”

“可是!”

“没有可是,马库斯,听我的。”格雷森拍了拍他的肩膀,马库斯沉默了。

伴着范德尔和格雷森都走进了地下室,但气氛却越发的紧张了起来。

一众黑巷的黑帮份子凶狠的看着四名执法官。

马库斯虽然有些紧张,但是却并未害怕,他掏出自己的随身甩棍并重重的砸在了一张桌子上,打翻桌子,酒水四溅,马库斯愤怒的看着他们,挥舞着甩棍大声的叫道:“看什么看?你们这群肮脏恶臭的地沟老鼠!”

“有胆子的话就上来吧,我正好想要抓几个人充充业绩!”

马库斯说着大步的向前走去,要挤开人群,而在两旁,一个矮瘦打着鼻钉的飞机头男人抬步向前,但是刚要走向马库斯,他就被自己的伙伴给拉住了。

“不要...”伙伴对他摇了摇头。

若是打了执法官的话,那当事人肯定是要被抓进上城的监狱改造,而若是杀害了执法官,那整个黑巷都不会好过。

而这也是马库斯

底气所在,因为他的背后,是一座强大的城邦,比祖安强大不知道多少的城邦。

皮城人不会容忍祖安人的抵抗,绝不会。

几年前的冲桥行动便是很好的一个证明。

马库斯推开了几个人,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正坐着喝酒的少年。

看着干干净净,浑身上下没有纹身,没有鼻钉耳环,没有奇怪着装,却有着一头柔顺黑色头发的少年,马库斯眼前一亮。

眼前的这个少年绝不是黑帮份子,祖安的黑帮份子不可能会是这个打扮。

那么他,就是自己用来立威的对象。

马库斯走向他,然后,重重的将甩棍砸在了他的面前。

“你在做什么?”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吗?执法官大人,我在喝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